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53章 夫妻同行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53章 夫妻同行

    慕容景及時捂住她的嘴,氣急敗壞道:“別胡說八道!!”

    凌風風往后一退,一手用力揮開他的手掌,語氣篤定道:“那天晚上,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說完后,她便冷哼一聲朝前走去。

    此時有些面紅耳赤的慕容景,第一次覺得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一心急,脫口而出的喊道:“師父!”

    她的腳步立刻停住了。

    凌風風轉過身來,語氣調侃道:“剛回來時,你耍賴不想喊,現在急了喊我師父,老娘不稀罕了!”

    假裝高冷的她繼續往前走,慕容景狗腿的跑上前要給她捏肩膀,被凌風風一手推開。

    他笑的討好,但隱隱有些憋屈道:“師父,你有什么想買的嗎?徒弟幫你清空購物車……”

    話還未說完,凌風風隨手從衣兜里扯出一張清單遞給他,一臉平靜道:“去買吧,師父我會欣然接受的,謝謝。”

    慕容景沉著臉道:“連清單都列好了,看來你是對我下套等著我來鉆呢?”

    凌風風微微一笑道:“是的,語嫣……”

    他應激反應的又捂住了她的嘴,心有余悸道:“姑奶奶,你真的別再嚇我了!我給你買還不成嗎?”

    等兩人走進別墅客廳時,恰巧遇到走下樓的林語嫣,她手里正拿著兩盒瑞士巧克力。

    “待會我們火鍋吃膩了,可以吃塊巧克力解解膩。”

    慕容景面色尷尬道:“這個想法很好!”

    說完后,他便尬笑一聲往前走了。

    林語嫣望著凌風風詫異道:“你不覺得慕容景說話怪怪的嗎?”

    凌風風心里在幸災樂禍,慕容景的更多把柄落在她手里了。

    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嘲笑她!

    “語嫣,慕容景腦子進水了!你不用理他!”凌風風故意說的很大聲。

    黑了臉的慕容景沒有回頭看她們,只能裝作沒聽見繼續往前走。

    林語嫣剛想說什么,她的手機響了,把巧克力交給凌風風,自己去別墅外接電話了。

    一看是個陌生的手機號,她道:“你好,請問找哪位?”

    “林語嫣,不要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

    “你是……”

    男人的聲音聽起來雖然溫潤好聽,卻透著冷冷的距離:“我是圣衣教的教主,龍霖。”

    得知他的身份后,她有些意外。

    她自然是記得跟他見面的約定。

    只是沒想到,對方還會來刻意提醒她。

    難道怕她失信嗎?

    “謝謝龍先生的提醒,我沒有忘記時間。”

    “很好。”

    “打電話來是為了告訴你,地點改了。”

    林語嫣問道:“您不想在紅葉山莊見面了?”

    “對,至于在哪里見,我會提前一小時再告訴你。”

    “不見不散。”

    對方已經掛了電話,林語嫣還有些若有所思。

    不知道他改了地點是出于什么原因?

    這次見面會有風險嗎?

    到底要不要告訴冷爵梟?

    林語嫣陷入了矛盾中。

    左思右想之后,她決定等到晚上時還是向他坦白。

    如果她成了困中獸,讓對方拿她的命來要挾冷爵梟,逼秦白衣現身,她一定會后悔自己的愚蠢。

    經歷了這么多次磨難,林語嫣已經意識到她個人的力量太有限。

    威脅到她的人又有這么多。

    單靠她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對抗所有的暗勢力。

    人有時候要清楚的認知到自己的渺小和局限。

    這不丟人,只是接受了客觀事實。

    ……

    晚上十點,冷爵梟在浴室用剃須刀刮胡子時,林語嫣穿著睡衣走了進去。

    她站在他的旁邊,假裝在找面膜。

    找了好一會兒,她也沒有找到想要的牌子。

    他看出她的魂不守舍,便出聲問道:“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對我說?”

    林語嫣翻找面膜的手一頓,抬眸看他:“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你敷面膜一向很果斷,猶豫不決不像你的風格。”

    “嗯,觀察入微!我還以為你很專心的在刮胡子,沒想到也在留意我的舉動啊!”

    他將剃須刀放下,眼帶微笑的望著她:“你一旦出現在我的視線里,我很難做到不去關注你。”

    林語嫣心里一暖,笑道:“希望再過二十年,你依然還是如此。”

    冷爵梟眼神寵溺的說道:“那就讓時間去證明吧。”

    “說吧,到底是什么事?”

