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48章 只有你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48章 只有你了

    東方擎主動提到了啟瑞,林語嫣猶豫了兩秒說道:“事情的起因確實跟他有關。”

    “什么事?”

    “東方,你還記得兩個多月前關于你生病的事情嗎?”

    林語嫣一問出這件事,東方擎的眼神明顯有了躲閃之意。

    他低垂著眼眸,神態雖看起來沒什么大的變化,但屋里的氣氛明顯有些不一樣了。

    冷爵梟保持沉默沒有說話。

    十秒后,東方擎問道:“這是你們上山來找我的原因?”

    “是的。”冷爵梟面色鎮定道。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們無關。”

    東方擎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冷漠,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他似乎不愿意再談起這件事。

    林語嫣頓時覺得有些糾結,到底該不該將賀蘭靜懷孕的事情說出來?

    “東方,我和語嫣都知道這是你的私事。但這件事可能沒你想的那么簡單……”

    冷爵梟還未說完,東方擎忽然站起身打斷道:“我說了,這件事跟你們無關!”

    “可事實上,這件事關系到了語嫣的名聲!”冷爵梟沉聲道。

    林語嫣低垂著腦袋,她甚至不敢去看東方擎一眼。

    她已經感覺到了心痛。

    難道真的要將事情攤到明面上來說?

    東方擎看了她一眼后,神情復雜的走出了房間。

    半分鐘后,冷爵梟問林語嫣:“你說該怎么辦?”

    “來都來了,事情肯定要說清楚。”她嘆息一聲。

    “需要我去跟他說嗎?”

    “算了,這件事我去說可能更合適。”

    冷爵梟想了幾秒后同意了:“去吧,我在這里等你。”

    “好。”她站起身也走出了屋外。

    外面的夜空有些寂靜,就像此刻的這座小寺廟。

    林語嫣掃了眼左右的走廊,憑著直覺往右邊走了。

    一直走到盡頭拐彎進了另外一條走廊,她看到前方空地上有一片木樁,看樣子是平時練武的場地之一。

    空地四周有著圍墻,遠處有扇小門。

    林語嫣在月光下慢慢走向那扇小門……

    半分鐘后,她看到了東方擎的身影。

    他正站在一處池塘前,形影寡淡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林語嫣站在原地整整五分鐘,東方擎一直不曾回頭,最后還是她主動走上前去了。

    “東方,你生氣了?”

    寂靜的夜晚中,她的聲音額外的悅耳動聽,像一絲琴弦撥動了東方擎那顆沉寂許久的心。

    良久,他問出一句話:“為什么要來找我?”

    “啟瑞擔心賀蘭靜。”

    至于懷孕這件事,一時間還是不敢輕易開口。

    東方擎又問:“她怎么了?”

    “她……”

    他等了好一會兒,也聽不到她說出第二個字,轉身望著她又問一遍:“她到底怎么了?”

    林語嫣心一橫說出了答案:“賀蘭靜懷孕了。”

    他黑眸暗沉道:“你聽誰說的?”

    “啟瑞。”

    “他怎么會知道賀蘭靜懷孕的事情?”

    她回道:“啟瑞前兩天去看望賀蘭靜了,發現她在保胎。”

    東方擎的臉色很不好,望著前方的池塘,盯著水面久久不語。

    五分鐘后,他再次問道:“你來找我是為了賀蘭靜,還是為了你自己?”

    林語嫣不確定他問的具體含義是什么,她輕聲問道:“東方,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啟瑞既然把事情告訴你了,那你應該知道賀蘭靜來照顧我的那天晚上假扮成了你!”

    他慢慢轉過身來,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她有些詫異道:“原來你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語嫣,你我曾經朝夕相處那么久,你身上的每一處肌膚我都很熟悉。你難道忘了我曾經是你的整容醫生?”

    “我當然沒有忘記。”

    他反問道:“所以你覺得賀蘭靜戴著張假面皮,我就會把她當做是你?”

    她臉色尷尬的搖搖頭。

    “你是不是以為賀蘭靜的孩子是我的?”

    這個問題讓林語嫣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他這么問,顯然是肯定賀蘭靜的孩子跟他無關了。

    難道是啟瑞搞錯了?

    “你回答我!”

