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50章 惹怒風風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50章 惹怒風風

    到了第二天早上八點,冷爵梟和林語嫣帶著啟瑞乘直升機離開了小寺廟。

    來的時候怕驚擾了寺廟里的人,沒有乘坐直升機。

    可林語嫣和啟瑞的雙腿都很酸疼,下山有些困難。

    冷爵梟最終還是決定用直升機。

    東方擎站在遠處,望著他們離開了寺廟。

    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會是在什么時候了。

    啟瑞在回去后知道了賀蘭靜的事情。

    知道是自己弄錯了,他跟林語嫣和冷爵梟道歉了好幾次。

    冷爵梟告訴他,以后做事情一定更謹慎點。

    啟瑞很是受教,他被東方擎繼續安排在林語嫣家里做事。

    想著老板在寺廟里修行,他如果什么也不干,不能空領著老板給他的報酬,就很樂意繼續待在冷林夫妻身邊做事。

    回到家后的冷爵梟,很快就得到了穆天查到的資料。

    關于王佳敏兩年前在美國待了半年的真相,讓林語嫣他們都震驚了。

    凌風風在林語嫣書房里,她坐在沙發上滿臉震驚道:“王佳敏怎么會是去生孩子呢?”

    “我聽爵梟說的時候,我也不敢相信。”

    “語嫣,消息可靠嗎?”

    林語嫣道:“不會有錯。”

    “不過王佳敏的兒子失蹤了,可能跟顧影川有關。”

    凌風風頓時明白了:“難怪她當時在記者會上這么幫顧影川澄清那些新聞。”

    “原來王佳敏是被顧影川抓住了命門。”

    兩人都沉默了會,凌風風繼續道:“語嫣,你以前不是說王佳敏喜歡的是女人嗎?怎么會跑去生孩子?”

    林語嫣回了句:“誰知道,可能是試管嬰兒借精生子。”

    “很有這么可能。”

    “風風,我們昨天不在家,你和慕容景有查到葉坤的把柄嗎?”

    “暫時還沒什么有用的線索。葉坤做事情確實很謹慎小心,他能夠帶領一幫黑客為他賣命,不僅僅是因為錢,也是因為葉坤對于黑客技術的天賦能力,讓那幫人很服他。”

    “嗯,光憑顧影川自己絕對不可能處理好所有的事情。”

    她的話讓凌風風提議道:“語嫣,如果能夠讓顧影川和葉坤鬧掰,葉坤手里豈不是有很多顧影川犯罪的證據?”

    “話是沒錯,但顧影川也不是傻子,他應該會預設到萬一和葉坤鬧僵了被葉坤威脅的后果,顧影川可能也抓有葉坤的把柄。”

    “你說的對!那該怎么辦呢?我們該怎么做去破壞他們倆之間的關系?”

    面對凌風風的這種設想,林語嫣將眼神落在她身上道:“其實你就是最好的導火線!”

    “我?”凌風風有些不解。

    “不錯!現在葉坤還不能肯定你就在我家,如果我們制造點假消息,讓葉坤誤以為你被顧影川抓走了,你說葉坤知道后會不會找顧影川算賬?”

    “對呀!既然葉坤這個死變態那么在乎我,如果讓他知道是顧影川抓走了我,他一定不會再為顧影川做事!”

    “如果葉坤想要報復顧影川,那他手里對于顧影川不利的證據就會展現在公眾面前!”

    “很有可能顧影川也能拿出對葉坤不利的證據,讓他們相互狗咬狗,我們就能坐收漁翁之利了!”

    林語嫣笑道:“道理確實很簡單,最主要的是要看如何操作這件事。”

    “找慕容景來商量下吧?”

    “行,我給他打個電話。”林語嫣拿出手機立刻聯系了慕容景。

    ……

    到了下午三點多,幾個人在林語嫣的書房商量的差不多了。

    冷爵梟走出書房說是要去回幾個電話。

    孤獨九和花海彬都去樓下泡現磨咖啡了。

    他們倆太閑,非要來幫忙參與顧影川的事情。

    而林語嫣去后花園見曲彎彎了,曲彎彎帶了些關于佟瑤在醫院的消息。

    至于書房里的慕容景和凌風風處在單獨相處的時間。

    氣氛有些尷尬。

    慕容景趁著其他人不在就問了句:“凌風風,兩年前你忽然逃出國,但誰也沒通知,你還真是把我們當‘朋友’啊!”

    “我當時一得到消息,我就趕緊溜了!不然被葉坤抓到了,肯定又是對我逼婚!”

    “我是不想麻煩你們大家,才偷偷逃走的!”

    “正是因為把你們當朋友,才不想連累你們!”

    她的解釋讓慕容景冷笑一聲:“到最后還不是被抓了!”

    “這件事也值得你諷刺我嗎?你有沒有同情心啊!”

    見凌風風有些不高興,慕容景也不再取笑她了。

    但他的臉色有些發沉,猶豫了幾秒還是問出了口:“你走的前一天晚上剛好是我們……我們睡在一起了,你不會是因為這件事才走的吧?”

    慕容景的話瞬間將凌風風帶回到了兩年前的那個晚上……

    很快她就做出回應道:“當然不是了!那個晚上我們都喝醉了……兩個喝醉的成年人,一時沖動做了男歡女愛的事情,也很正常啊!”

    “反正我早已經忘了!”

    他低垂著眸子又問了句:“那一晚,你覺得疼嗎?”

    凌風風紅著臉頰從沙發上站起身,不悅道:“喂!你問這么多干嘛?我又沒讓你負責!”

    慕容景脫口而出:“你就算讓我負責我也不會同意!你又不是處……”

    話雖然沒有說完,但凌風風自然聽出他要說什么。

    她沉著臉大步走向書房門,打開房門摔上門便離開了。

    坐在沙發上的慕容景有些懊悔,輕拍了下自己的那張嘴。

    “讓你嘴賤!”

    其實他并不是有意要說出那句話。

    那個晚上,他雖然因為醉酒也記不太清了,但他肯定一件事,凌風風沒有喊疼。

    她的身體構造特殊,他也不過就是好奇多問了一句,想知道他是不是能和她匹配的那個男人。

    可回頭一想,就算匹配跟他又有什么關系呢?

    他又不喜歡凌風風。

    她不想談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對他而言豈不是更好!

    可見凌風風那么生氣的離開了,慕容景漸漸有了愧疚感。

    他知道凌風風當年失身是葉坤強迫的,其實她是個受害者,他怎么能因為這件事而輕視她呢?

    獨自一人想了十分鐘,最終打開書房門準備去向凌風風道歉。

    可他剛下樓就碰到了花海彬。

    花海彬手里端著杯咖啡問道:“慕容景,你知道誰惹凌風風生氣了?”

    “她怎么了?”慕容景不動聲色的問了句。

    “我剛才看到她開了林語嫣的車出門了。”

    “什么?她自己開車出去了?”慕容景有些驚了。

    “對啊,我剛才還想攔著她,可這丫頭太倔了!我還沒碰到她的手呢,她就說要喊非禮……”花海彬說的一臉無辜。

    慕容景怒聲道:“你怎么不攔著她呢?她不能出去!葉坤的人還在找她……”

    “靠!你別沖我嚷啊,我已經提醒過她了,她不聽啊!難道還要我把她綁起來不成?”

    花海彬說的也沒錯,凌風風明知道外面有危險,還任性的出門了,看樣子真是氣的不輕。

    慕容景蹙眉沉聲道:“我去把她找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