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92章 斗白蓮花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92章 斗白蓮花

    秦白衣要帶著傷離開,冷爵梟自然是不允許。

    這要是傳出去,顯得他們家苛待了秦白衣。

    一臉清冷的秦白衣站在客廳,冷爵梟正在勸說他。

    “白衣,你的傷還沒好,你怎么能走呢?”

    林語嫣站在二樓走廊處,一臉復雜的看著樓下的兩個男人。

    追出來的獨孤九和花海彬走到她身后。

    他們也掃了眼樓下的情形。

    獨孤九寒著臉說道:“林語嫣,現在你相信我當初說的話了吧?”

    “他就是你的情敵!”

    林語嫣聽到他把話說的那么直白,心里有點堵:“獨孤九,你是不是有火眼金睛啊?當初見第一眼就能判斷出來了?”

    “林語嫣,這你就不懂了吧!你以為就你們女人有直覺嗎?小九的直覺也很準哦!”

    花海彬的語氣有點調侃,她回眸瞪了他一眼:“你好像是在看好戲?”

    “對啊,反正秦白衣又不是我的情敵。”

    “靠!你還真敢說!”林語嫣用手推了他一下就下樓了。

    獨孤九道:“花海彬,待會冷爵梟要是真生氣了,我們得一起扛下罪名。”

    “小九,我們是共進退的好嗎?大不了,我一個人扛下來。”花海彬也走下樓了。

    此時在樓下,秦白衣一手捂著傷口道:“冷先生,我真的沒有生氣,我只是覺得不該繼續住在這里,我不想打擾你們了……”

    “白衣,你跟我們還這么客氣嗎?”冷爵梟在回來的第一天就主動叫他白衣,就是為了拉近彼此的關系,讓秦白衣覺得他們是真的很感激他。

    并把他當成朋友了。

    秦白衣的心里劃過絲絲異樣,每次聽到冷爵梟喚他白衣,他都有種心神蕩漾的感覺。

    但他表面上依然很有禮數。

    “秦先生,不管你在想什么,我和爵梟不可能就這么讓你離開這里。”

    “你的傷還沒好,你這樣四處走動,待會傷口又要裂開了。”林語嫣走向前主動去攙扶他。

    他沒有推開她,只是裝作病弱的咳嗽了下。

    冷爵梟回眸對門口的保鏢說道:“你們兩個,把大門給關上。”

    “好的,冷總。”

    為了通風,別墅里的大門都會時不時的開一會兒。

    獨孤九和花海彬已經走下樓了。

    “秦先生,你剛才是不是對我們的話有什么誤會?如果我們哪里說的不合適,還請秦先生不要跟我們計較。”獨孤九語氣沉沉道。

    花海彬不情愿的說了句:“是啊,秦先生,我們這剛來你就要走,冷爵梟會怪我們把你給氣跑了……”

    “秦某要走,跟兩位無關。實在是秦某覺得繼續留在這里不合適,而且我確實需要……需要洗澡,但這里不太方便。”

    冷爵梟心里一沉道:“秦先生,如果你不介意我手法粗魯,我可以幫你洗澡。”

    “不可以!”獨孤九黑著臉直接反對。

    在場的人都看向他,眼神各異。

    他眼神復雜的看了林語嫣一眼,將理由推到了她的身上:“冷爵梟,你幫秦先生洗澡,你就不考慮林語嫣會怎么想嗎?”

    “她是你的妻子,是你的愛人,你幫她洗澡,我們這些外人都覺得很正常。”

    “但是你要幫秦先生洗澡,會不會過于親密了?秦先生畢竟不是你的父親,也不是你的兒子。”

    “你真以為你身邊的男人都是直男嗎?”

    他話中的含義已經很直白了,在場的人都能聽得懂。

    林語嫣眸色尷尬的看了眼秦白衣,想看看他的反應是什么。

    但秦白衣眸色鎮定,好像早已經想好了對策該怎么說。

    他嘆息一聲道:“想不到獨孤先生的心思如此復雜。本是一件稀疏平常的小事,但在獨孤先生的眼中卻成了這樣污穢的事情。”

    “如果這次是換了冷先生受了傷,林小姐又無法幫他洗澡,秦某一定會樂意效勞。這不是朋友之間應該互相幫忙的事情嗎?”

    林語嫣最終是聽不下去了,她冷笑了幾聲后就上樓了。

    秦白衣這個人是真的腦子有問題。

    如果不是真的喜歡冷爵梟,那就是故意在整他們夫妻倆。

    冷爵梟望著她無奈且生氣的背影,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思來想去,他想退出這個話題了。

    這個棘手的問題,他不接了!

    “秦先生,我太太似乎還是介意我這么做,所以,很抱歉,我不能幫你洗澡了。”

    “如果秦先生真覺得我們派護工幫你洗澡不合適,那就請秦先生自行方便吧。”

    “我還有點急事要處理,我先出去一趟。還望秦先生早點回去休息,不要讓傷口再惡化下去。”

    他一說完就拿過了自己的外套,在鞋柜處匆匆換上一雙鞋就走了。

    直接把尷尬的現場留在了原地。

    冷爵梟和林語嫣都不在樓下了。

    獨孤九說話就不再客氣了:“秦白衣,這里就我們三個人了,你就說實話吧,你住在這里,是不是想破壞他們兩夫妻的感情?”

    “獨孤先生的話,秦某聽不懂。”

    “你就別裝了!我們男人里有你這種白蓮花,真是我們的恥辱!”花海彬不屑道。

    他寒著眼繼續道:“你要是真的喜歡冷爵梟,我勸你還是別耍心機!別把冷爵梟當傻子,他不跟你撕破臉還繼續對你客套,不過就是因為你幫了樓清寒。”

    “如果那顆抗癌藥不起作用,你就等著被冷藏吧!”

    獨孤九也繼續勸了句:“我們不想和你為敵。但你要是一直為難這對夫妻,我們不會坐視不管。”

    “秦白衣,你也看到了,你把冷爵梟都給逼走了!我勸你見好就收,別等到大家都撕破了臉就不好收場了。”

    花海彬笑道:“你手里明明有一副好牌,卻被你胡亂出牌,你會輸的很慘。”

    他們倆輪番的勸說,讓秦白衣終于稍稍冷靜了下來。

    他一言不發的慢慢走上樓去了。

    “你看這小子,賊精賊賤的,剛才假裝要走,現在又厚著臉皮回去了!”花海彬一臉不悅道。

    獨孤九眼神復雜的望著秦白衣的背影,語氣堅定道:“他不走,我們也不走。冷爵梟不太會處理這種男色白蓮花!我們可不會對他客氣!”

    “你真要留下管閑事?”花海彬問道。

    “嗯,暫時不走了。”孤獨九向廚房走去了,準備先找點吃的。

    花海彬輕笑道:“那好吧,我就留下來陪你,免得你一個人覺得寂寞。”

    “我不寂寞。”

    他的話讓花海彬有點小失落,但獨孤九回眸看他一眼,勾唇一笑道:“但是會尷尬。”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