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05章 我理解你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05章 我理解你

    “東方。”

    聽到林語嫣叫出了他的名字,東方擎感到內心一暖,但依然有些緊張:“你最近好嗎?”

    “死不了。”她只覺得這個詞最適合她的現狀。

    他瞬間就沉默了。

    兩人握著手機都安靜的沒有說話。

    東方擎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你如果想要找人陪你說話的時候,我隨和都可以陪你。”

    “好。”

    氣氛再次陷入尷尬。

    “你在哪?”他問道。

    “我獨自在外面。”她回了一句。

    “我能去陪你嗎?”

    林語嫣想了幾秒說道:“你在哪?”

    “我在家。”

    她道:“我去找你吧。”

    東方擎的心跳有些加速:“好,我等你。”

    林語嫣先掛了電話。

    握著手機看著屏幕,她枯坐了一會兒,腦子里依然會想起王彩霞倒下的那一刻。

    為了避免自己再次陷入極端的情緒中,林語嫣將車駛離了,很快開往東方擎的住處。

    半個多小時后,她的車開進了東方擎的別墅。

    當冷爵梟看到林語嫣的手機定位出現在了東方擎的住址后,他頓時從書房的座椅上站起身。

    心情復雜極了。

    她到底還是去找他了。

    十分鐘后,林語嫣被珍妮帶上了樓。

    兩個女人走在臺階上,珍妮道:“林小姐,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林語嫣語氣平淡道。

    “無法聯系到林小姐的這段時間,老板每天睡得很晚,睡前喝酒都成了他的習慣……”

    “可是他的酒量越來越大,已經有了嗜酒的癥狀。”

    珍妮的話讓林語嫣的腳步停下了,她站在臺階上問道:“東方嗜酒?”

    “嗯,老板經常喝醉酒……雖然他喝醉后很安靜,但我能從他的眼中看出痛苦。”

    林語嫣眸色復雜道:“不會是因為我吧?”

    然而珍妮卻只是淺淺笑了下,沒有回答她的話。

    她的這種回應讓林語嫣明白了,看來東方擎嗜酒還真的跟她有關。

    心理難免沉重起來。

    “走吧。”林語嫣再次提步往前走。

    珍妮在她身后說道:“林小姐,老板嗜酒的問題,還希望你不要跟他提起我。”

    “我不會的。”

    “謝謝。”

    林語嫣帶著復雜的心情走到了書房,在珍妮敲了門得到允許后,只有林語嫣獨自一人進去了。

    書房內,東方擎正在看一本書。

    他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一張復古的墨綠色真皮沙發,讓他身上的那套復古西裝看起來格外的有味道。

    那頭銀發還是那么夢幻,也只有在他的臉上才是那么的匹配。

    林語嫣不禁勾唇笑了下:“東方,我看你每天的食譜中一定有防腐劑的成分。”

    “你的意思的是說,我沒有老?”他站起身向她走去。

    “是啊,你沒有老。”

    望著她臉上的笑意,東方擎卻道:“你都沒有老,我怎么敢獨自老去。”

    待走到她面前后主動抱住了她。

    “語嫣,我很想你。”

    話語雖直白,卻讓林語嫣只有暖暖的感覺。

    她道:“我也想你們。”

    他想的人只有她一個。

    而林語嫣想的卻是一幫朋友。

    東方擎慢慢放開她,收起心底的一絲失落后問道:“你餓嗎?想喝點什么?”

    林語嫣沒有客套,直說道:“很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吃碗白菜豬肉餡的水餃,再來一杯酸梅湯。”

    “好,我讓人去準備。”他走向辦公桌前,用座機打給了廚房餐廳。

    廚師知道后就開始準備了。

    林語嫣走到沙發前坐下了,她靠在椅背上,眼睛望著茶幾上的花瓶有些發呆。

    等東方擎坐到她對面后,林語嫣抬眸隨口問了句:“怎么不見賀蘭?”

    他眼神微閃,尷尬的笑了下:“她辭職了。”

    “為什么?”

