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95章 疑點重重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95章 疑點重重

    范雨蝶的話讓林語嫣驚得呆若木雞,整整愣了好幾秒。

    等她回神時一臉驚詫道:“你是范雨蝶?!你、你怎么是個男的?”

    法醫的身份倒是吻合了。

    只是這性別怎么換了?

    “我為什么不能是個男的?從始至終在群里我也沒說過我是個女的。”他的聲音低沉而又充滿男人磁性,只是語氣有點冷。

    林語嫣狐疑的望著他:“所以你的名字是假的?”

    “這名字從我出生起就沒有改過名。”

    “那你游戲里的頭像和角色為什么都是女的?”林語嫣繼續追問道。

    “林語嫣,你不會這么天真吧?游戲里的頭像和角色用女的就代表一定是女人嗎?”

    “游戲里多的是女裝大佬。”

    她撇撇嘴:“這倒也是。”

    “靠……你居然是個男人!!”

    見林語嫣這幅崩壞三觀的表情,范雨蝶道:“這件事,我們回頭再聊,先處理案子吧。”

    他的提醒讓她再次凝重起來:“好!我想看看女尸體。”

    “你確定?場面會有點血腥。”

    “我已經來了,希望能幫上忙。”她眼神糾結道。

    看出她的內心還是排斥的,范雨蝶面色平靜道:“我來吧,如果她真的戴了假面皮我可以一眼看出。”

    幾秒后,他便走向那兩具尸體。

    范雨蝶蹲在地上檢查了一會,三位協助他的法醫在記錄他的口述,以及他交代要去調查的事情。

    大概五分鐘后,他就返回了。

    林語嫣就站在原地,范雨蝶眸色深沉的問道:“想知道我剛才查看的結果嗎?”

    “你請說。”

    “死者應該就是王佳倩。”

    “怎么會……”林語嫣只感覺頭腦一陣發懵。

    對于這樣的結果還是令她不能接受。

    “你怎么肯定她的身份?”林語嫣揪心問道。

    范雨蝶回道:“死者的臉上沒有佩戴任何假面皮,死者也沒有任何整容的跡象。據我所拿到的資料上看,她也沒有雙胞胎的姐妹。”

    “等用她的頭發和血液檢測DNA后,就可以完全確定她的身份了。”

    他的話讓林語嫣的心往下沉。

    基本可以斷定王佳倩是真的死了。

    真的是太突然了。

    她紅著眼眶問道:“那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嗎?難道真的像路人所說的,她是被神經病砍死的?”

    “她的死因是被兇器砍傷,導致流血過多而死。但我從她的身上找到了不屬于她和男性死者的衣服纖維。”

    “他們很可能在生前被人移動過,不排斥他們是被人打暈后運到這里的。”

    “警方已經調取了公園里能拍攝到的所有監控記錄,案發地是處盲區,沒有拍下當時的案發情況。”

    “而且有兩處很關鍵的監控攝像頭在兩天前就壞了,公園里的管理員沒有及時找人來修理。”

    “但公園里的工作人員已經錄過口供,監控設備壞了的問題,他們可以被排除嫌疑。”

    林語嫣蹙眉問道:“那個嫌疑犯呢?他被抓到了嗎?”

    “很可惜,當警察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死了。他上吊自盡了,死的時候還穿著那套行兇時穿的衣服,上面全是血跡,包括那把砍人的兇器也在他的出租屋里給找到了。”

    “王佳倩和男死者被人發現時,雖然下身裸露在外,但我已經查看過男死者的器官,他應該是死后再被人為的處理過……你懂我的意思。”

    她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他們看起來像是在公園里發生關系,其實是人為制造的假象?”

