章節目錄 第1033章 漢服男神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33章 漢服男神

    第二天上午十點,冷爵梟在公司約見了秦白衣。

    秦白衣在聽了冷爵梟找他來的目的后,他不禁有些詫異道:“冷先生,你相信我的那些小玩意發明?”

    冷爵梟說道:“秦先生謙虛了,你在國際上獲得的醫學獎項,我略有耳聞,很了不起。”

    他的話讓秦白衣微微一笑:“看來冷先生調查過我。”

    “只是想對你有更多的了解。”冷爵梟的那雙黑眸里看不出情緒。

    一句話無特別含義的話,落進秦白衣的心里卻是變了味。

    只讓他感覺到歡喜。

    當穆天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真的很意外。

    本以為是他去故意接近林語嫣,從而間接的打探冷爵梟的事情。

    只是沒想到,冷爵梟會派人直接找上了他。

    聽到樓清寒這個人得了胰腺癌后,秦白衣第一次覺得聽到別人得癌癥都是這么浪漫的事情。

    不僅為時念和樓清寒之間那種不離不棄的愛情而感動。

    也為冷爵梟作為朋友極力在幫朋友尋找治療方法而暖心。

    “冷先生,但你應該也知道,我并沒有靠我手中的那些研究項目徹底治愈過癌癥病人。”

    “我知道你沒有。但你正在研究這種項目。”

    冷爵梟的話,秦白衣聽了后也不否認:“不錯,我其實一直想突破這個研究領域的關口。說造福人類有點托大,只是想著能夠幫助到人,也不枉費我父母對我從小的栽培。”

    “秦先生,你很優秀!你父母一定會因為你而感到驕傲。”

    冷爵梟的當面稱贊令秦白衣卻有些不安。

    他明白冷爵梟不過就是客套的說幾句。

    畢竟他還沒有實質性的幫到他的那位患癌朋友。

    “冷先生,你有需要秦某的地方,不妨直說。”

    “既然秦先生也是爽快之人,那我就直說了,要是哪句話惹了秦先生不快,還請秦先生見諒。”

    今天的冷爵梟說話格外客套,很有古時候的翩翩君子之范。

    只因秦白衣不是以往的那些生意人。

    為了能夠得到秦白衣的相助,冷爵梟甚至不惜派人連夜開直升機去一位著名的漢服設計師手里購買了幾套封山作。

    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珍藏品。

    不展覽不出售!

    設計師只想把它們將來都帶進棺材里陪葬,不給任何人使用。

    但設計師終究是極其愛美之人,在看到冷爵梟這樣的人物要穿漢服時,他還是妥協了。

    還沒有故意抬高漢服的價格就賣給了冷爵梟那幾套珍藏品。

    不過那位男設計師的要求是,需要讓冷爵梟抽空給他點時間,冷爵梟需要做他的模特拍一些寫真照。

    而且寫真照還會用在他的漢服品牌官網上做宣傳。

    為了樓清寒的癌癥,冷爵梟全部答應了。

    這就是他當初說的竭盡所能。

    他可以為好朋友做那不屑且不喜歡的事情。

    效果很好。

    秦白衣從走進總裁辦公室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睛就沒有移開過冷爵梟。

    反倒是冷爵梟極其從容的面對他,沒有絲毫的不適感。

    也只因冷爵梟這種從小自戀自傲都成習慣的人,穿什么都是一副王者的強大氣勢。

    這套手工刺繡的金龍黑色漢服,穿在冷爵梟的身上渾然天成……

    美的如同氣吞山河的萬里江山……

    就連林語嫣在家里看到后,她都是一副流口水的模樣,發誓說要找那位男設計師也設計幾套女漢服來配他。

    冷爵梟當時看著林語嫣眼中的癡迷和愛慕后,他第一次覺得原來他還挺適合穿古裝。

    “秦先生?”

    這是冷爵梟第四次試圖換回秦白衣的神智。

    秦白衣就連失態都很有氣質,猶如懸崖邊上一朵遺世獨立的天山雪蓮……

    “對不起!冷先生,我昨晚沒有睡好,些許是有些疲憊了。”

    這樣的借口他也已經說了不下三次。

    冷爵梟也不拆穿他的借口,他就當是秦白衣特別想要他的漢服才會失神。

    以對秦白衣的了解,冷爵梟知道他是癡迷漢服的人。

    秦白衣甚至在五年前就蓄起了長發。

    就連平時的生活起居都參照了很多古人的習慣。

    所謂投其所好,再有事相求,那便是事半功倍!

    “秦先生,要不你先回酒店休息吧,等你休息好了,我們再商談。”

    冷爵梟的體恤讓秦白衣還有些忐忑,他立刻道:“無妨!冷先生,請接著往下說。”

    “既然這樣,秦先生就先坐下說話吧。”

    這時候,冷爵梟從辦公桌前向他走去。

    為了讓秦白衣更自在些,冷爵梟甚至派人換走了現代化的茶幾。

    此刻的茶幾已經是茶道文化里很講究的樣式了。

    秦白衣望著冷爵梟親自開始煮茶,他猶如身處夢幻中……

    只有冷爵梟身上散發出的淡淡清香,才能讓他再次證明他就坐在冷爵梟的對面。

    自己喜歡的人就在他的面前。

    時間猶如飛逝。

    當冷爵梟將茶杯放在秦白衣的面前時,他才再次回神說道:“謝謝。”

    “秦先生,我不懂茶道文化,肯定沒有你那么講究,還望秦先生見諒。”冷爵梟道。

    “冷先生客氣了,我其實也只是略懂一二。”

    高人就是高人,裝逼也永遠只說略懂一二。

    冷爵梟面色平靜的舉杯品茶。

    秦白衣也坐如松的端起了茶杯。

    等兩人都喝了一口后,一起放下了。

    “秦先生,我希望你能夠繼續保持研究你的醫學項目,你需要什么原料,我都可以想辦法提供給你。”

    秦白衣望著他認真問道:“那么冷先生的要求是什么?”

    “我的要求只有一個,希望你能夠為樓清寒找到治愈癌癥的方法。”

    冷爵梟的要求并未讓秦白衣為難。

    他面色依然鎮定,冷爵梟頓時就明白了一點。

    看來并不是完全沒有希望。

    “冷先生,恕我直言,如果真的想讓我為你朋友找到治愈癌癥的辦法,我用到的手段可能會令你們感到為難。”

    冷爵梟早有心理準備,他問道:“比如說呢?”

    “我用的抗癌新藥物中還缺兩味藥。”

    “哪兩味?”

    秦白衣直視著冷爵梟的黑眸,滿眼肯定道:“一味是圣衣教的圣品夜龍珠!還有一味就是貝殼島的吉祥物藍血魚!”

    冷爵梟面色復雜,聽了這兩種從未聽說過的東西后,頓感有些壓力。

    這一定不是尋常之物。

    要不然秦白衣也不會拿不到。

    “你如何能肯定這兩種東西真的存在?你又如何能肯定這兩種東西真的對抗癌有效?”

    他的話讓秦白衣勾唇泛起了一絲弧度:“冷先生,你至少沒有直接懷疑我在信口開河,謝謝你對我的信任。”

    “至于這兩味藥的藥性和真實性,我可以用我的生命作擔保,絕對真實存在且真實有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