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35章 另有隱情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35章 另有隱情

    “問題總要得到解決,你們總不可能強逼著女兒將她送去跟那個相親男人結婚?”

    “就算你們這樣去做,男方也未必肯答應!”

    “我相信你們絕對不是為了禮金才這樣逼你們的女兒,你們就是擔心那個有孩子的男人不是真心愛你們的女兒是不是?”

    “那我們何不用時間來考量下那個男人的真心?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心愛你們的女兒!”

    “你們總不可能為了讓你們的女兒不去見那個男人,你們就把她關起來?私自囚禁這是犯法的!”

    “雙腿長在你們女兒身上,她要真的和那個有孩子的男人偷偷結婚了,你們也不知道!萬一以后真被你們說中了,她不僅不幸福,你們知道后也會跟著難過不是嗎?”

    林語嫣的幾句后說到老兩口心坎上了,濃妝婦女一個勁的點頭:“姑娘!還是你懂我們做父母的心啊!我和她爸都已經退休了,我們都有退休工資,我們以后的生活根本不用她操心,我們要什么禮金啊?”

    “就算是要禮金,也是為了考驗男方的真誠度,等他們以后結婚了,這禮金我們都會交給我們女兒,是要給他們過日子的啊!”

    “可偏偏我們的女兒太不懂事了,她不懂我們做父母的苦心那!我們為她籌謀劃策,她還覺得我們是在害她!她要是聰明點,至于我們這樣來管她的事情嗎?”

    “反正今天臉也已經丟盡了!我也不怕說更多,姑娘我實話告訴你,那個有孩子的男人,我女兒上大學時就勤工儉學供他讀博士,等他畢業了卻嫌棄我們女兒學歷低,工資還沒他高!”

    “他勉為其難的同意和我們女兒結婚,但就在結婚前三天又反悔了!只因我們拿不出十萬塊的買車錢!那個男人說他們家買房,女方就得買車!”

    “可我婆婆在兩年前得過一場大病,家里的十幾萬積蓄早用光了!我們哪里來的錢給他們買車?”

    “我和她爸單獨找那個男人私下商量,看能不能把婚先結了,因為喜帖和酒席都早就安排好了,如果不結婚,豈不是讓親戚朋友們看笑話?”

    “要不是因為我們女兒太愛這個男人了,我們至于厚著臉皮去找他跟他商量嗎?弄得像我們的女兒嫁不出去似的!”

    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男方為了車錢還不想結婚了?

    要不要這么現實!

    林語嫣立刻問道:“你們去找他商量,他最后同意了嗎?”

    “當然是不同意了!那個男人說結婚前不給十萬塊也行,但這錢他需要我們婚后半年內給清,還讓我們老兩口寫欠款!”

    這時候,本來怒看老兩口的林瀟瀟也變了態度。

    她不可思議道:“半年內給出十萬塊?你們倆每個月的退休金加一塊兒也達不到一萬六吧?”

    濃妝婦女說道:“怎么可能有一萬六!我們家在三四線的小城市,我和她爸的退休金就算不吃不喝加起來也只有六千!那個男人說的要求我們怎么可能達得到……”

    “所以婚事就告吹了?”林語嫣問道。

    此時,消瘦中年男人開口了:“我們也是賤!為了這門婚事能成,我和她媽連夜商量準備拿房子去作抵押借貸款,錢從我以前工廠老板那里借到了!”

    “可等我們送去給那個男人時,我們看到他和另外一個女人在車里都親到一起了……我們當時就跟他鬧翻了!”

    “我們還以為他不過就是現實了點!沒想到還是這么個下三濫的東西!我們自然是不肯把女兒嫁給這種人!我們主動去退了酒席,也通知親戚這婚不結了!”

    “就算被親戚朋友們在暗地里笑話,也好過讓女兒嫁給這種婚前就出軌的男人!”

    “可這件事我們沒有告訴她真相,我們就怕她傷心難過,找了個拿不出十萬塊的理由就給搪塞過去了……”

    話說到這里了,濃妝婦女含著淚接著往下說:“可惜她不知道真相,就埋怨我和她爸不幫她去借這十萬塊錢,再加上那個男人的挑唆,女兒一直責怪我們……”

    “都三年了,她也不回老家,就獨子一人在這大城市里打拼!我們見她年紀越來越大也不找男朋友,才花了點錢托人去打聽,考察了七八個男人后,最后才選了那個大學老師介紹給女兒相親,可她還是不滿意……”

    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在場圍觀人群全部聽清楚了。

    表面上看起來是父母的專橫和霸道不講理,等他們有機會把話都說出來后,才知道被旁人所認為的無辜女兒,其實有些地方也很不懂事。

    在十萬塊嫁妝買車這件事情上,她不僅不體諒父母的難處,還責怪父母借不到錢而導致她結不成婚!

    “本來我們還想幫你說話!可沒想到你的行為讓我們也無話可說了。”林瀟瀟冷眼看著藍衣女人。

    凌風風道:“你也別動不動用死來威脅自己的父母!也就只有真正愛你的人才會受不了你的這種威脅!這要換做是根本不在乎你的人,你是生是死誰會多看你一眼?”

    而藍衣女人早已經淚流滿面,她甚至都不敢相信所聽到的一切。

    她激動的問道:“爸!媽!你們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我們都這把年紀了,還騙你做什么?”消瘦中年人感慨道。

    濃妝婦女冷聲道:“當年你們的婚事告吹后,他不出一個月就跟別的女人結婚了!這件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女人我和你爸后來也見到了,就是當時和他在車里親在一起的女人!”

    “你倒好,他結婚那么快,你還相信了他對你說的那種話,什么你傷了他的心,我們家的人讓他在他父母面前很丟臉,他才會跟別的女人結婚了,這些全部都是瞎扯淡!”

    “你表哥的朋友后來認識了那個女人,我們才知道那女人家里條件不錯,她和那個混蛋是同事關系,那女人家里催婚催得緊,她才會跟那混蛋閃婚了!”

    “當然我們也聽說了,那女人的嫁妝很豐厚,給了他們家一百萬!”

    “女兒啊,這些事情我們本不想告訴你,就是怕你傷心難過走不出來!可現在想想,要是早點告訴你了,或許對你更好!我們怎么也想不到,那個混蛋離婚后還會來找你……”

    藍衣女人已經從欄桿上下來,她一臉痛苦流涕的撲進濃妝婦女懷里,大哭道:“媽……我錯了……希望你和爸都能原諒我!”

    “禮金就退回去吧,我回頭登門去向李先生他們一家人道歉!如果李先生還愿意和我繼續相處,我可以和他一起試著談戀愛……”

    林語嫣此時看向了凌風風和林瀟瀟,她們都覺得這里已經沒她們什么事了。

    她們也相信,這對老兩口對女兒開誠布公后,他們一家人以后的關系會更好。

    在林語嫣她們離開之后,大概走出二十幾米了,林語嫣回眸看了一眼。

    看到他們一家三口已經離開了,臉上浮起一絲暖暖感動的笑意。

    林語嫣道:“你們看,有時自己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只有當真正通過了解之后,才能做出對事情的判斷。”

    林瀟瀟也道:“是啊!這對老兩口改變了我對父母逼婚的看法。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蠻狠不講理的,也有像剛才那對深愛子女的父母。”

    她們倆的話也讓凌風風輕笑道:“我也是見識淺薄了,第一眼看到那個濃妝艷抹的阿姨后,我還以為她是那種尖酸刻薄且貪錢的人!可人家不過就是化妝濃了點,穿著土氣了點,面相兇悍了點,還真是應了那句話人不可貌相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