    范雨蝶深邃的黑眸閃過一片寒光:“不錯!初步推測是有人將他們打昏后運到這里,再假裝他們在公園里發生關系,引發那位精神病人突然發作行兇。”

    “所以目前要調查的是用血液和毛發樣本確實死者身份。”

    “再排查他們身邊的可疑嫌犯,還要調查精神病人發病的誘因。”

    林語嫣沉默了幾秒后問道:“你為什么把這些事情都告訴我?其實你沒有義務這么做。”

    “我知道我沒義務告訴你,但我相信你一定想要調查這件事,我還不如直接將我現在所查到的這些細節告訴你。”

    “你要是真的有心查這件事,說不定你還能幫助我破案。”

    她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他:“萬一我是兇手呢?你這樣告訴我,你就不怕讓兇手更容易逃脫嗎?”

    “呵,如果你是兇手,我也一定會查到。可我所有的經驗和我的直覺告訴我,你不是兇手。”

    “而且從你的微表情看上,你對王佳倩的死還有些難過。但你絲毫沒有內疚和不安。”

    “除非是殺人如麻的連環殺手,他們的種種表現會更具有迷惑性。但普通兇手在重回案發現場時的表情總是很微妙。”

    “有恐懼有愧疚,或者有不安有愉悅有驕傲……我不必多說,你看幾本犯罪心理學的書籍,你也會明白很多。”

    林語嫣點點頭:“范警官,我受教了。”

    “走吧,這邊已經查完了,我送你出去。”他率先往前走去。

    她跟上了他的腳步。

    在走回去的路上,范雨蝶摘下了醫用手套和防護帽,卷成一團后放進了廢棄袋子里。

    他一頭清爽干凈的短發就露了出來,隨手又摘下了口罩和防護鏡。

    林語嫣看著他笑了下:“沒想到范雨蝶還是個帥哥!你的這張臉配上法醫的身份,莫名覺得很配。要是我不認識,看到你的第一眼還會覺得有點怕怕的。”

    “怕我?為什么?”也許是案發現場調查過了,他此刻的眼神里多了一絲放松。

    她說道:“你以前在群里時不時給我們發解刨尸體的照片,總能讓我們頓時作鳥獸散不再瞎聊了。”

    “呵呵,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工作忙,我基本上沒有什么其他愛好。”他隨口解釋了一句。

    “你前幾天在群里說要回國調查事情,應該不是今天這件案子吧?”

    范雨蝶道:“不是這起案子,但王佳倩的家人給警方施壓,我又剛好在這里,他們就求我來調查了。”

    “我回國其實是為了查一起連環殺手的案子。從掌握的現有證據來看,你們市里確實躲藏著一個連環殺人。”

    此話一出,林語嫣頓感后脊背涼涼的,她眼神擔憂的問道:“是瘋子殺手嗎?還是什么仇殺?”

    “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瘋子殺手。”

    “他殺人的動機都是隨機,尋找的對象沒有固定人群特征,全屏他當時的心情。”

    “但我能夠確定對方是位男性嫌疑犯。”

    “林語嫣,你們這幾個人平時出去都要小心,不要惹怒什么人,免得被嫌疑犯盯上。”

    林語嫣眸色森沉的問道:“嫌疑犯有什么特殊本領嗎?”

    “我掌握的信息是,他之前在國外當過雇傭兵,他可能受過精神創傷,在心理上有某些障礙,又或者他在身體上有什么缺陷。”

    “總之,你們都要小心。我可不想在某一天看到我認識的人讓我去解刨。”

    明明是他的關心話,聽在心里卻有點涼颼颼的,與法醫聊天果然需要膽識和勇氣啊。

    “范雨蝶,我很佩服你能夠做法醫這種工作!心理素質不是一般的強悍!”

    “感謝有你這樣的人存在,幫助警方能夠更快的破案。”

    他淺淺一笑,笑起來時就像個普通的正常人,少了很多冷硬的氣質。

    “該多笑笑,你笑起來很好看,也減少了給人的距離感。”

    范雨蝶的眼底透著絲無奈:“林語嫣,以我的工作性質,我很少有機會笑不是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