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43章 曾是情侶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43章 曾是情侶

    可笑的是上一次也像現在一樣,她舉槍對著他。

    孔麒麟眼中并未有恐懼之色,好像他知道她不會開槍一樣。

    “明媚,你和孫虎在一起,你覺得幸福嗎?”

    他的話讓她內心一沉,看來孔麒麟是誤會她和孫虎的關系了。

    她卻故意道:“當然幸福了!比跟你在一起時要幸福。”

    聽到這樣的答案,孔麒麟的情緒起了起伏,但他言不由衷道:“那就好。”

    “你今天來蜥蜴島做什么?”

    “我沒想過要傷害你們。”他并未回答她的話。

    郝明媚冷聲道:“告訴我實話,你來這里到底是為了什么?”

    他了解她的性格,要是不說真話,她不會放他離開。

    “為了救一個人。”

    她眉峰擰起:“那個被帶進蜥蜴島的女人?”

    “是。”

    “你和她是什么關系?”

    孔麒麟如實回答道:“她是我的師妹。”

    “師妹?什么時候起,你竟然也會跟人如此親近了?”

    “說來話長。”他面色復雜道。

    如果當初不是因為外公的原因,他自然也不會讓林語嫣成為他的師妹。

    “孔麒麟,你曾經說過,你不會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你為什么要食言?!”

    “我很抱歉,我只是為了救人……我不知道你會在這座島上。”

    她面無表情道:“人,你是救不到了!她已經被人帶離了蜥蜴島。”

    他其實知道,看到冷爵梟他們釋放的信號彈了。

    “我知道,所以我現在就會離開這里。”

    郝明媚眸色復雜的望著他,手中的那支手槍始終對準了他的心臟。

    “明媚,如果你不想開槍,我就走了。”

    她沉聲道:“你真以為我不會開槍嗎?”

    “不會。”

    “你憑什么這么自信?”她問的咬牙切齒。

    孔麒麟道:“不是自信,只是直覺。如果你想殺我,你早動手了。”

    “上一次你就讓我離開了。”

    “我知道你是為了讓我一輩子都活在內疚中,才不開槍殺我。”

    “如果時間能夠倒回,我還是會向你弟弟開槍。”

    他的真話讓郝明媚憤恨道:“孔麒麟!你別逼我向你開槍!!”

    “我還是那句話,想殺我,隨時都可以。”

    “我只是希望你能夠讓你自己解脫。活在仇恨里,每一天都是煎熬。”

    郝明媚紅著眼眶質問道:“你為什么要殺了我弟弟?”

    “因為他殺了我母親,這就是原因。”

    “可他不知道那是你母親!!”

    他寒聲道:“這不能成為我不殺他的理由。我只知道他殺了我母親,我為母親報仇,就是這么簡單。”

    “你為什么不能看在我的份上饒了他?”

    “明媚,你知道這是兩回事。”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這是人之常情。你弟弟帶著人殺了我手無寸鐵的母親,還有另外兩名無辜的村民,只因她們撿到了你弟弟丟失的鉆石。”

    “她們不過就是尋常老百姓,為什么就不能放她們一命?”

    她試圖為弟弟辯解道:“那是因為我弟弟擔心她們會將鉆石的事情說出去……”

    “這就能成為濫殺無辜的借口嗎?!”他怒聲質問道。

    此時的郝明媚無言以對,她知道弟弟確實因沖動殺人是他有錯在先。

    雖然對于殺手的他們而言,殺幾個老百姓簡直跟捏死螞蟻這么簡單。

    可這并不能代表他們可以濫殺無辜。

    郝明媚的弟弟射殺了無辜百姓,這其中還包括孔麒麟剛剛找到的生母,這讓孔麒麟無法釋懷。

    唯有殺了郝明媚的弟弟,才能慰藉母親的在天之靈!

