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78章 聲優魅力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78章 聲優魅力

    兩天后的下午四點,林語嫣到了冷思辰的律師事務所。

    她去咨詢了下關于律法的事情。

    杜海娟在那天機場氣急敗壞的離開,她總覺得回頭還會來找事。

    畢竟林小童不管不顧的離開去了美國,杜海娟作為生母一定是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如果她將林翔告上法庭,將他私自做主換腎的事情說出來,也有不小的麻煩。

    可冷思辰告訴林語嫣,讓她不用擔心。

    說他們去了美國,很多案件處理起來不會這么容易了。

    會涉及到很多不現實的實際操作,杜海娟也不能拿林翔怎么樣。

    林語嫣聽了后就暫時放心了。

    問完了這些重要的事情,兩人就開始聊起家常。

    “語嫣,你最近怎么樣?家里一切都好嗎?”冷思辰將一杯咖啡端給了她。

    “謝謝。”

    她將咖啡挪了下后說道:“家里還好吧……”

    見她一副糾結的模樣,他又問:“碰到棘手的問題了?”

    “一言難盡。”

    “是我媽的事情,還有佟瑤……算了,不說了。說了也暫時解決不了。”

    “還是說說你的事情吧。你最近有什么好事發生嗎?”

    冷思辰坐在了她的對面,眸色微閃,淡淡的回了句:“你想知道?”

    “你想說就說啊!”她一臉笑意道。

    “好,那我告訴你。”

    他低垂著眸子,端著咖啡喝了一口后說道:“我的隱疾治好了。”

    林語嫣尷尬了幾秒,不過很快就一笑掩飾道:“那真是算好事!恭喜!”

    “其實我認識裘胭脂的時候,我已經在看心理醫生了。”

    “當年徐浪沒有看好,是他沒本事。如今換了個心理醫生,起效果了。”

    他的話讓她仔細那么一想,問了句:“這么說,裘胭脂當初讓你感覺到特別,只是你的錯覺,事實上你當時已經恢復健康了?”

    “嗯,可以這么說。”冷思辰面色如常道。

    “原來是這樣。”

    “如今,裘胭脂已經死了,現在想想覺得她也挺可悲的。她愛錯了男人,落的這么個凄慘的下場。”

    冷思辰對于裘胭脂的死毫無感覺。

    他第一次聽到她的死訊時,什么話也沒說。

    此刻再次聽到,他依然是心如止水。

    他平靜道:“每個人的路都是自己選的。怪不了別人。”

    “尤其是感情的事,最是無償,沒有定數。”

    冷思辰的感慨讓林語嫣不知道該怎么往下接,她笑了下繼續喝了口咖啡。

    對于愛情和婚姻,她也不過在不斷摸索和學習中。

    愛情需要呵護珍惜,婚姻需要用心經營。

    她身邊的人,除了她和冷爵梟,還沒有哪一對是過的特別幸福。

    就連樂悠悠也是一波三折。

    她和穆天的幸福生活也才剛剛開始。

    一直以為樂悠悠和獨孤九會修成正果。

    當初的預感也是這樣告訴她的,可林語嫣沒有想到,有時候的預感和直覺不過就是她所期待的結果。

    可期待和結果是有差距的。

    “我聽悠悠說,她和穆天在拉斯維加斯旅行時去登記結婚了。”冷思辰一臉鎮定道。

    林語嫣眼神一頓:“你知道了?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

    “怎么,你還害怕告訴我這個消息嗎?”他淺笑道。

    “不是害怕,只是覺得不知道該怎么說。”

    他卻語氣平淡道:“這有什么可糾結的,她和獨孤九成不了,最后選了穆天也是好事。”

    “我雖對穆天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我知道他是個好男人,悠悠嫁給他會幸福的。”

    林語嫣道:“其實我也是這么想的。雖然我曾經也希望悠悠和獨孤九在一起,可那是因為悠悠喜歡他,我才希望她能夠得償所愿。”

    “但在我的內心深處,我知道他不適合悠悠。別看悠悠穿著時髦作風大膽,但她的骨子里就是一個居家的小女人。”

    “她渴望愛情,也渴望婚姻。尤其她曾經有過失敗的婚姻,她就更希望有好的男人讓她改觀對婚姻的消極看法。”

    “雖然指望別人來改變自己很難,但我們必須承認,這世界上就有一部分人無法拯救自己,他們需要等著別人來救。”

    “而這一次救悠悠的人是穆天。我希望穆天和悠悠能夠白頭到老。”

    “我知道她渴望生孩子已經很久了。”

    冷思辰眸色深邃的望著她的眼睛,語氣艷羨道:“有時候我真是嫉妒悠悠,如果我是她,或許你也會將很多心思放在我身上。”

    “哈哈哈,你就別說笑了,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小叔子,我和爵梟都很關心你啊!”

