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91章 心理戰術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91章 心理戰術

    連續兩天,為了照顧秦白衣,冷爵梟兩天沒有去公司上班。

    穆天只是將文件拿到別墅讓他處理。

    秦白衣堅持不接受陌生人的照顧。

    林語嫣和冷爵梟就都親力親為了。

    這一天,秦白衣張口請求冷爵梟幫他洗澡。

    林語嫣得知后,心情有點復雜。

    夫妻倆都在書房,冷爵梟來告訴她,正是為了得到她的同意。

    她的臉色有點僵:“你不是說你們都是男人嘛,幫他洗澡也沒什么,你去吧。”

    冷爵梟坐在她的身邊問道:“你是不是不開心?”

    “呵,不開心又能怎么樣?秦白衣就喜歡我們倆伺候他,我們只能忍了,總不能讓得病的清寒來照顧他吧?”

    他們倆是為了清寒在遷就秦白衣的這些特殊要求。

    雖然秦白衣確實在這方面挑剔了點。

    但冷爵梟每次想到他是因為樓清寒受了傷,心里都會有愧疚感。

    還知道秦白衣為了尋藥,甚至違背原則去偷去騙。

    當然了,秦白衣在說這些事情的時候,自然是一副矛盾不堪的痛苦表情。

    冷爵梟明知道他是有意的在說那些事。

    但礙于現狀,他也無可奈何。

    總不能將秦白衣趕出去,讓他去醫院修養身體。

    這樣做實在是太冷血了。

    “語嫣,你能不能理解我的用心?哪怕秦白衣是在故意刁難我們,但他因為找藥而受的傷,心里有點憋屈感也正常。”

    “我們這樣幫他,也是在慢慢還他的人情債。就算不能一下子還清,但至少不能讓秦白衣覺得我們很現實,利用完他就不管他了。”

    林語嫣道:“我們沒有利用他,也沒有不管他!你當初是在等他的地圖,你們是要一起去的,但他后來獨自行動負傷回來,我也是盡心盡力的在幫他。”

    “可他總是不愿意接受其他人,甚至都不愿意找他妹妹和弟弟來幫忙,我就覺得他是刻意在使喚我們了。”

    “我對他的印象真是好不了。明明說話客氣謙遜,卻還是要一直麻煩我們。”

    “他也好意思讓你去幫他洗澡!他受傷的地方是在腹部,又不是雙手,怎么就不能自己用手擦洗身體呢?”

    她的幾句后讓冷爵梟忽然有些冷靜下來。

    他沉思片刻,覺得她說的話有道理。

    秦白衣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呢?

    明明幫了他們,現在卻又故意使喚他們……

    “我去找他談,問他到底想要什么回報!”

    林語嫣驚訝道:“靠,你也真是的!剛才還勸我,現在又要去問的這么直接,你也不怕他尷尬?”

    “老婆,你剛才的話點醒我了。我因為一時的愧疚和對他的感謝,連基本的思維方式都混淆了。”

    “如果我是秦白衣,我自愿去幫人找藥,受傷了哪怕住在別人家,我也不會麻煩他們幫我洗澡。”

    “幫忙洗澡這種事情,太過私密,仔細想想,多他媽的尷尬啊!”

    “行了,我去找個借口打發他!如果他實在是想洗澡,我就找醫院里的男護工幫他。”

    聽到他這么說,林語嫣慢慢放心下來了。

    她握著他的手說道:“老公,不是我對秦白衣有偏見,我只是不想因為他幫了我們,我們就要一直違背自己的意愿做事,那我們豈不是被他道德綁架了?”

    還不等冷爵梟說什么,書房外有人敲門。

    得到允許后,忠叔進屋來說獨孤九和花海彬來了。

    冷爵梟就出去迎接他們了。

    林語嫣有點心虛了。

    昨晚她不小心跟樂悠悠吐槽了幾句秦白衣的事情,看來嘴快的樂悠悠把事情告訴獨孤九了。

    為了得到求證,趁著冷爵梟的腳步聲走遠了,她關上書房門拿出手機打給了樂悠悠。

    樂悠悠在手機那頭承認了:“對啊,阿九派人給我和穆天送了新婚禮物,我打電話給他表示感謝,順便就說了幾句秦白衣住在了你們家的事情。”

    “獨孤九和花海彬剛剛來我們家了。”林語嫣說道。

    “啊,看來秦白衣真的有問題!不然阿九不會這么多管閑事的!”

    她的話讓林語嫣有些不解道:“獨孤九是這么想的嗎?還是你自己猜的?”

    “我自己猜的!但是以我對阿九的了解,他真的不是愛管閑事的人,但只要涉及到冷爵梟的事情,如果不是什么好事,他一定會摻和一腳。”

    “好吧,我知道了,我先不跟你了。回頭我們再聯系。”

    “嗯,你忙你的吧!”

    ……

    二十分鐘后,獨孤九和花海彬出現在了秦白衣的房間。

    花海彬的手上捧著鮮花和果籃。

    獨孤九抱著限量版的漢服走向他,面色如常道:“我們聽說秦先生為了替樓清寒尋藥受了傷,所以特地來看看你。”

    “這是我讓一位賣家推薦給我的限量版漢服,希望秦先生能夠喜歡。”

    他將漢服禮盒放在了床尾。

    花海彬笑的隨意:“秦先生,我沒有小九那么講究,我的禮物很實物,鮮花看了讓人心情好!水果能吃就這么簡單。”

    秦白衣雖心有排斥,但也不好立刻趕他們出房間。

    他放下手中的醫學書,伸手往旁邊一指:“你們也別站著,都坐吧。”

    獨孤九和花海彬自然是不客氣的坐下了。

    兩人都坐在沙發上,離秦白衣十米遠。

    房間很大也很豪華大氣,獨孤九掃視了一圈后羨慕道:“秦先生真是運氣好,受了傷就是頂級VIP的待遇,護工是冷爵梟和林語嫣兩夫妻,讓億萬富豪伺候你,秦先生會不會好的特別快?”

    他的問題一拋到明面上,秦白衣就知道他們是來者不善。

    “獨孤先生為什么這么問?難道是冷先生和林小姐向兩位抱怨了什么?”

    獨孤九笑道:“他們倆那么仗義的人,怎么可能會對我們抱怨。我們剛才是從幾個保鏢那里聽來的消息,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冷爵梟的父親生病了。”

    “原來他盡心盡力伺候的人是你!”

    話語間的諷刺和挑釁已經很明顯了。

    秦白衣垂眸想了幾秒后忽然下床了。

    他的這種反應讓獨孤九和花海彬相視一眼,不知道秦白衣的用意是什么。

    可秦白衣一言不發,臉上也沒有什么表情,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兩分鐘以后,秦白衣將冷爵梟借給他穿的風衣披上了肩。

    他走到獨孤九和花海彬面前,微微頷首道:“多謝兩位的善意提醒,要不然秦某還不知道,原來我真的打擾了他們夫妻二人。”

    “秦某現在就走,告辭了。”

    說完后也不等獨孤九他們說什么,秦白衣直接朝著門口走去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后,花海彬才后知后覺道:“小九,看來我們遇上了高手!這丫的還跟我們玩心理戰術!”

    “他這招以退為進,干的實在是漂亮!待會冷爵梟一定會罵我們倆……”

    花海彬話音剛落,獨孤九沉著臉就追求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