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04章 并不孤獨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04章 并不孤獨

    一小時后,林語嫣到了王彩霞的墓地。

    這處墓地早在王彩霞生前時就已經買好了。

    是她自己選的。

    林語嫣站在墓碑前,將一大束白色的小雛菊放在了地上。

    望著王彩霞那張微笑的彩色照片,林語嫣再次紅了眼眶。

    淚水不斷的滑落。

    身處這塊真實冰冷的墓地,林語嫣的心涼的毫無溫度。

    她的手機自從母親去世后,就再也沒有開機過。

    因為不想跟任何人聯系。

    林語嫣這一站,半小時過去了。

    她什么話也沒有說,就這樣靜靜的站在墓碑前一動不動。

    仿佛時間都靜止了。

    跟隨她來墓地的孔麒麟就在離她二十米遠的位置。

    他假裝成也是來掃墓的人,時不時的會看向林語嫣一眼。

    此時,在入口處來了三個男人。

    他們嘴里相互嬉笑著,手里拎著一些酒菜。

    等到了一塊墓碑前,三個男人將東西都拿了出來,等祭拜的酒菜都擺好后,他們相互喝起酒來。

    過了五分鐘后,其中一人很離譜的從背包里拿出了麻將盒。

    男人嘆氣道:“王哥,自從你死后,我們打麻將就三缺一了!”

    “不過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寂寞的,今天我們連麻將都帶來了……”

    林語嫣眼神冰冷的回眸看向那三個男人。

    她毫不猶豫的走到他們面前說道:“這里是墓地,你們要是想打麻將,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我們打不打關你屁事?我們有自己紀念朋友的特殊方式……”

    不等那男人說完,林語嫣正中他的鼻子打了一拳。

    “都給我滾!”她眼底的那股狠勁,讓男人捂著鼻子不敢再說什么。

    可另外兩個男人看到林語嫣打人后,他們就開始大聲嚷嚷起來了。

    “你這個野蠻的女人,你怎么敢在墓地打人?”

    “你欠揍是不是?”

    當林語嫣想再次動手時,孔麒麟及時趕到阻止道:“拜托你們都消停點吧!這里是墓地!能不能尊重下其他的人?怎么可以在這里打麻將?”

    “你們三個要是再繼續胡鬧,我就報警處理。”

    流著鼻血的男人看著孔麒麟那張大胡子的臉,心里有了點顧忌。

    見他一幅不好惹的模樣,及時勸身邊的人說道:“算了!我們走吧,反正我們已經看過王哥了……”

    本來這三個男人借著看望已故朋友的借口,想在墓地邊打麻將邊錄視頻,可今天碰到了林語嫣和孔麒麟,他們只能放棄了拍視頻的念頭。

    三個男人走后,林語嫣面色深沉的再次走回到王彩霞的墓地前。

    她跪在地上對王彩霞磕了三個頭。

    “媽,我一定會為你報仇。我也答應你,此生我都不會跟光明和佟瑤為敵。”

    “媽,你一定要保佑我!保佑在我死之前為你報仇雪恨。”

    “將來的某一天,我們會再見面。”

    “媽,我愛你。”

    林語嫣跪在地上整整十分鐘,等她站起身時再給王彩霞鞠了三鞠躬。

    “媽,我走了,我下次再來看你。”

    當她經過孔麒麟所在的墓地時,她停下腳步說道:“師兄,我們走吧。”

    孔麒麟眸色一閃詫異道:“你認出我了。”

    “從你跟上我的車開始,我就知道是你。”

    他沒有說什么,快速跟上了她已經離開的腳步。

    等他們走到了車前后,林語嫣問道:“這段時間我沒有聯系你們,你們都還好嗎?”

    “我們能有什么事。大家只是擔心你。”他嘆氣道。

    林語嫣回的面無表情:“我死不了,現在已經回歸了。”

    “你身上的傷怎么樣了?”

