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47章 老友相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47章 老友相聚

    此時,冷爵梟已經拉著林語嫣的手站了起來。

    東方擎望著他們說了句:“嗯,他們是我的朋友。”

    “老板!”啟瑞恭敬的喊了聲。

    他站起來走向東方擎,只有冷爵梟和林語嫣都站在原地。

    東方擎眼中的震驚已經悄然隱去,他面色鎮定的朝他們走去。

    身邊的龐弒天看起來也就三十幾歲,他面孔菱角分明,看起來有些冷硬,皮膚被太陽曬得有點黑,但看起來更陽光更富有男子氣概。

    身高一米八幾的他站在東方擎身邊,兩人看起來倒也和諧,鐵錚錚的帥氣硬漢。

    他和東方擎都穿著簡樸的深灰色僧袍,腳上也都穿著習武人會穿的特質布鞋。

    哪怕如今的東方擎已經將皮膚曬成了小麥色,但他的精致五官還是那么令人驚嘆。

    林語嫣此刻的心情百感交集……

    除去上次在超市的巧遇,她已經整整兩年沒有見到東方擎了。

    期間從未聊過天打過電話。

    甚至連一個短信也沒有。

    唯一的聯系方式就是他單方面寄出的明信片。

    “爵梟,語嫣,你們能夠爬上石階來找我,我想一定不會是來看我這么簡單吧?”東方擎主動問道。

    冷爵梟面色如常道:“希望我們不算是打擾你。”

    “當然不會。”東方擎轉眸看向身邊的龐弒天。

    他介紹道:“我來跟你們介紹下,這位是我的良師益友,他叫龐弒天,跟我一樣是位修行者。”

    “你好,我是冷爵梟。”冷爵梟率先道。

    林語嫣也立刻道:“你好,我叫林語嫣。不好意思,我們倆的手都流過汗,就不握手了。”

    龐弒天淺淺一笑:“我經常聽到東方提起你們。你們過去的一些經歷很特別,可惜我認識你們的時間太晚,不然也能有些難忘的回憶了。”

    “爵梟,語嫣,我們進寺廟里再詳談吧。”東方擎先往寺廟里走進去了。

    敦厚的木質大門敞開著,能看到院子里有幾顆參天大樹。

    當所有人都走進去后,東方擎指著最大的一棵樹說了句:“這棵古柏樹已經有一千五百年了。”

    林語嫣抬頭仰視著這棵古柏樹,感慨植物生命力的頑強。

    人活得久一點,也不過一百多年。

    可樹卻能活得那么久。

    冷爵梟望著古柏樹說道:“瑞典有棵云杉樹,科學家測定出它至少活了九千五百年。”

    “太不可思議了!”龐弒天語氣感慨,但看起來有些黯然神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啟瑞驚嘆連連:“天吶!那棵云杉都成精了吧!活得也太久了……經歷了多少時代啊!”

    “遺世獨立。”東方擎說完后慢走往前走去。

    其他人也從古柏樹上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了。

    ……

    十分鐘后,冷爵梟和林語嫣來到了東方擎打坐修行的地方。

    啟瑞去泡茶了,而龐弒天回自己房間了。

    寺廟里的和尚會安排伙食。

    東方擎對于整座寺廟而言,地位絕對不亞于老方丈了。

    他對寺廟里的種種善舉,讓老方丈心里很感動和心存感激。

    房間里的氣氛有些沉靜,隱隱還透著些尷尬,三人都不說話。

    過了幾分鐘,林語嫣第一個開口問道:“東方,你在這里過的好嗎?”

    “什么叫過的好呢?”東方擎的唇角泛著絲淡淡的笑意。

    冷爵梟望著他說道:“修行之人,果然跟我們這些世俗之人有很大的差別。”

    “你現在的說話方式,還真讓我有點不習慣。”

    東方擎微微一笑:“抱歉了,可能是我在這里的生活節奏很慢,有了太多的思考空間,變的不愛說話了。”

    “沒事,爵梟只是開個玩笑。”林語嫣朝他笑了下。

    “爵梟,語嫣,你們有事的話不妨直說。”

    林語嫣看向冷爵梟,他眸色復雜的看著她,兩人都沒有急著開口。

    冷爵梟想了幾秒后,輕笑了下:“不急,等吃完飯再說吧。”

    “也好,寺廟里的僧人會將晚餐準備好,不過只是些粗茶淡飯,可能要委屈你們了。”

    “挺好的!我們剛好可以吃吃素!”林語嫣是一點不介意。

    有的吃就不錯了,在寺廟里還能大魚大肉不成?

    ……

    四十分鐘后,啟瑞端著木質方盤進了屋。

    他覺得對冷爵梟和林語嫣有愧疚,就想著從其他地方找彌補。

    半小時前,他從一位小和尚那里得知,寺廟里有一處池塘,里面養了很多鯉魚。

    這是老方丈在十年前就養下的小魚苗。

    啟瑞就是求老方丈捐出鯉魚招待林語嫣他們。

    老方丈在得知東方擎有貴客到訪后,特地命其他和尚去抓了一條大鯉魚來招待冷林夫妻。

    在林語嫣和冷爵梟看到啟瑞端進來的大鍋水煮魚后,忽然覺得有些驚訝。

    等啟瑞將老方丈的事情說了后,林語嫣心里頓時很感動。

    “老方丈居然為我們破例殺生,還是在這寺廟里,我怎么覺得很有罪惡感呢……”林語嫣眼神復雜,并沒有因為能吃到魚而感到高興。

    東方擎寬慰道:“語嫣,你們不需要感到內疚,這處寺廟雖然住的都是和尚,但老方丈有別于其他寺廟的人,他不會刻意要求自己的弟子們都必須吃齋念佛。”

    “真的想要吃鯉魚和想喝酒的人,都可以吃,也都可以喝。”

    “雖然吃的只是魚,喝的也只是料酒,但老方丈希望住在寺廟里的人都是出于自愿去吃素,并不會強迫任何人。”

    “而且我雖然在這里修行,但我會定期讓啟瑞派人給我送些肉類和奶制品,會時不時的招待寺廟的僧人。”

    “當然,除了老方丈堅持吃素四十年以外,其他僧人在每個月也會吃幾次肉類。”

    聽他說完,林語嫣的情緒緩和了些。

    看來這小寺廟很人性化!難怪東方擎愿意一直待在這里。

    對于他們這些修行的人來說,忽然完全選擇吃素應該會比較難。

    冷爵梟望著那一大鍋的水煮魚,轉眸看向東方擎說道:“這么一大鍋魚,就我和語嫣吃,絕對吃不完,你也喝點吧?”

    “你們來了,我要是選擇吃素,那豈不是讓你們吃的很沒勁?”東方擎的神情已經輕松了不少。

    “啟瑞,你也留在這里一起吃吧。”林語嫣看向站在一邊的啟瑞。

    啟瑞立刻婉拒道:“不了,冷太太,我現在就去廚房給你們端上兩盤時令素菜,小和尚應該已經炒好了,我很快就回來!”

    不到十分鐘,啟瑞去而復返,將蔬菜放在屋內后就離開了。

    走的時候,一臉祈求的眼神望著林語嫣。

    林語嫣眼神暗示他,會盡力而為。

    她和啟瑞之間的眼神互動,讓東方擎也看到了。

    他若有所思的問道:“語嫣,啟瑞是不是闖禍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