    “聽說她最近去劇組當武替了。”

    林語嫣聽了后說道:“當武替挺辛苦。”

    東方擎輕笑道:“如果她喜歡這份工作,就算辛苦也不會是一種負擔。”

    “這倒也是。”林語嫣附和了一句。

    兩人忽然又沉默了。

    過了一會后,林語嫣的眼神移到了不遠處的半杯酒。

    想到他嗜酒的問題,她問道:“最近你睡得好嗎?”

    “不好。”他回道。

    林語嫣自嘲的笑道:“我也不好。”

    “語嫣,這是我第一次面對你,卻不知道說什么。”他坦白道

    她語氣平靜道:“你可以像普通人一樣,對我說你很抱歉因為我母親的事情。”

    正常人聽聞對方父母過世的消息后,基本都是這樣的反應。

    “可我知道我這樣說毫無幫助,你聽了后也只會是更難過。”

    他的話讓林語嫣沉默了一會兒。

    她一旦不說話,他就安靜的望著她,不敢打擾她的內心。

    直到林語嫣主動道:“東方,你知道嗎?我在醫院時腦子里想的全是我小時候的事情……”

    “當時除了我媽,我誰也不在乎了。”

    東方擎寬慰道:“我能理解你當時的狀態。”

    “我一直以為我媽就算不能長命百歲,也至少可以活到八九十歲,誰能想到……”

    “是我限制了她的生命長度。”

    “她有我這樣的女兒,是她今生遇過最倒霉的事情。”

    “如果當年被拐賣的是我,或許我們每一個人的人生都能過的平淡而又幸福。”

    盡管聽到她這樣譴責自己的話語讓他心里難受,但東方擎沒有急著去言語安慰她。

    讓林語嫣將心里的各種情緒都說出來,可能對她來說更好。

    冷爵梟不是沒有跟他說過,林語嫣這段時間以來幾乎很少說話。

    她雖然算不上是一個天生的話癆,但突然之間轉變那么大,可見她心理的創傷有多大。

    長期這樣壓抑下去,她一定負荷不了這種壓力。

    此時的林語嫣已經不說話了,但她的眼淚卻止不住的往下流。

    東方擎只是強裝鎮定的抽出幾張面巾紙遞給了她。

    她接過面巾紙,說了句:“謝謝。”

    等林語嫣的情緒稍作平復后,再次說道:“爵梟和光明的想法都一樣,他們都希望佟瑤去坐牢。”

    “聽到我說要放過她,他們都覺得我心軟,我知道他們不會理解我的這種想法……”

    東方擎眸色認真的說道:“我理解你。”

    她抬眸看著他問了句:“你不覺得我很愚蠢嗎?”

    他搖搖頭道:“你只是不想讓你媽失望。”

    這句話一說出來,她眼中的淚水奔涌而出……

    嗓子眼里像是堵了很多的棉花,讓她沉悶酸澀的說不出話。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問道:“你不覺得我這種人很沒有原則嗎?”

    “你恰恰是因為太有原則,才會讓自己受盡委屈。”

    “你不過就是想對家人好,這又有什么錯呢?”

    林語嫣繼續逼問道:“可我的很多行為在別人眼中是愚孝!你不覺得我很跟不上時代嗎?”

    “語嫣,就算你跟得上時代又如何?你身邊的家人不是每一個都能跟得上這個時代。”

    “原生態家庭的種種弊端,不是光靠你的新思想就可以去解決。”

    “如果你只活在自己的新時代中,你就會拋棄身邊的家人。”

    “你對佟瑤一次次的原諒,你不過就是在替你父母彌補她,你承擔了你們家長姐的角色,你過的很不容易。”

    他的幾句后讓她難受的捂著胸口泣不成聲。

    多半是因為感動。

    東方擎一臉擔憂的坐到她的身邊,忙問道:“你怎么了?身體有什么不舒服嗎?”

    林語嫣紅著眼眶瞬間抱住了他,哭的無法自拔。

    哭聲是那么委屈和無助。

    像是要將她心里的所以感受都給哭出來。

    他緊緊抱著她,整顆心因為她的哭聲而瞬間揪起,讓他覺得窒息壓抑和痛苦。

    她淚眼婆娑道:“東方,為什么只有你能夠理解我?爵梟為什么就不能夠想到這一點呢!我真的好難過……我只是不想我媽失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