    “不礙事,今天開始我已經在鍛煉恢復。”

    “那就好……”他說的有些欲言又止。

    她想了幾秒后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在沒有找到兇手之前,我絕對不會死。”

    “語嫣,我知道你心里受了打擊,我也知道你需要時間恢復。”

    “但如果你想找人聊聊,你隨時可以來找我。”

    林語嫣說了句:“我明白。”

    “爵梟……他真的很擔心你。”孔麒麟臉色復雜道。

    “我知道。”她垂下了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算王阿姨是為了救你而死,但我相信她一定不希望看到你現在這么消沉的樣子。”

    “語嫣,你不是孤身一人,你有我們。你有爵梟,你還有三個孩子……”

    她沉聲打斷道:“師兄!你不要再說了,給我點時間……”

    “我回去了,你不用再跟著我了。”

    “我不會死的。”

    說完后,林語嫣寒著臉上了車,迅速將車開走了。

    留在原地的孔麒麟深深嘆了口氣,他不敢再跟蹤她的車了。

    他無奈的拿出手機發給冷爵梟一條短信:被她發現了,她讓我不要再跟著她。

    收到短信后的冷爵梟正在書房,他握著手機陷入了糾結。

    想了好幾分鐘后,他回復道:那就尊重她。

    就算沒人跟在林語嫣的身邊,但她的手機里裝了高科技的定位系統。

    他已經在實時監控她的動向。

    不管她身處哪個區域,他都能及時調動人馬找到她。

    而林語嫣也知道冷爵梟在暗地里所做的事情。

    她才會敢獨來獨往。

    要想給母親報仇,她當然不能輕易的就死了。

    為了引出暗殺她的人,沒有易容的林語嫣就這樣將自己暴露在外面。

    雖然方式激進了點,但好過坐以待斃。

    ……

    半小時后,林語嫣在充電的手機被她給開機了。

    幾百條微信信息顯示在了屏幕上。

    大部分來自林瀟瀟和慕容景他們這些朋友的關心和鼓勵。

    還有一些是調查到的消息。

    她將車開到了一處路邊的停車位上,先看了弟弟劉光明給她發的那十幾條微信。

    內容大致上都是在鼓勵她。

    對于母親的突然離世,他還表達出沒有任何責怪和埋怨她的意思。

    劉光明說如果換做是有人要暗殺他,他相信母親也會為他做同樣的事情。

    他還告訴林語嫣,讓她不要再活在愧疚中了。

    始終帶著沉重的愧疚感活著,足以殺死一顆鮮活的心臟。

    不卸下令人窒息的愧疚感,她這輩子都別想好好的活著了。

    林語嫣望著車窗外的天空陰沉沉的,淚水已經濕了整張面孔。

    她拿著手機猶豫了十幾秒,最后還是打給了劉光明。

    電話一通,劉光明激動道:“姐!你終于肯聯系我了。”

    “媽的葬禮讓你費心了,是我沒用讓你獨自承擔了這一切……”

    “姐!你說的這是什么話!你當時都被佟瑤打成那樣了,媽的葬禮當然由我來操辦!”

    “不過姐夫真的幫了很多忙!對于葬禮的事情,他都是親力親為。”

    “他做了一個好女婿該做的一切。”

    林語嫣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冷爵梟對他們家的用心,她怎么會不知道。

    可她實在是沒有心力去對他和顏悅色。

    哪怕連敷衍都覺得疲憊不堪。

    “姐,媽的葬禮時,小姨和我爸也來了,還有陳梅。”

    “王圖那個王八蛋,昨晚上還給我打電話,說要來看望你,但我給回絕了!”

    聽到弟弟罵王圖,林語嫣直接問道:“王圖對不起咱媽,你以后還會和他繼續做朋友嗎?”

    “姐!媽都走了,我還怎么跟他做朋友?”

    “我知道之前我拿了他的車,你心里肯定覺得我貪圖他的錢財。但那是因為他不缺錢,我們作為媽的娘家人,要是什么都不拿反倒是便宜了他。”

    “現在媽已經不在了,我把車還給他了,以后也不想再見到他。”

    沒想到母親的死讓弟弟也想通了一些事,林語嫣心里有了點欣慰。

    “姐,佟瑤當時對你拳打腳踢的,如果不是我攔著,你都快被她打死了!你打算怎么處置她?”

    “依我看就讓她去坐牢!最好判她個三年有期徒刑!好好讓她在牢里反省反省!”

    林語嫣語氣平靜道:“我會放了她。媽要是活著,她不想會看到我們姐弟三人相互為敵。”

    劉光明說的一臉無奈:“我就知道你還是會對她心軟……”

    “光明,答應我,你一定要好好的,我會派些保鏢去保護你。”

    “不用了!我已經想好了,我打算回到路易斯身邊繼續向他學習,只要他還肯接受我做徒弟。”

    姐弟倆聊了幾句后就掛了。

    手機屏幕還未徹底暗下去,嘗試給她打到第七十次電話的東方擎,終于聽到手機被打通的聲音。

    他激動的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出。

    鈴聲響了一會后,林語嫣的手指按下了接聽鍵。

    東方擎的聲音里都帶著絲顫抖:“語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