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03章 性情大變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03章 性情大變

    上午十點,冷爵梟和林語嫣都吃完早餐后一起到了書房。

    他泡了一壺好茶,給各自倒了一杯。

    穿戴整齊的林語嫣坐在沙發上,說了句:“謝謝。”

    她的這種轉變讓冷爵梟還有些不適應。

    但他沒有逼迫她快速變回過去的林語嫣。

    也許父母的死會讓子女有很大的短暫改變。

    看到林語嫣這些天的巨大變化,冷爵梟的內心很復雜,但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么。

    能做的只能去適應她的這種節奏。

    “不客氣。”冷爵梟也回了這么一句。

    林語嫣問道:“我媽的葬禮是按她生前說的那樣安排的嗎?”

    “是的。”

    她又問道:“葬禮的那天,王圖到場了嗎?”

    冷爵梟回答道:“到場了。”

    “你看出什么沒有?”

    “他聲淚俱下,演的很好,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林語嫣勾唇冷笑了下,沒有說話。

    他道:“你在醫院的那幾天,慕容景和凌風風聯手全面監控了王圖,從他們得到的竊聽內容來看,你媽的死好像真的跟他無關。”

    “對你媽的死,他甚至覺得很意外。包括他來參加葬禮的那天,我從他的細微表情中看出,他確實不像是裝的。”

    “慕容景和凌風風還查到了什么?”她抬眸望著他。

    “目前還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我讓莫心調取了紅葉山莊所有的監控錄像,那個殺手并未住在山莊,像是一只埋伏在周圍的暗處。”

    “他逃走后,我也派人去追捕了,還報了警。但他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警方的結論是說他很可能已經死了。”

    林語嫣的眸色暗沉,垂眸想了想再問道:“殺手的身份查到了嗎?”

    “查到了,根據前端時間他在一家便利店買香煙時的監控錄像,警方通過他的外貌特征查到了他的身份。”

    “他以前是一名武替,但自從前幾年傷了脊椎后,他就做不了高難度的動作了。”

    “他的職業很不穩定,收入也不穩定,有個生病多年的父親在醫院,每年需要二十幾萬來治病。”

    “警方找到他的出租屋時,在床底下找到了一袋現金,里面有一百萬。”

    聽到這樣的信息后,林語嫣立刻就明白了。

    對方不過就是個被人用金錢買通的殺手。

    因為他是個武替,會熟練的使用飛鏢且還那么精準也就不足為奇了。

    現在人失蹤了,很可能是被幕后主使者約在某個隱蔽的地方給滅口了。

    對方還用現金交易,就是為了防止警方調查到殺手的銀行賬戶。

    “警方是不是沒有找到任何幕后嫌疑人?”她問道。

    “是,對方早已經算計好了一切。”冷爵梟面色冷峻道。

    “如果不是王圖所為,還有誰會在這段時間想要殺掉我?我一定是觸犯了誰的利益……”林語嫣說的若有所思。

    冷爵梟說道:“之前王佳倩的死很突然,王佳敏還來請求我們幫忙。我懷疑過顧影川。”

    “但目前看他沒有什么嫌疑,包括王佳倩的死,警方去找了他很多次,聽說他每次都很配合,沒有任何破綻和可疑的地方。”

    “歐陽調查到的消息說,在王佳倩的葬禮上,顧影川甚至抱著他爸王宣德痛哭了一場。”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對王佳倩有什么親情。”他語氣嘲諷道。

    這些沒頭緒的消息都讓林語嫣的心情很糟。

    強烈想要為母親報仇的情緒得不到發泄,此刻只能這么干坐著。

    她沉痛的閉了閉眼睛,努力去調整自己的不穩心態。

    “你不要急,一定會找到真兇的。”冷爵梟安慰道。

    大概過了十幾秒,林語嫣抬眸看向他問了句:“佟瑤現在是什么情況?”

    他面色森冷道:“還被關在警察局。”

    “你報警抓了她?”

    “是。”

    佟瑤打的林語嫣都住院了,報警抓佟瑤太正常不過了。

    冷爵梟清冷道:“如果不是看在你媽的份上,我會私下解決這件事。”

    望著林語嫣臉上還未完全消散的淤青,他就恨不得狠狠打死佟瑤。

    要不是慕容景和孔麒麟在警察局死死拉住了他,他會真的痛打佟瑤一頓。

    過了整整五分鐘,林語嫣面色平靜道:“你派人把佟瑤放了吧。”

    冷爵梟氣的站起身冷笑道:“我就知道你會心軟!要是我不放呢?”

    “她打的人是我。不管她是因為媽的死遷怒于我,還是因為只是單純的討厭我,我都不在乎了。”她說的面無表情。

    “林語嫣!”他大聲叫著她的名字,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她站起身直視著他的眼睛說道:“爵梟,你也用不著覺得生氣,我已經沒事了。”

    “我愿意放了她,并不是因為我原諒了她。我不過就是希望我媽不會感到失望。如果她還活著,她不會希望看到我們兩姐妹鬧成這個樣子。”

    “我也用不著她去坐牢,不管我喜歡她也好,厭惡她也罷,這都改變不了她是我親妹妹的事實。”

    “我現在要去看望我媽,你不要派人跟著我。”

    望著林語嫣孤傲消沉的離開背影,冷爵梟一臉隱忍的問道:“你還想獨自一個人去墓地?你就這么不在乎你自己的生死嗎?”

    她沒有轉身,只是很寂寥的說了句:“如果我真被人殺了,我就可以去陪我媽了。”

    “你……你真的瘋了!”他痛心道。

    “或許吧,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我媽走了,對我的影響會有這么大。”林語嫣走出了書房。

    一臉沉痛的冷爵梟感覺到滿滿的無奈。

    他關上房門后,拿出手機立刻打給了孔麒麟。

    孔麒麟很快就接了。

    “麒麟,如我所料,語嫣的精神狀況很不好……”

    “她現在怎么樣了?”孔麒麟問道。

    冷爵梟說的面色死灰:“她雖然嘴上沒說,但已經有了輕生的念頭。”

    “她母親的死,對她的打擊真的很大。她現在跟我都開始保持距離了……”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事情,那種只能強迫自己忍受的痛苦壓抑感,讓他有種窒息發瘋的感覺。

    如果不是怕刺激林語嫣,給她太多的壓力,他真的很想抱著她去質問她,為什么要這么對待他!

    可失去母親的林語嫣已經夠可憐了。

    她內心的深深愧疚感足以殺死她了!

    他怎么忍心再去責怪她。

    “爵梟,你不要想太多了。語嫣需要時間去恢復,她現在是不是還不想見我們?”

    此時的孔麒麟其實就在別墅外面,他坐在一輛黑車里,臉上戴著假面皮。

    為的就是想找機會見林語嫣一面。

    但他不會故意混進他們家。

    冷爵梟在知道他的用意后,就讓他暫時等在了別墅外。

    果不其然,林語嫣今天就要去墓地。

    “語嫣要去墓地祭拜她的母親,但她不允許任何人跟著她。麒麟,麻煩你保護好她。”

    “不管是她的眼神還是她的內心,我都能感覺到,她不希望我陪她一起去。”

    “我不想在這種特殊時期遭到她的厭惡。”

    孔麒麟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你放心,我會安全的護送她回來。”

    “好,謝謝你了。”

    掛了電話后的冷爵梟就去找林語嫣了。

    等他到了一樓后,忠叔告訴他,說林語嫣已經出門了。

    不出半分鐘,孔麒麟就給他發了條短信:我跟上語嫣的車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