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55章 愛的隱忍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55章 愛的隱忍

    “冷先生,冷太太,我來向你們介紹我的大祭司,商子玉。”龍霖面帶微笑,對于商子玉眼中的焦慮,他像是已經習以為常。

    “你好,商先生。”冷爵梟看了商子玉一眼。

    那雙碧綠的眼眸依然很冷,他語氣不悅道:“秦白衣在哪?”

    “抱歉,我們也不知道。”

    “哼!既然你們不肯說,那就不能離開這里。”商子玉一說完,他帶來的兩個人立刻拔出手槍對準了冷爵梟和林語嫣。

    龍霖站起身說道:“子玉,讓他們走吧,圣品夜龍珠已經消失了。”

    “消失?我不信!一定在這對賊夫妻的手上!要么就在秦白衣手里!”商子玉沒有妥協的意思。

    “夜龍珠被秦白衣制成了抗癌藥,抗癌藥救了冷林夫妻的朋友。”

    “我們都白走一趟了。我們回去吧。”

    望著龍霖這幅淡定的表情,商子玉不可置信道:“主上!我們怎么可以就這么走了?找不回圣品夜龍珠,我們怎么對得起圣衣教的世代教主?”

    “找不到夜龍珠!我絕對不走!”

    “子玉!你怎么聽不明白我說的話呢?”

    “夜龍珠已經變成了藥引!被磨成粉末了!你聽不懂嗎?”龍霖的音量高了許多。

    商子玉眸色深沉,表情很是糾結擰巴,看起來內心十分痛苦。

    他從腰間拔出一把鋒利至極的匕首,走到林語嫣面前,將匕首對準了她質問道:“說!夜龍珠到底在哪里?”

    冷爵梟一臉陰沉,將林語嫣的身體拉開了。

    “只要你們把夜龍珠交出來,我就會讓你們離開!”

    冷爵梟望著商子玉道:“即使你用槍扣留我們,你們就能順利離開嗎?”

    “你們走不出這里。”

    聽到他胸有成竹的話語,商子玉隱隱嘆息一聲,他明白冷爵梟肯定是備有后路。

    對于冷爵梟的背景,商子玉在來這里之前,其實已經有過調查。

    他是不能得罪的大人物。

    但夜龍珠事關圣衣教,商子玉也不想輕易放過冷爵梟。

    “商先生,龍先生沒有騙你,夜龍珠確實早就成了藥引……”

    不等冷爵梟說完,秦白衣的聲音突然出現了:“放開他們,你們不是要夜龍珠嗎?”

    眾人回眸望去,只見門口的一名西裝保鏢獨自走向前。

    他抬手將假面皮撕去丟在地上,另一手從西裝內兜里拿出一個袖珍玻璃瓶,里面裝有一顆鮮紅色的藥丸。

    “看到沒有?這就是你們要的圣品夜龍珠!”

    商子玉盯著那里藥丸怒聲道:“你真的將夜龍珠制成了藥引?!”

    “這還有假?”

    四年多沒有出現的秦白衣,時間在他臉上沒有留下任何歲月痕跡。

    他看起來還是那么仙姿瀟灑英俊非凡,一點也不像是信里所說的東躲西藏。

    秦白衣走到龍霖面前,語氣真誠道:“龍教主,當年我很感謝你的信任將夜龍珠借給我。但我確實騙了你!我明白道歉沒有任何意義,我只能將我手里唯一的這顆抗癌藥送給你。”

    “雖然其中一味藥引用的是你們圣衣教的夜龍珠,但還有一味藥引也費了我不少心血,至于是什么恕我不能相告。”

    “這顆抗癌藥能夠治愈一切惡性腫瘤和癌癥,我希望你永遠不會用上。”

    他說完后,將玻璃瓶放在了龍霖的掌心。

    龍霖垂眸盯著那顆鮮紅色的藥丸,眼中帶著點質疑:“這顆藥真的能夠治愈所有的癌癥?”

    “千真萬確!”秦白衣滿眼篤定道。

    “你肯把這么寶貴的抗癌藥給我?”龍霖有些不理解。

    “說實話,我自然是心疼。萬一我將來倒霉得了癌癥,這顆藥還能救我自己的命。”

    “但我騙了你的夜龍珠,這顆抗癌藥就當是我對你做出的補償。”

    冷爵梟沉聲道:“龍先生,這顆藥即便是在科技發達的今天,那也是價值連城!”

    “我相信這世界上有很多得了絕癥的億萬富翁,寧可放棄所有的財富也會想要購買這顆抗癌藥。”

    “而至于這顆抗癌藥的功效,我的醫生朋友樓清寒之前得了胰腺癌晚期,本來只能活四個月,全靠秦白衣的這顆抗癌藥才救回了樓清寒的命!”