    她道:“圣衣教的教主約我見面,我只是覺得應該把這件事告訴你。”

    還以為會從冷爵梟眼神中看到意外的表情,沒想到他卻很淡定的說道:“我知道這件事。”

    “莫心告訴你的?”

    他勾唇一笑:“這件事他不敢隱瞞我,如果你出了事,他身為紅葉山莊的莊主負不了這個責任。”

    “尤其經歷過你母親的事情后,對于我們家的事情,莫心會額外處理的謹慎。”

    林語嫣問道:“那你知道對方已經改變地點的事情嗎?”

    他眸色微變:“這我倒是不知道,是今天改的嗎?”

    “對,吃火鍋前,我接到了他的電話。”

    “他想在哪里見你?”

    她搖頭:“沒說,他會在見之前提前一小時再告訴我。能感覺出他還是想低調點。”

    “那你就等他的電話,不要擔心,有我呢。”

    聽到他這句話后林語嫣摟住他精壯的腰,忽然松了一口氣:“其實當我向你坦白后,我就已經不緊張了。”

    “老婆,這次你沒有刻意隱瞞我,我該好好獎勵你。”

    “獎勵我的誠實嗎?”

    他否認道:“不是誠實,是獎勵你終于有了夫妻同心的概念,不再獨斷孤行,也不再盲目自我犧牲和冒險。”

    她笑的有些無奈:“我不想自不量力。上次被顧影川給抓了,哪能一輩子都那么幸運。”

    “如果我再這么不管不顧,我真怕讓丫丫和歡歡沒了媽媽。”大兒子冷擎天反倒不讓她那么擔憂了。

    “我可不允許他們在后媽的環境下長大成人!”

    冷爵梟微微蹙眉,眼神冷卻下來。

    她及時補充道:“老公你先別生氣!我只是打個比例,不是說你真要娶別的女人……”

    “我以前聽到一些很現實的話,說女人要是不好好愛自己,萬一死得早,那以后就是別的女人來睡自己的老公,來打自己的娃,還霸占了原配的身份和金錢!”

    “我光是想象就覺得很不甘心那!憑什么啊,老娘幾次經歷生死,一不小心掛了就讓別的女人撿了現成的便宜,絕對不可以!”

    本來還有些生氣的冷爵梟,見她這幅冷酷的表情忽然笑了:“我的傻老婆,沒事就愛講生死的大道理。不要想太多,好好愛你自己,愛我和孩子們,我們就是最幸福的一家人。”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要更加愛惜我的小命才行!”

    他捏住她的尖下巴親了下:“你知道就好。”

    “老公,那我去見龍霖時,你也會陪我去嗎?”

    “我會充當你的司機。”

    “如果我以真面目出現,龍霖恐怕就會拒絕見面了。”

    林語嫣道:“那也行,到時候如果能夠帶你進去,我們就一起見他。不行的話,你就在車里等我。”

    “好。”他安靜的摟抱著她,像是要給她更多的力量。

    ……

    到了見龍霖的那一刻,林語嫣在冷爵梟的陪伴下走到了一處私密茶樓的樓頂。

    樓頂周圍全是玻璃墻和玻璃天窗。

    四名穿著純白色西裝的高大保鏢站在入口處。

    當他們攔下林語嫣和冷爵梟要搜身的時候,站在龍霖身邊的女助理說道:“不用搜身了,主上說讓他們倆進來。”

    冷爵梟戴著張普通容貌的假面皮,他此刻的打扮就像是林語嫣身邊的保鏢。

    門口的四位保鏢對他們放行,其中一個立刻做邀請的姿勢:“請進!”

    林語嫣面色平靜的走了進去,哪怕心里有些緊張,但看起來依然優雅且自信。

    冷爵梟就跟在她的身后。

    玻璃房的正中間擺放著一張長方形的中式桌子,上面放著一些簡潔的茶具,還點著龍涎香。

    女助理海妮一身白色的職業女裝,開始泡茶,看起來很專業是懂茶道的人。

    圣衣教教主龍霖從林語嫣和冷爵梟進屋開始,他的眼神就一直很平淡的望著他們。

    當他們走到長桌前,龍霖說了句:“請坐。”

    林語嫣坐下了,冷爵梟站在座椅的一邊。

    幾秒后,龍霖抬眸望著冷爵梟說道:“冷先生,既然來了,你也坐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