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02章 不再逃避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02章 不再逃避

    在林語嫣看向嬰兒車的時候,冷爵梟已經將病房里的燈打開了。

    “語嫣,看來你還沒有忘記你是一位母親。”

    他的聲音沒有換來她的一眼。

    他望著她繼續道:“你究竟還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時候?”

    “就算你以死謝罪!你媽也不可能再復活了!”

    “我不想再看著你這樣半死不活的樣子!”

    “如果你要繼續這樣下去,我只能來陪你了!”

    “從今晚開始,我也不吃不喝,我們一起餓死渴死,一起去見你媽!”

    “就讓我們的三個孩子都成為孤兒!讓他們留給爺爺奶奶去照顧……”

    盡管知道冷爵梟說的不過就是氣話,她還是不由的看了他一眼。

    此時的林語嫣面無表情的坐起身,然后赤著腳下床踏在了地板上。

    她抱起了哭的撕心裂肺的丫丫,那張可愛漂亮的小臉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哭聲讓林語嫣的心回了血,軟的一塌糊涂。

    望著孩子滿臉的淚水,她的眼淚瞬間滑落,沙啞的哄道:“丫丫不哭,媽媽在這里……”

    看著林語嫣總算有了點正常人的樣子,冷爵梟隱隱嘆氣一聲。

    他立刻走出病房對龍花道:“你去叫龍月上來,把孩子們都帶走。”

    “我現在就去。”龍花立刻疾步離開了……

    林語嫣所在的病房是他們家自己的私立醫院,整層樓只有她住在這里,當初她生丫丫和歡歡就在住在這層樓。

    冷爵梟回到病房后也馬上抱起了歡歡,還唱起來了童謠……

    他的眼眶有點紅,淚水被壓了回去。

    剛才他迫于無奈,故意嚇哭孩子去喚回林語嫣對他們的注意力。

    等丫丫和歡歡被冷爵梟的歌聲慢慢安撫情緒后,他們慢慢閉上眼睛又睡著了。

    兩分鐘后,龍花和龍月一起到了病房。

    龍月將嬰兒車推走了。

    龍花站在病房里,等著林語嫣說點什么。

    林語嫣一言不發的慢慢走到窗前,將厚重的窗簾拉開了。

    一拉開窗簾,她便看到樓下全是保鏢。

    看著這陣勢,恐怕一只貓也溜不進醫院。

    她走到沙發前坐下了,眼神呆滯的望著茶幾。

    冷爵梟走向她,挨著她的身邊坐下了。

    他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陪著她。

    大概過了十分鐘,林語嫣抬眸看向龍花道:“龍花,麻煩你幫我去拿點白粥來,還有溫水。”

    聽到她終于想吃東西了,龍花滿眼激動道:“太太,我這就去……”

    轉身的那一瞬間,龍花落淚了。

    她立刻走出病房去樓下的餐廳了。

    冷爵梟望著消瘦的林語嫣,心疼的手指微微顫抖。

    她臉上的淤青和擦傷還是那么明顯。

    如果不是看在死去王彩霞的份上,他一定不會輕饒了佟瑤。

    “爵梟,這幾天讓你擔心了,我很抱歉……”

    她被他緊緊抱在懷里,冷爵梟的眼角瞬間濕潤了:“老婆,我真的很害怕會失去你……”

    “我不會死的,我媽的仇還沒有報,我怎么可能會死。”

    “我只是無法自控,我盡了所有的努力讓自己振作起來,但我真的做不到……”

    “有那么一瞬間,我真的想隨她去了……可每次一想到你和孩子們,我就會不忍心。”

    “我到現在也不敢相信,媽真的已經不在了……”

    “我想她……我真的很想她……”林語嫣再也說不下去,用力抱著冷爵梟放聲大哭起來。

    就像個可憐的小女孩,看起來是那么的無助和害怕。

    冷爵梟的整顆心都被她的哭聲給哭碎了……

    他不知道該說什么。

    只知道能做的就是和她一起哭。

    將心中所有的情緒都用哭聲發泄了出來。

    夫妻倆抱著一起痛哭了一會兒后,林語嫣四肢無力的癱倒在他的懷里。

    她本來就有傷在身,蘇醒后連著三天還不吃不喝。

    現在情緒一激動,沒有暈過去已經算不錯了。

    冷爵梟抱起她走到床前,與她一起躺到了病床上。

    “語嫣,一切都會過去的,我會一直陪著你。”

