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89章 演苦肉計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89章 演苦肉計

    三小時后,林語嫣走進了秦白衣的病房。

    他已經假裝蘇醒了。

    樂悠悠她們已經回去了,是龍花開車送她們走的。

    雖然今晚她們沒有玩盡興。

    但大家都很高興,因為樓清寒得到了治療胰腺癌的抗癌藥。

    林語嫣走進房間后,她對他笑了一下:“我讓秦畫去睡覺了,就在你的隔壁房間。”

    “謝謝林小姐,今晚真是打擾了。”秦白衣一臉歉意道。

    “秦先生,你為了樓清寒的藥都受傷了,你還跟我說打擾,真是讓我無地自容。”

    “你放心在我們家養傷,我每天都會親自為你熬湯做飯,讓你早點恢復健康。”

    他要聽的話終于聽到了。

    秦白衣虛弱道:“謝謝林小姐了……”

    林語嫣已經走到他的面前,眸色真摯道:“秦先生,你這么幫我們去尋藥,這個恩情我們記下了。”

    “哪怕你為的人是樓清寒,但我心里明白,你是因為爵梟才這么去拼命的。”

    “不管怎么說,我們家欠你一個大人情,我們一定會還你。”

    見她這幅真誠的態度,秦白衣微笑道:“好,如果你們這么想能夠讓你們安心,秦某也不再推脫。”

    說不定將來真要他們還人情呢?

    “林小姐,樓清寒的藥,是你親自送到的?”

    “嗯,我親眼看著他吃下去的。”

    “雖然他也是持有懷疑態度,但聽說你是受了傷才制成的藥,清寒毫不猶豫的吞了。”

    “他還說,無論如何都要過來一趟當面感謝你。”

    她一說完,秦白衣便道:“林小姐,還請你代為轉告樓清寒,如果他沒有康復就不要來見我。”

    “如果我的藥治好了他的癌癥,他隨時可以來找我,我也想看看我努力后的結果。”

    “但如果他的病沒有治好,對我而言我受不起他的感謝。”

    林語嫣心中微微訝異,這人對自己的要求還挺高。

    她想了幾秒后問道:“秦先生,我當時聽爵梟說,他會和你一起去尋找那兩味藥,為什么后來你自己去了?”

    “說實話,我不能保證跟我去了后會有驚無險的回來。這么沒有保障的事情,我后來想想還是自己去冒險吧。”

    “冷先生畢竟有家有業,他要是出了事,很多人會跟著遭殃。”

    “再說了,我也很不希望看到你們夫妻分離。萬一藥沒有找到,冷先生卻出了事,我怕林小姐會怪罪我一輩子。”

    他言語誠懇,態度謙和有禮。

    即便是面色蒼白毫無血色,他依然看起來尊貴有氣質。

    林語嫣不僅感慨秦白衣這個人,確實很與眾不同。

    大有一種古時候的大俠風范。

    “秦先生,你的為人真的令人佩服!當初能夠在地宮認識秦先生,真是我們一家人的幸運。”

    她說的客套,秦白衣也回的充滿禮數:“林小姐過獎了,能夠認識你們一家人,也是秦某的福氣。”

    “秦先生,爵梟過兩天就回來了。你就安心在這里修養,不要覺得有心理負擔,有什么需要盡管說。”

    “有勞林小姐了。”

    “秦先生,你早點休息吧,我們明天見。”林語嫣沖他笑了下便離開了。

    等她走出房間輕輕關上門,林語嫣有那么一瞬間感覺到很不現實。

    剛才看著秦白衣說話,她不由自主變得說話文縐縐的,節奏都被帶跑偏了……

    看來和愛穿漢服留長發的男人說話,真會改變說話方式呢。

    難怪古時候的文人都很有氣質自帶書卷氣。

    ……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林語嫣親自端著適合術后的營養餐進來了。

    秦畫已經被秦白衣打發走了。

    他要的就是林語嫣親自伺候他。

    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他這個病人想探探林語嫣的忍耐力。

    她走進房間時,秦白衣正準備去洗手間。

    見他走路有點困難的樣子,林語嫣立刻將托盤放到桌上,然后走過去說道:“秦先生,你要去洗手間嗎?”