    “相比一顆稀世珍寶夜龍珠,抗癌藥的用處不是更有價值嗎?”

    他的話讓龍霖淡淡笑了下:“人命確實是無價的。”

    “子玉,有了這顆抗癌藥,你真的還要執著于已經不存在的夜龍珠嗎?”

    龍霖的話讓商子玉垂眸想了一會兒,抬眸時盯著秦白衣問道:“如果不是癌癥,是從娘胎里帶出來的寒癥,可以完全治愈嗎?”

    秦白衣微微蹙眉道:“我沒法肯定是否有效果,這顆藥是你們的了,你們可以試試看。”

    “癌癥都治好了,如果寒癥治不了,我只能說個人體質基因不同,不是藥效的問題。”

    “子玉,你追著夜龍珠不放,原來是為了我的寒癥?”龍霖看似問的隨意,但心底已經被感動了。

    商子玉面色清冷道:“主上一直就知道,夜龍珠能夠驅散主上發病時的寒氣!卻還將夜龍珠借給秦白衣這種騙子……”

    秦白衣擰著眉心沉默不語,接受了他口中的騙子稱號。

    “我與秦白衣一見如故,雖然他當時沒有說拿夜龍珠去干什么,但我能夠感受到對他很重要,所以就借給他了。”龍霖解釋的很平淡。

    他的解釋讓商子玉一副無奈至極的表情。

    冷爵梟和林語嫣都看了眼龍霖,似乎對于他的解釋抱有一些懷疑。

    將夜龍珠借給秦白衣,就是這么簡單的理由?

    龍霖是不是太不把夜龍珠當一回事了?!

    商子玉走到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下了,滿臉的頹喪和消極。

    “你們走吧,這顆抗癌藥我收下了。至于夜龍珠的事情,到此為止,以后我們圣衣教也不會再找你們的麻煩。”龍霖望著冷爵梟他們說道。

    “謝謝龍先生的寬容大量和宅心仁厚!我冷爵梟有生之年向龍先生承諾,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龍先生盡管開口。”

    冷爵梟將自己的一張私人名片用雙手遞了出去。

    龍霖也用雙手接過來,淺笑道:“謝謝,用一顆夜龍珠結識了幾位朋友,這也是我們之間的緣分。”

    “龍先生,希望你的寒癥可以得到治愈!”林語嫣眼神真摯的望著龍霖。

    “謝謝,我也希望可以治愈我的寒癥。”

    “龍教主,我回去后會研制治療寒癥的方法,如果有成效的話,我還會再來找你。”秦白衣道。

    “謝謝,靜候佳音。”

    龍霖親自送他們三人走到了門口,秦白衣回眸看向商子玉,猶豫了兩秒后還是說道:“祭祀先生,龍教主肯把夜龍珠借給我,其實是為了你。”

    商子玉忽然抬頭望向他:“為了我?”

    “你和龍教主整整三年沒有說過一句話,龍教主為了讓你跟他再次說話,將夜龍珠搞丟是最直接的辦法,因為你是守護夜龍珠的大祭司。”

    龍霖面色微沉道:“秦白衣,你們該走了。”

    冷爵梟和林語嫣相視一眼提步就走,但他們總算在走之前明白龍霖當初的用意了。

    原來他們是剛好撿了個便宜。

    龍教主是為了大祭司啊……

    等冷爵梟他們三人走了以后,龍霖眼神復雜的走了回來,他掃了眼助理海妮:“海妮,我們今晚就離開這里。”

    “是,主上。”

    商子玉從座椅上站起身,眼睛望著龍霖,話卻是對海妮說的:“海妮,你帶他們下去,我有話跟主上說。”

    海妮看向龍霖,他點了下頭。

    她很快走到門口處,將剩下的人帶走了。

    此時,屋內就只有龍霖和商子玉。

    商子玉心情復雜的問道:“主上還在為當年的事情耿耿于懷嗎?”

    龍霖眼底帶著憂傷,背對著他而站立,故作輕松道:“我不明白你指的是哪一件事。”

    他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已經忘了……

    商子玉沉默片刻后說道:“無妨,忘了也好。”

    “子玉,你是在問三年前我向你表白的事情嗎?”龍霖轉身望向他。

    見商子玉不回應,龍霖繼續道:“我記得當時被你拒絕了。”

    “子玉別無選擇。”商子玉不敢與他正視。

    龍霖冷笑一聲道:“就因為這件事,讓你整整三年拒絕跟我說話?子玉,我不曾知道你也能這般無情。”

    “子玉……”余下的話如鯁在喉,商子玉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你走吧,我想獨自待會。”龍霖語氣涼薄道。

    商子玉大步走向門口,那雙碧綠的眼眸中有些情緒波動,臨了他留下一句話:“主上,您該娶妻生子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