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46章 變臉絕技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46章 變臉絕技

    明明刀子扎的那么深!

    可他的面部表情毫無任何痛苦,唇邊還泛著絲笑意。

    古天冥伸手從口袋里拿出一塊絲巾,隨意擦了下血跡。

    ‘傷口’處的血液還在不斷往外流出來,跟真人受傷流血的跡象完全一致。

    “你到底在干嗎?你、你不需要去醫院嗎?”林語嫣眼神復雜,心跳都不由的加快了。

    難道這個男人有自殘傾向?

    “我沒事。”他說的很淡定。

    林語嫣表示懷疑道:“你真的沒事嗎?”

    “林語嫣,你臉上的假面具,我可以隨手摘下,你信嗎?”

    她自然是不信了。

    此刻她臉上的假面皮,不是那種即時就能取下的面皮。

    需要一定的藥水才能卸下來。

    “我不信。”林語嫣的關注點還在他的假面皮傷口上。

    她已經在想,或許他剛才已經玩砸了。

    他可能真的受傷了,卻假裝一點都不疼。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古天冥的手上已經多了一張假面皮。

    而林語嫣的素顏真容就展現在了他的面前。

    她的完美混血面孔落進他的眼底。

    黑眸中瞬間閃過一絲驚艷。

    但他不動聲色,假裝林語嫣如一般女人無任何差別。

    此刻,由于他們身處角落,還沒有被人看見。

    不然路過的人看到后還不得傻眼了。

    大白天的在扎臉換面皮玩!

    “怎么會這樣……”她隨手摸了下自己的臉頰。

    確定假面皮不在臉上后,她看向古天冥的眼神時已經多了幾分佩服。

    古天冥道:“我臉上的假面皮,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可以取下來。”

    現在他說的話,林語嫣已經信了七分。

    “你不想試試嗎?”他問了句。

    林語嫣搖搖頭道:“我相信你說的話。”

    他望著她的眼睛,秒摘自己臉上的假面皮。

    手法快的肉眼都沒看清。

    跟民間的變臉絕技比,還要令人瞠目結舌……

    看到他的真實容貌時,林語嫣楞在了當場。

    并不是因為他的俊美面孔,而是因為他的臉上毫無傷痕!!

    林語嫣百思不得其解,吃驚的問道:“你居然真的沒有受傷!可剛才匕首確實扎的很深……”

    “這是為什么呢?”

    “還有,這假面皮里的血液如此逼真!就連血液容量都那么真實,你們用什么東西做的?”

    “如果用的是人造血漿,怎么在制作假面皮時加進去的?”

    “你們是做了巧妙的隔層嗎?”

    他勾唇笑的神秘:“這就是千臉族的秘密了,恕我無可奉告。”

    這番對比下來,林語嫣拱拱手以示佩服道:“服了服了!古天冥,你們千臉族果然有一套!”

    “看來,你們就算沒有那個獸角,你們做出的假面皮也高我們幾個臺階!”

    “以后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們可以互相切磋制作假面皮的技術啊……”

    她的主動示好讓古天冥笑了:“呵,你們現在所掌握的技術是我們十年前就有的技術。”

    “恕我直言,我們千臉族人跟你們沒什么可學的。”

    “況且,我們制作的手法不一樣,技術無法相融合。”

    林語嫣微微蹙眉:“看樣子,我們掌握的技術是被你給鄙視了……”

    “你如果真的想學我們千臉族的技術,你就得跟我們隱居在村里,而且需要保證這一生都不會用易容術去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他的話讓她立刻退卻了,林語嫣輕笑道:“謝謝你肯告訴我學習技術的條件,但恐怕我這輩子都達不到你們的要求。”

    “不過從你的話中我能夠聽出來,你們千臉族人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看來你們的二叔只是很個別的敗類。”

    提到二叔,古天冥的臉色有些難堪:“他是我們千臉族近兩百多年來的罪人!我身為族長一定會清理門戶!”

    “好!希望我們能夠合作愉快!”

    “古天冥,你放心,獸角只是暫由我們保管!抓到了你們的二叔,我會當面問清楚他殺害我師父的真相。”

    “人就讓你們帶回去!”