    “我們會在將來的某一天再次見到媽……”

    林語嫣哭的身體顫抖,在他輕聲細語的安慰中漸漸平靜下來。

    他溫暖的懷抱和熟悉的味道讓她很快就睡著了。

    等龍花端著餐盤輕聲走進病房時,她看到床上相擁而眠的兩人后,便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間。

    她知道林語嫣這幾天嚴重缺少睡眠,現在睡著了就不想再吵醒她。

    ……

    林語嫣這一睡直接到了第二天的上午九點。

    等她醒來時,冷爵梟就坐在沙發上,他正在發短信回復慕容景他們這些朋友。

    狀態很糟糕的林語嫣一直不見人。

    所有關心她的人都不敢來醫院見她。

    之前冷祁山和陳嵐想來見兒媳婦,也被冷爵梟給拒絕了。

    但他們都心急如焚,每天都會聯系冷爵梟來打聽林語嫣的現狀。

    此時,冷爵梟下意識的抬眸看了病床一眼,看到林語嫣正望著他。

    “你醒了?感覺身體怎么樣?”他將手機隨手放在了茶幾上,向病床走了過去。

    林語嫣無力的慢慢爬起來,他立刻去按按鈕,將床頭調整到舒適的角度。

    “我沒事,我餓了。”

    他笑了下:“好,我讓龍花去拿。你現在只能吃些流食。”

    “嗯,我知道。”

    半小時后,林語嫣已經吃完了一碗清粥。

    她喝了很多溫水,那張嚴重爆皮的嘴唇看起來就像是干枯的大地。

    林語嫣才剛剛恢復與他交流,冷爵梟不想逼迫她快速振作起來。

    喪母之痛,一般人都無法承受。

    尤其像她如此重視親情的人。

    他望著一臉平靜的林語嫣說了句:“你好好在這里養傷,等你想談什么的時候你再告訴我。”

    “好。”她依然沒有多談的欲望。

    冷爵梟就只是安靜的陪著她,他沒有去公司。

    林語嫣的這種特殊階段是最需要他的時候。

    每一天除了林語嫣在醒著時候,他什么也不做以外,只有在她睡著后,冷爵梟才會去處理必須要處理的事情。

    而林語嫣每天按時吃下營養師安排的營養餐以外,她多數時間就在發呆和睡覺。

    每天說的話不會超過十句。

    冷爵梟也不會刻意逼迫她說話,就只是安靜的陪伴她。

    在晚上時,他會穿著睡衣和她一起睡在病床上。

    夫妻倆在醫院就這樣平靜的度過了一星期。

    一星期后,林語嫣提出要出院,冷爵梟同意了。

    出院后回到家的林語嫣依然很少說話。

    但她每天還是會哄丫丫和歡歡睡覺。

    林語嫣回家后就沒有下過一樓,每天待在二樓,不是臥室就是書房。

    每天直接接觸的人除了冷爵梟和冷擎天以外,就是龍花和龍月了。

    就這樣的日子連續過了十天。

    等到了第十一天時,林語嫣在早上醒來后快速洗漱完畢,換好了運動裝和運動鞋去健身房了。

    冷爵梟在一小時后醒了,醒來后看不到林語嫣,他就會莫名的擔心起來。

    他立刻去找她,總算在健身房找到了她。

    林語嫣一身汗水的從跑步機上走下來,拿著水壺喝了幾口水。

    看到不遠處安靜站著的冷爵梟后,她朝他笑了下:“早上好。”

    他顯然有些意外。

    這還是林語嫣從醫院回來后第一次對他主動的微笑。

    笑容雖然不是發自內心的那種快樂,但她至少已經有了這種禮節性的交流意識。

    冷爵梟也微笑道:“老婆,早上好。”

    林語嫣慢慢走到他面前說道:“爵梟,等我洗完澡以后,我想談一下我媽的事情,可以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