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55章 落入圈套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55章 落入圈套

    林語嫣望著一臉病態的唐文軒,他臉上的氧氣面罩讓她為之揪心。

    看來他病的很嚴重。

    “唐文軒,你為什么要騙我們?”她走到病床前,滿眼復雜的望著他。

    他的唇邊泛起一絲笑意:“不騙你,你又怎么會獨自來找我?”

    她眸光微微閃動:“你說什么?”

    還不等唐文軒回答,林語嫣感覺眼前一黑,身體晃了晃倒向了病床,暈了過去。

    當江艷華推門走進臥室時,臉上戴著氧氣面罩,與臥室里的空氣完全隔絕了。

    原來從林語嫣走進臥室的那一刻起,空氣中就有了麻醉劑。

    她走到病床前說道:“義父,馬雅已經在客廳暈倒了,需要我殺了她嗎?”

    “不用,她恰好可以做最好的人證。”

    他根本就不是唐文軒!

    而是戴了假面皮的古鐵心。

    千臉族的叛徒!

    此時的江艷華正是古鐵心的養女古子音。

    “子音,你把林語嫣身上的手機留在這里。”

    古鐵心已經走下床,走到儲物間,推出了一個大行李箱。

    等古子音將林語嫣的手機放在床頭后,父女倆將林語嫣抬進了行李箱。

    不出五分鐘,他們將林語嫣送上了一輛豪華型面包車。

    將行李箱拉開一條縫,只供林語嫣呼吸用。

    很快,他們就離開了唐文軒的別墅。

    自從殺了姜老師以后,他們一直沒有離開本市,就等著對孔麒麟下手。

    可孔麒麟早有防備,完全沒有透露變色獸獸角的信息。

    他們每天靠著假扮其他人躲避追查。

    尤其是古天冥也開始查找他們后,逼著古鐵心父女只能開始抓人質找退路。

    車上,古子音問道:“義父,您說孔麒麟會把獸角交出來嗎?”

    “一只獸角換三條人命,如果孔麒麟不算冷血,他應該會換的。”

    “義父,林語嫣的丈夫冷爵梟不容小覷,如果我們殺了林語嫣,他一定不會放過我們。”古子音擔心道。

    古鐵心目視前方,一臉城府的開著車,他沉聲道:“林語嫣自然是不能殺!我們沒必要給自己樹立這么大的敵人!我們的目標只是獸角!”

    “等我們到了安全的地方,單獨通知孔麒麟來贖人!讓冷爵梟把精力放在調查唐文軒的事情上。”

    古子音道:“是,義父!”

    ……

    一小時后,冷爵梟給林語嫣打電話,但沒有人接聽。

    他就給她發了條微信:老婆,看到信息后給我回個電話。

    過了半個小時,冷爵梟在公司已經開完了簡短的會議。

    他拿出手機一看還是沒有林語嫣的來電,他就直接打給了曲彎彎。

    曲彎彎剛從劇組里出來,她恭敬道:“冷總,請問有什么吩咐?”

    “你和太太在一起嗎?”

    “沒有,太太兩個多小時前已經離開劇組了。她去醫院看望她妹妹了。”

    冷爵梟眉峰微挑:“佟瑤又出什么事了?”

    “佟小姐之前在劇組里受傷了。”

    “行,我知道了。”

    電話掛了后,冷爵梟立刻打開了手機定位。

    秉著夫妻之間的信任,一般不會去查看對方在哪個位置,但現在聯系不上林語嫣,冷爵梟已經開始擔心了。

    查到林語嫣的手機在唐文軒的別墅后,他開始起了疑心。

    唐文軒回來了?