    “明媚,你要是想為你弟弟報仇,你就開槍吧。”孔麒麟語氣平靜,眼底并未有絲毫懼意。

    她沉痛的閉上了雙眼。

    弟弟的死成了她和孔麒麟之間的鴻溝……

    再也回不去到過去了。

    她弟弟死后,孔麒麟便離開了她和孫虎。

    孫虎因為一直愛著郝明媚,也將孔麒麟視為了仇人。

    可他們并未主動去找過孔麒麟。

    想必是郝明媚不愿意再追究弟弟的死。

    “你走吧,不要再讓我看到你。這是我第二次放過你。”

    “如果下一次我再看到你,我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她收起槍,毫不留戀的轉身離開了。

    孔麒麟站在原地,望著曾經深愛過的女人,內心鈍痛不已。

    他也曾試問蒼天,命運為什么要捉弄他和郝明媚?

    明明彼此相愛,卻因為家仇不能夠在一起。

    他其實試著要放過她弟弟,可良心始終不安,過不去心底的那個坎兒。

    如果連生母的仇都可以不報,他配做是人嗎?

    最終在親情和愛情之間,他還是選擇了親情。

    可如果郝明媚真的懂他內心的痛苦,她為什么就不能放下她弟弟的事情,選擇原諒他?

    孔麒麟知道,這種奢求就像郝明媚希望他放過她弟弟一樣。

    彼此都做不到放棄親人。

    唯有放棄自己和愛情了。

    ……

    二十分鐘后,慕容景和孔麒麟開著直升機離開了蜥蜴島。

    慕容景也聯系上了冷爵梟他們。

    大家相約在海濱城市見面,然后一起回國。

    等他們在一家旅館里見了面,林語嫣看出孔麒麟的心不在焉,就主動問了他情況。

    孔麒麟卻不愿意說他和郝明媚的事情,選擇離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拒絕跟人交流。

    冷爵梟走到林語嫣身邊,說了句:“他可能在蜥蜴島碰到熟人了。”

    “蜥蜴島上的熟人,應該不是是那些雇傭兵……”

    林語嫣想到了那領頭的一男一女,頓時明白了。

    多半應該是跟那個美艷的女人有關。

    看來師兄的內心也藏著秘密呢。

    到了第二天,冷爵梟一隊人開車離開了海濱城市,坐著私人飛機回了國。

    一回到國內時,顧影川是殺人犯的新聞早已經鋪天蓋地。

    在他們還在海濱城市時,穆天在國內已經著手去辦這件事了。

    雖然新聞里只是捕風捉影,沒有實質性的證據,但已經有一些大媒體去深挖線索了。

    能不能查到是另外一回事,讓顧影川擔心的睡不著覺也是好事。

    越急越亂!

    據說顧影川在婚后第二天就和柳菲兒去度蜜月了,巧妙躲避了國內的新聞風波。

    林語嫣回到家后,從秦畫的口中得知了一個消息:秦白衣目前也在國內!但他不能輕易現身,因為圣衣教的人正在秘密尋找他的蹤跡。

    “秦畫,那你大哥有說過什么時候會來找我們嗎?”

    秦畫搖頭道:“大哥在信里沒說,只是說等圣衣教的人離開后,他才會現身。”

    “那他需要我們的幫助嗎?”

    “大哥沒說,應該不需要吧。”

    林語嫣想了下問道:“你跟他提抗癌藥的事情了嗎?”

    “語嫣姐姐,大哥只是給我們寄了封信,我聯系不上他,還沒機會說這件事。”

    “抱歉啊……”

    “沒事,我就是順便問問。”

    想著張美鳳的癌癥應該還能再拖一拖,只要積極接受化療,至少可以擬制癌細胞的擴散。

    此時,林語嫣的手機響了。

    看到是莫心打來的電話,她走出客廳走到別墅外去接聽了。

    十秒后,她問道:“你好莫心,請問有事嗎?”

    手機那頭的莫心語氣復雜道:“語嫣,紅葉山莊里來了位神秘的客人,他說要單獨見你一面。”

    “見我?”

    “對,他說如果你肯去見他的話,他就不會再去找爵梟討要圣品夜龍珠。”

    林語嫣心下一沉,糟了,圣衣教的人找上門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