    她的話讓他笑的有些微妙:“你看,你就連說關心我都不忘帶上大哥的名義,怕我誤會是嗎?”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好了,你不用解釋了,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

    “語嫣,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我就繼續工作了,事務所最近比較忙……招待不周了!”

    林語嫣立刻站起身說道:“抱歉,是我耽誤你工作了,那我先走了!謝謝你今天告訴我這么多的律法知識……”

    “一家人,不必這么客氣。”

    冷思辰親自送林語嫣下了樓,再望著她將車開走,他臉上的笑意慢慢冷卻。

    他的眼神復雜多變,內心同樣矛盾和糾結。

    故意不去見她和大哥,可她還是會這樣自然的出現。

    一家人的事實,讓他逃不開。

    這時候,女秘書走出大門問道:“老板,待會的會議還開嗎?”

    冷思辰語氣微冷的說道:“改到明天吧。我現在還有事,要出去一趟,如果有事你讓呂律師全權處理。”

    “好的,老板。”

    冷思辰回到辦公室后,拿了錢包就走。

    很快,他就上了自己的車。

    在開車離開后,他戴著藍牙打電話給了自己的心理醫生。

    “薛醫生,我現在去找你可以嗎?”

    薛曉麗此刻正在辦公室接待病人。

    但只要是冷思辰的電話,她每一次都會接,不管她在做什么。

    “可以來找我,我在辦公室。”

    冷思辰唇邊泛起一絲笑意:“那我們待會見。”

    ……

    四十分鐘后,冷思辰見到了薛曉麗。

    他走進她的辦公室后,她便關上門上了鎖。

    還吩咐前臺任何事情都不要來打擾她。

    薛曉麗拉起他的手走進了內室。

    這是她休息的地方。

    有時候加班累了會睡在這里。

    冷思辰抬手勾起她的下巴,勾唇笑道:“你今天用了我喜歡的香水?”

    “思辰,如果你每天來找我,你就會發現,其實我每一天用的都是你喜歡的香水。”

    他湊近她的臉頰聞了聞,但他從不會親吻她。

    “我喜歡你身上的味道……”

    她剛要踮起腳尖去吻他的雙唇,冷思辰的手指輕輕壓在她的唇上,眼神有點冷,但語氣還是很溫和:“曉麗,你知道的,我不想要更多的接觸。”

    薛曉麗雖心里失落,但表情依然很淡定,說了句:“抱歉,我一時忘記了。”

    “開始吧。”

    當他說完這句話,薛曉麗便開始脫衣服。

    兩人相隔三米遠。

    冷思辰坐到了真皮躺椅上,而她就站在他的面前。

    直到她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得一干二凈。

    他的嗓子有些燥熱,開始伸手去解開皮帶……

    薛曉麗已經在撫摸自己的全身,動作撩人又大膽。

    冷思辰慢慢閉上雙眼,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如果林語嫣聽到薛曉麗的聲音,她一定會感到震驚。

    薛曉麗的聲音和她一模一樣。

    唯一的不同,只能說薛曉麗是林語嫣的溫柔版。

    當冷思辰第一次見到薛曉麗,聽到她的聲音時就震撼到了。

    去見她的次數多了,終于在薛曉麗的主動下,冷思辰放任了這種彼此釋放的方式……

    可從始至終,他只是把薛曉麗幻想成了林語嫣。

    兩人同處一室,卻總是相隔而望,彼此幻想而已。

    ……

    十分鐘以后,薛曉麗到了激情處,她忽然走向前裸身抱住了他

    冷思辰忽然睜開了黑眸,那雙本帶著欲望的眼神泛起寒意。

    他本能的推開了她,怒聲道:“你這是做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