    “嗯。”他假裝略微尷尬。

    她微微一笑道:“讓我扶你去吧。”

    秦白衣面色平靜道:“謝謝林小姐。”

    等他走進洗手間后就關上了門。

    林語嫣在房間里已經在為他擺盤子。

    她其實很早就起床了,雖然睡眠不夠,但現在別墅里多出了一個受傷的人,她也不敢怠慢。

    尤其秦白衣的傷是因為樓清寒。

    她現在作為別墅里的女主人,只能盡心盡力的照顧好秦白衣讓冷爵梟心里也能踏實。

    本來冷爵梟要提前回來,林語嫣讓他安心在德國處理好公事,她說能夠處理所有的事情。

    冷爵梟很感動林語嫣的貼心和盡責,也感動于秦白衣這種不計回報的付出。

    十分鐘后,秦白衣簡單洗漱后走出了洗手間。

    林語嫣再次走向前去攙扶他。

    將他攙扶到舒適的座椅后,說了句:“秦先生,也不知道我做的飯菜合不合你的口味,如果哪里不喜歡一定要告訴我,我會改進的。”

    “林小姐客氣了,我不怎么挑食,更何況我現在受傷了,就必須好好注意飲食,這樣才能恢復的快速。”

    林語嫣一臉欣賞道:“秦先生的心態真是太好了!我聽了不少那些受傷生病的人都脾氣不太好,不僅自暴自棄,還將負能量傳播給身邊的人。”

    “但秦先生這樣的真是少見,謝謝你的好心態,太棒了!”

    她的這種夸贊讓秦白衣有些微微訝異:“林小姐,你對我的照顧讓我感覺自己像是個孩子。我因為受傷本來已經夠麻煩你了,你還需要時時考慮我的心情來遷就我,那我豈不是太不識相了?”

    “秦先生,照顧你也是我應該做的。”林語嫣不以為然道。

    “沒有什么應該不應該的,我去為樓清寒尋藥,是我的個人行為,一切后果由我自己承擔。”

    “但不幸受傷,現在對林小姐有所叨擾,秦某已經心懷歉意。”

    他的這種過于客氣和自知,林語嫣漸漸感覺到更加愧疚了。

    他們居然讓這么個男人去冒險尋藥。

    說的難聽點,秦白衣就是個大傻子啊!

    林語嫣眸色微沉道:“秦先生,以后還希望你不要再冒險了。我知道秦先生對我老公有好感,但秦先生有弟弟妹妹和親生父母,如果你真的出事了,他們該怎么辦?”

    秦白衣本已經拿起筷子準備吃飯了,聽出林語嫣語氣中的絲絲哽咽后,他忽然抬眸看向她。

    林語嫣頓時轉身,落淚的那一瞬間還是被他給看到了。

    “林小姐,你……為我哭了?”

    這種奇妙的感覺很特別。

    他不曾想過林語嫣會為他哭。

    而從始至終,他不過是在演場苦情戲。

    他演的隨性自然,奈何林語嫣看起來卻很投入?

    現在都開始哭了……

    秦白衣有了絲疑慮,難道她也在跟他演苦情戲?

    為了測試她的用心,秦白衣趁她偷偷擦眼淚的時候,手指一個用力一按,傷口很快滲出了血液……

    過了十幾秒,林語嫣調整情緒后轉過身來,她假裝沒事了:“我沒有哭,剛才眼睛進沙子了。”

    可當她的眼睛一看到秦白衣腹部的繃帶變紅了,驚得捂嘴道:“你傷口出血了!!”

    她僵在原地一動不動,等回神時忽然飛奔出去了,背對著他喊道:“我去拿醫藥箱……”

    林語嫣的這種激動反應,跟昨晚幫他處理傷口的秦畫相比,還真是相差甚大。

    秦白衣慢慢放下手中的筷子,第一次有種被人當正常人的感覺。

    在家人面前,他早已經是強悍的存在。

    可以說,一般事情很難讓他的家人會不冷靜。

    但林語嫣對他的這種重視程度,讓秦白衣隱隱有種享受到受傷的感覺……

    被一個陌生女人在乎,原來是這種感覺。

    感覺還挺不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