    古天冥道:“謝謝你們能夠配合我們。”

    “我本以為我會和你們動手,現在看來溝通很重要,你們并不是我們想象中的那些小人。”

    “我也很意外!古天冥,很高興認識你,你讓我見識到假面皮還能做到這種程度,我很佩服!”

    林語嫣伸出右手說道:“希望我們能夠成為朋友。”

    如果師父泉下有知,應該也會欣慰。

    古天冥也大方伸出手與她相握:“與你相識,也是我的榮幸。”

    “那就此別過。我們等你的消息。”

    “好!一言為定。”

    等他大步往自己的車方向走時,林語嫣沖著他的背影說道:“對不起,下次我不會再用你的容貌制作假面皮了!”

    古天冥回眸看向她,眼神平淡道:“我不介意,反正你做的也不像。”

    “你……”她尷尬的笑了下。

    忽然,笑容僵在了臉上。

    林語嫣吃驚道:“你什么時候又換了一張臉?”

    此時,他的臉上已經是另外一幅面孔。

    可他剛才不過就是轉身離開了。

    什么時候換的?

    假面皮藏哪兒了?

    她怎么什么也沒看到!

    這出神入化的手法真是令她嘆為觀止……

    “林語嫣,以后不要小看專業人士。我們千臉族并非浪得虛名。”他說完后便回眸朝前走了。

    林語嫣望著他瀟灑從容的背影,輕語道:“我確實不敢小看你們了……”

    真是山外有人,人外有人。

    地球上的每一個角落里,可能都藏著世外高人。

    ……

    兩小時后,冷爵梟獨自一人出現在了獨孤九的家中。

    花海彬端著一盤紅鯉魚走到了花園里,看到冷爵梟的那一刻,他冷著臉問道:“你是誰啊?”

    “是我。”

    “我去!冷爵梟,你怎么也喜歡易容了?”花海彬將魚放在了桌子上。

    冷爵梟掃了眼盤子上的鯉魚,嫌棄道:“你們是不是瘋了,外賣都懶得點嗎?居然把觀賞魚給紅燒了……”

    “都怪林語嫣!說好了要給我們帶外賣,居然臨時爽約不來了!”

    “她幫我們店的火鍋外賣還在路上,至少還要等一個小時。”

    “我都餓快餓昏了!反正我早就看小九家里的鯉魚不順眼了!”

    “什么轉發錦鯉能有好運!老子直接把它們給吃了!運氣就能在我身體里無限循環了……”

    冷爵梟不屑道:“真是歪理邪說。”

    “我沒有帶保鏢,就我一個人,易容了方便點。”

    他的解釋讓花海彬嗤笑道:“你得了吧你!就你的變態身手,有誰會是你的對手?你就是懶得跟人打架罷了!”

    “我貪生怕死不行嗎?你孤家寡人一個,沒老婆沒孩子,自然是毫無牽掛。”冷爵梟走到桌前坐在了椅子上。

    “我是毫無牽掛,那也是自由自在!”花海彬看了孤獨九一眼,語氣雖輕松,眼神卻極其復雜。

    只見獨孤九單腿架在了長椅上,頭靠著椅背睡著了。

    腳上的兩瓶紅酒都給喝光了。

    他身上披著一件外套,看樣子是花海彬給他蓋上的,防止他著涼。

    冷爵梟問道:“小九借酒消愁,不會是因為樂悠悠吧?”

    “她?算了吧!小九喝醉酒跟她有什么關系!”

    “你也了解小九,小九想喝醉了就喝醉,不需要什么特殊的理由。”

    “他不想喝酒的時候,誰勸也沒用。”

    “這倒也是。”冷爵梟拿起桌上的筷子去夾魚肉。

    花海彬看到后用手一拍,冷爵梟手中的筷子掉在了桌面上,他抬眸道:“你干嘛?”

    “冷總,剛才是誰不屑我燒的紅鯉魚?”

    “我是不屑!但我沒吃飯,先墊上兩口等火鍋外賣送上門。”

    “口是心非的男人我也算是見到了!”花海彬冷哼一聲。

    當兩男人將紅燒鯉魚吃的差不多時,花海彬問了句:“冷爵梟,你來這里找我們,是有什么事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