    林語嫣抬眸望著他說的坦白:“啟瑞說賀蘭靜很愛你,她潔身自好,不會是別的男人的孩子……”

    “呵呵呵……”

    聽到他發出自嘲而又失望的清冷笑聲,她忽然覺得有些心慌:“東方,我……”

    “語嫣,我一直以為你很了解我。”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來你只是不了解我對你的愛有多深。”

    “光憑啟瑞的猜測,竟然讓你和冷爵梟來這里找我,我真的感覺很意外。”

    如果不是天色太暗,她都擔心她的紅耳垂會被讓他看見。

    雖然事情不像啟瑞說的那樣。

    但場面很尷尬是完全預測對了。

    她現在就是尷尬的恨不得立刻下山!

    “對不起,啟瑞對這件事很自責,他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因為太擔心賀蘭靜的狀況,他才會來求助我。”

    “而我不了解具體情況,所以對啟瑞的話有些先入為主了……”

    “東方,我感覺很抱歉。”

    東方擎嘆息一聲道:“你不相信我沒關系,畢竟我曾經確實和賀蘭靜有過一次。”

    “但那一次是為了忘記你。”

    “可是我沒有做到。”

    林語嫣的心跳不免加快了許多。

    她不知道該怎么回應東方擎。

    要是換成過去的她,她一定會勸東方擎放下她,讓他去找別的女人。

    或許會勸東方擎和賀蘭靜在一起。

    可現在她不會再這么做了。

    她懂得了換位思考。

    就算給予不了別人愛情,也不要為了減少自己內心的愧疚和困擾就將對方狠心的推出去。

    這樣做太自私。

    也太自以為是。

    “東方,你整整一年都待在這小寺廟里進修,不是為了我吧?”

    他忽然笑了,笑容有些無奈。

    “你這么問我,是不是希望我能夠回答你,我待在這里跟你無關?”

    林語嫣的眼神有些閃爍,再次覺得尷尬。

    什么時候起,東方擎變得如此直白和犀利?

    “很抱歉,我不想撒謊。我是為了躲避對你的感情才待在這里。”

    還真的是因為她……

    林語嫣隱隱哀嘆一聲,又是一個無解的題。

    “其實你們一家三口在超市的那一天,我看到你們了。”

    “那兩天我回市里正是為了看望賀蘭靜,去超市也是為了給她買東西。”

    “她給我打過一次寺廟里的電話,說她懷孕了。”

    “那個男人是和她在拍戲時認識的。”

    “男人很喜歡她,說要娶她為妻。”

    “就因為上次我生病的事情,她來照顧我一晚上后,對我又起了不該有的希望。”

    “她希望我能夠幫她做出決定。”

    “所以我去找她了,幫她做了決定。”

    他的這番話讓林語嫣將話接了下去:“你拒絕了她。所以她才會決定生下那個男人的孩子?”

    “是。但那個孩子確實是個意外。”

    “賀蘭靜告訴我,那一天是她的生日,她喝醉了酒,她明知道把那個男人當成了我,但還是那么做了。”

    “我明白她也想要給自己做一個了斷。”

    “上次我去看望她的時候,給了她一億,我希望她的余生不會為金錢發愁。”

    “但她拒絕接受我的錢,她說她還是希望和自己未來的丈夫一起奮斗賺錢覺得更踏實。”

    “其實我明白賀蘭靜也有些像你,她是個要強的女人,絕對不會接受我的錢。”

    “但我當時為了彌補對她的愧疚,除了錢,我不知道還能給她什么。”

    林語嫣終于知道了事實的真相。

    雖然還沒有從賀蘭靜那里得到證實。

    但她相信東方擎是不會撒謊的。

    他一向是那么光明磊落,尤其是現在,變得比過去更為坦率直白了。

    甚至都有些讓她害怕了。

    東方擎對她說了句:“好了,事情你都知道了,也不必再為賀蘭靜的事情困擾了。我們回去吃飯吧,別讓爵梟等太久了。”

    “東方,我要再次對你說聲對不起。這一次,是我們小題大做了。”

    他輕笑道:“沒關系,有誤會就需要解除,總比放在心里好。”

    “嗯,真好,我現在又覺得我們像是回到了過去。”

    “語嫣,我們永遠回不到過去了。”他勾唇一笑,像是已經過完了一生,那種看淡一切的眼神令人心碎。

    獨自往前走去的東方擎忽然回眸望向她,他淡淡道:“我的心里已經沒有這個世界了,只有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