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88章 自捅一刀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88章 自捅一刀

    當林語嫣她們繼續往下玩想調節氣氛時,忠叔在門外敲門。

    “進來!”林語嫣道。

    忠叔打開門著急道:“太太,保鏢來報,說有位叫秦白衣的先生受傷了,他的車就在別墅外……”

    林語嫣一聽立刻道:“我馬上就來!”

    在場的凌風風也站起身要去看情況,林瀟瀟拉住她的手說道:“風風,我們先待在這里,語嫣顧不上我們了,我們別給她添麻煩!”

    “瀟瀟說的對,我們先在這里待一會兒吧。”樂悠悠道。

    ……

    十五分鐘后,秦白衣被保鏢用擔架抬進了別墅里的手術室。

    當初這處手術室還是樓清寒負責打造的。

    為的就是處理這種應急時刻。

    可現在樓清寒病了,第一人選的醫生不是他了。

    林語嫣想了下就找別的醫生了。

    沒想到,隨著秦白衣一起來的秦畫說道:“語嫣姐姐,你不用打電話了,我看你們這里的醫療設備器具都很齊全,我可以幫我大哥縫合傷口。”

    “你?”林語嫣顯然有點不放心。

    秦畫道:“實不相瞞,我其實讀的就是醫學,但我沒去醫院上班,屬于自由醫生。”

    林語嫣見她一臉淡定的表情,看樣子確實具有醫生最基本的素養。

    “那好,你大哥的傷就交給你處理了!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來叫我幫忙!”

    “好的,還請語嫣姐姐給我私人空間。”

    “行!手術室任你使用!”

    說完后,林語嫣便離開了。

    等手術室的門關上后,秦畫面色冷靜的去洗手了。

    她消毒完手就戴上了醫用手套。

    幾秒后,她開始將器具拉近些,拿起剪刀要剪開秦白衣的衣服……

    看到秦白衣腹部上的刀口時,她震驚不已。

    一眼看向昏迷的秦白衣,冷聲道:“大哥,你別裝暈了,這里就只有你和我。”

    等了幾秒后,秦白衣慢慢睜開雙眼。

    他掃了眼手術室的門,擔心有人會聽到。

    秦畫冷笑了下:“手術室外三道門,隔音效果一流,你即便是大喊大叫也沒人聽見。”

    這下讓秦白衣放心了,他慢慢坐起身,但被秦畫一手按住了:“就算你的傷無大礙,你也不能這樣坐著啊,我怎么縫合你的傷口?”

    秦白衣淺笑道:“你的水平那么高超,會難得倒你?”

    他還是坐起了身,開始脫自己身上的漢服。

    秦畫嘆氣道:“大哥,你到底搞什么鬼?之前給我打電話讓我開始送你到這里來,你應該知道冷爵梟不在家吧?”

    “就是因為他不在家,我才要選在這時候來。”秦白衣說的有些神秘。

    “你想做什么?”她問了句。

    他道:“我要在他們家養傷。”

    “為了賴在他們家養傷,你就能下狠手捅自己一刀?”

    “幸好你的匕首自帶止血功能,要不然你以為你捅的那么深,嘩嘩嘩的流血不會死是不是?”

    秦畫眼底的擔憂和埋怨,讓秦白衣笑道:“畫兒,你看著傷口就能看出,我就算捅自己一刀,那也是看準了才下的手,并未重傷我的器官。”

    “是啊,我看出來了!現在我還能猜到,你在捅傷自己之后,是不是把保命丸給吃了?”

    秦白衣用手指指她道:“聰明。”

    “開始吧,你要是再不縫合,我可就真的要暈過去了。”

    “暈過去也是活該!為了追男人都追到人家里來了!還趁著對方不在家,先討好他老婆,大哥你這腦回路也是夠奇葩的……”秦畫開始動手為他的傷口消毒。

    秦白衣兩手撐在身后,給出一個合適的傾斜角度方便秦畫處理傷口。

    他望著手術室的燈,眸色沉沉道:“我好不容易才制成了兩粒抗癌藥,我當然要來邀功。”

    “這也能給冷爵梟一個驚喜。”

    “如果等他回家后知道,我為了這抗癌藥還受傷了,他一定會更加愧疚,我就可以延長住在這里的時間。”

    “趁著我養傷的時候,我要好好了解下林語嫣這個女人。”

    “如果她配不上冷爵梟,我就讓他們夫妻離婚。”

    秦畫抬眸看向他問道:“大哥,你剛才的話沒開玩笑?”

    “畫兒,我開沒開玩笑,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她眼神復雜道:“我還以為你能放下冷爵梟,你還真的對他認真了?”

    “我和他之間是命運的相遇,如果我連去了解他的機會都錯過,那我的人生過的實在是無趣。”

    “可是大哥,冷爵梟都有三個孩子了。他和語嫣姐姐那么恩愛,如果你一個不高興,你真的忍心拆散他們的家嗎?”

    秦畫的同情心讓秦白衣眸色一沉:“畫兒,我還沒怎么做呢,你現在就站在林語嫣這邊了?”

    “你喜歡孔麒麟,就要連著林語嫣一塊討好嗎?”

    他的話讓她臉頰有些微紅:“我哪里喜歡孔麒麟了,我現在在他那里當服務員不過就是想學點做花式咖啡的技術……”

    “呵,在我面前就別裝了,想學做咖啡的技術,哪里都可以學,為什么要偏偏去他的咖啡店?”

    “還偏偏是他常駐的那家店!你不過就是想經常看到他不是嗎?”

    “你能為了追一個男人跑去當服務員,我為什么就不能住在這里?”

    秦畫嘆息道:“大哥,你想住就住吧。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你為一個男人花費那么多的心思。”

    “爸媽上次還打電話問我來著,問你去哪了,為什么一直聯系不到你。”

    秦白衣面色如常道:“我回來后已經聯系過他們了,他們不會再擔心我。”

    “大哥,你消失的這段時間,到底去哪了?難道你真去找那兩味藥了?”

    隨著她的詢問,他從褲袋里掏出一個玻璃盒,里面有兩粒鮮紅色的藥丸。

    他看著藥丸感嘆道:“為了制成這兩粒抗癌藥,我是又偷又騙……原來喜歡一個人連自己的原則都可以放棄。”

    秦畫再次震驚道:“你又偷又騙?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

    “圣衣教的圣品夜龍珠基本靠騙,他們的大祭司到現在都還在到處抓我。”

    “至于貝殼島的吉祥物藍血魚,我是偷來的。”

    “兩味藥搞到手之后,我一回來就廢寢忘食的把抗癌藥研制出來了。”

    秦白衣的這種醫學天賦和聰明才智,讓秦畫佩服不已道:“大哥,真的,這世界上我就只服你。”

    “我希望冷酷哥哥能夠把你當成好哥們!那也不枉費你的一片苦心。”

    她的話讓他勾唇一笑:“如果能做哥們也行,看我是否甘心吧,以后的事情我還說不準。”

    “萬一我起了貪念,想要更多,說不定我就黑化了呢。”

    秦白衣的話讓秦畫尬笑道:“呵呵,大哥,我希望這只會是你的玩笑話。”

    “你制成了抗癌藥,救了那個叫樓清寒的人,至少冷酷哥哥會感謝你一輩子。”

    他眼眸深邃,一臉復雜道:“希望這藥真的可以救樓清寒的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