    將電話再次打給了唐文軒。

    可唐文軒的手機同樣留在了別墅,自然也沒人接聽。

    手機收起想了幾秒后,冷爵梟立刻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他看到歐陽后說道:“歐陽,我們現在去找唐文軒。”

    “是,冷總。”歐陽及時跟上了腳步。

    當歐陽開著車前往唐文軒的別墅時,坐在后座的冷爵梟依然在打電話。

    手機那頭很快就接通了。

    “你好,我想找一下你們的方丈。”

    “請問您是哪位?”手機那頭的小和尚問道。

    冷爵梟道:“我是你們方丈兒子的朋友。”

    “哦,請稍等,我現在就去找方丈。”

    兩分鐘后,唐文軒的父親拿起了聽筒:“喂,請問您是哪位?”

    “唐叔叔,我是冷爵梟。我想請問您,唐文軒已經回市里了嗎?”

    “對呀,文軒昨晚就該到家了,因為有位姓馬的小姐也想住在寺廟里,文軒覺得不合適,他就搬回去住了。”

    “原來如此。”冷爵梟明白了。

    “爵梟啊,還希望你能夠幫我勸勸文軒,胃潰瘍這個病需要慢慢養,讓他切記不要再拼命拍戲了。”

    “嗯,唐叔叔請放心,我一定會勸他的。”

    “好!謝謝你了。爵梟,你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先掛了,我還有事。”

    “唐叔叔,那我不打擾您了。”

    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冷爵梟面色清冷的望著車窗外,他希望只是他想多了。

    希望他們不過就是在敘舊。

    但林語嫣不接電話也不回信息,還是有些反常。

    忽然間,冷爵梟又想起了江艷華。

    他立刻道:“歐陽,你現在給你妹妹打個電話,問問她,太太是不是跟唐文軒在一起。”

    歐陽道:“好,我現在就打。”

    可歐陽連續打了三次,江艷華也沒有接電話。

    冷爵梟又接著打了唐文軒家里的座機。

    但還是沒有人接。

    “沒道理!就算他們三個人都剛好沒接到電話,別墅里怎么連一個女傭都沒有?”冷爵梟面色冷峻道。

    歐陽也覺得越想越不對,腦中漸漸有了不祥的預感,但卻不敢隨意評判。

    ……

    不到一小時,他們到了唐文軒的別墅。

    見到大鐵門關著,歐陽去按門鈴。

    可沒有人來開,冷爵梟已經沒耐心等下去,他翻墻進去了。

    看到林語嫣的車以后,他更是直接砸門了。

    但就如他所料,也沒人來開門。

    冷爵梟將西裝外套隨意丟在地上,很快爬上了二樓。

    到了大陽臺后,擰了擰門把手,發現玻璃門關著,他從褲兜里拿出一把多功能軍用刀具。

    將利器猛地砸向玻璃,砸了幾次后,玻璃出現了裂縫,往后退了一步,抬起腳狠狠踹向裂縫處。

    一整面的落地窗玻璃瞬間砸落,碎了一地。

    此時,歐陽剛好爬上了陽臺,關切道:“冷總,你沒事吧?”

    “沒事。”冷爵梟已經邁著長腿走進了屋。

    沒想到,因為臥室里密不透風,空氣中的麻醉劑成分還沒散盡。

    冷爵梟感覺到昏眩,腳步沉重了許多,在他身邊的歐陽也感受到了,立刻拉著冷爵梟往后退……

    他們站在陽臺上,用袖子捂著嘴和鼻,盡量不吸取屋內的氧氣。

    站了一會兒,昏眩感好轉了一些。

    等室內的空氣完全流通后,他們再次走進屋內。

    在看到林語嫣和唐文軒的手機后,冷爵梟立刻就明白了,他們一定是出事了。

    “冷總,太太好像失蹤了!還有唐總!”

    冷爵梟看了眼不遠處的新的氧氣面罩,他走過去拿了兩個,將其中一個交給歐陽。

    “戴上這個,先在唐文軒的別墅里查看下,看看是否留下了什么線索。”

    “嗯!”

    歐陽率先跑下樓了,當他看到地毯上昏迷的馬雅后,立刻大聲喊道:“冷總!馬小姐在這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