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37章 錯綜復雜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37章 錯綜復雜

    經林語嫣這一提醒,冷爵梟回道:“或許吧,我去見他一面。”

    “嗯,老公,那你小心點。”

    “知道。”

    電話還沒掛斷,冷爵梟忽然問了句:“你想跟我一起去嗎?”

    “王宣德是不是只想見你一個人?”

    他道:“他沒說。”

    “要不我易容下跟你去吧?我可以易容成保鏢的身份。”

    “可以,我們直接在醫院的停車場見好了。”

    “行,哪家醫院?”

    “就在清寒的私人醫院。”

    “好,到時候見吧。”

    林語嫣掛了電話,跟凌風風他們說明了下情況后就去易容了。

    不出二十分鐘,她就開車出門了。

    到了醫院后,冷爵梟走在前面,林語嫣跟在他的身后上了電梯。

    夫妻倆在一間高級病房內見到了王宣德。

    雖然他看起來不像是真的得了重病,但顯然身體也不太好,一直在咳嗽,臉色也很差。

    王宣德讓站在病房里的兩名保鏢走出去了。

    “爵梟,你身后這位也讓他出去吧。”

    冷爵梟道:“王叔,可以留下他,自己人。”

    他刻意挽留,王宣德也沒再趕人。

    “坐吧。”他走向沙發。

    林語嫣不動聲色的站在一邊,雖然看起來不像一般高大魁梧的保鏢那么厲害,但她戴著的那張假面皮讓她像個狠角色。

    “王叔,這次你單獨見我,是有什么事情要說嗎?”

    “爵梟,我就長話短說了。我懷疑佳敏沒有死,她很可能是被人給囚禁了!”

    面對王宣德的沉重眼神,冷爵梟問的也直接:“你心中有犯罪嫌疑人嗎?”

    “有。”

    “就是我親兒子王影川!”

    他語氣中的悲涼聽了讓人痛心,好像他這個當父親的已經知道真相一樣。

    冷爵梟問道:“王叔的人是不是都被顧影川監視了?”

    王宣德嘆氣一聲:“是啊,自從我退出董事會后就失去了我自己的人。”

    “影川當了總裁后,把董事會的人大換血!”

    “雖然他這四年多以來讓通天電子科技擴大了影響力,讓市值也增加了不少,但我從兩名元老那拿到的數據上看到,影川很可能在背地里做了些違法亂紀的事情……”

    “一旦出事,通天電子科技將受到很大的牽連!說的嚴重點,很可能會搞垮公司。”

    “我知道佳敏一直在為她妹妹的死調查影川,她這次忽然失蹤,還被爆出直升機失事,我相信這件事跟影川拖不了干系。”

    “佳敏的遺骸根本沒有被警察找到!媒體這么快放出這種不確定的假消息,看來是想震懾佳敏手底下的那些人。”

    “如果真是影川派人做的,他操控輿論的目的無非就是想讓佳敏手下的那些人放棄調查。”

    他的種種分析全部在理,冷爵梟問了句:“如果佳敏真的沒死被人給囚禁了,王叔覺得是不是因為她手里有不利于顧影川的證據?”

    “很有可能。”王宣德臉色死灰。

    “王叔,你找我的目的是想要什么樣的結果?”

    明知道兒子和女兒在生死交戰,王宣德到底希望誰贏呢?

    這個問題讓王宣德想了很久,但最終還是回答了:“爵梟,既然我找你來幫忙,自然是希望有個徹底了結的辦法。但我也跟你交個底,不管影川做了什么他都不能死!他是我兒子,是王家的血脈!”

    “我知道佳倩和佳敏之前處處爭對影川,哪怕他從牢里出來了,姐妹倆還是不想放過他。”

    “影川是被逼于無奈才會想要自保。要想坐穩總裁的位置,影川如果婦人之仁,恐怕早已經被佳敏給整死了。”

    “但我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希望影川和佳敏都活著。”

    “如果佳敏真在影川的手里,我希望你們找到她,并把她給平安的救出來。”

    “至于影川就交給我來解決,我相信他還沒有到六親不認的地步,我這個老父親還是有幾句話語權的。”

    冷爵梟見王宣德到了這個節骨眼上,還如此偏袒自己的兒子,心里覺得可笑但也沒有當面說出來。

    “王叔,你放心。如果佳敏沒有死,我會盡我的全力找到她。”

    “那我就先走了。”

    王宣德站起身要送他,冷爵梟說道:“不用送我了。你自己多保重身體。”

    五分鐘后,冷爵梟和林語嫣上了車。

    很快駛離了醫院。

    他們被跟蹤他們的人給拍了照片。

    在回去的路上時,林語嫣道:“老公,你在停車場也看到了吧,有人一直跟著我們。”

    “肯定是顧影川的人。”

    “你說王佳敏真的還活著嗎?”她望向他問道。

    眸色凝重的冷爵梟回了句:“希望佳敏給自己的留了一手,只要手里有扳倒顧影川的犯罪證據,她就會活著。”

    “因為佳敏已經沒有可以被威脅的人了,她母親早去世了,佳倩也不在了,就算顧影川要威脅她交出證據,佳敏死咬著不放,顧影川也沒辦法。”

    林語嫣擔心道:“我就怕顧影川一直折磨王佳敏,是個人都有扛不住的一天。”

    “是啊,所以時間緊迫,只要佳敏還活著,要趁早把她給救出來。”

    “老公,這四年多以來,顧影川有個固定的情人,就是王圖之前的女秘書安娜。”

    記憶超凡的冷爵梟提出了疑問:“我記得王圖有條博美犬也叫安娜。”

    她輕笑道:“老公你記性真好!不錯,人與狗同名,可見王圖之前對那位女秘書的羞辱是刻意的。”

    “后來王圖進了監獄,正是女秘書告發了他。”冷爵梟道。

    林語嫣接著道:“所以安娜和王圖之間本來就有私人恩怨,才會告發王圖。”

    “最重要的是安娜身后一定有后臺,當時在確定王圖不可能再從監獄里走出來后,她才會敢這么做,不然她就不怕遭王圖報復嗎?”

    “當時我讓要王圖坐牢是肯定的,但我不會去保護安娜,所以她在告發王圖之前就已經找到了強硬后臺。”

    “現在她成了顧影川的情人,不用查也能斷定顧影川就是她當年的后臺!”

    冷爵梟聽到這里,眸色深沉道:“那顧影川和你母親當年的死一定脫不了干系!”

    “我知道,我一直在調查他!只是他身后有葉坤的整個黑客團隊在幫他,讓我們查不到線索……”

    “看來葉坤這幫人是毒瘤,得先解決他們!”冷爵梟沉聲道。

    林語嫣心有顧忌的將凌風風中病毒的事情說了出來。

    冷爵梟蹙眉道:“葉坤這個人,挺老謀深算,早為自己想到了后路。”

    “是啊,我們要想徹底查清楚這件事,還得先找到秦白衣!希望他能夠將凌風風身上病毒的事情解決掉,還有,我也想問他關于抗癌藥的事情。”

    她的話讓他有些訝異:“你是想找他救張美鳳?”

    “嗯,張美鳳雖然算不上我的親人了,但好歹也是一條人命,但凡有可能,我還是希望可以救她。”

    冷爵梟倒也沒有反對救張美鳳,他只是說了句:“語嫣,但你還是要有心理準備,就算找到秦白衣有抗癌藥,誰也不能保證張美鳳的癌癥就一定能治好。”

    “我明白。我只是想著哪怕試一試也好。”

    他道:“行吧,只能先找到秦白衣。還有,顧影川的情人安娜是個可以突破的人物,我們得想辦法接近她。”

    林語嫣勾唇泛起一絲淺笑:“我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已經派師兄的妹妹顧依戀成為了安娜的好朋友,就算安娜很謹慎小心,我相信只要時機合適,安娜一定會透露出有用的信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