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57章 靈魂伴侶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57章 靈魂伴侶

    秦白衣有了冷林夫妻的支持后,他和弟弟妹妹都安心在別墅住下了。

    林語嫣對秦白衣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有了更多的信任。

    關鍵時刻他會挺身而出,將最后一顆珍貴的抗癌藥獻出來,只為徹底解決他和圣衣教的過節。

    但他騙取夜龍珠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救人。

    不管他的初心是什么,樓清寒治好了癌癥是事實。

    晚上臨睡前,林語嫣坐在床頭看書,卻一個字也沒有看進去。

    她身邊的冷爵梟放下手機,剛剛回復了最后一封工作郵件。

    他轉眸看向她:“老婆,你呆坐半小時了,一動不動的,在想什么呢?”

    “老公,我在想秦白衣這個人。”

    “他住在我們家,你不愿意?”

    林語嫣搖搖頭:“不是,他們三兄妹愛住多久就多久,我一點也不介意。”

    “我只是在想秦白衣比我想象中的還要仗義!”

    “雖然龍霖說秦白衣是為了你才這樣做的,但我還是覺得他太無私了。”

    “當初我們不過就是在地宮跟他們見第一次面,之后也沒有什么過多的交集。”

    “但他卻能為了我們去騙夜龍珠和偷藍血魚,好不容易制成了兩顆珍貴的抗癌藥,就連最后一顆他都沒有占為己有,真的挺爺們的!”

    冷爵梟伸出手臂摟過她,感慨道:“是啊,白衣確實與一般人不同。”

    “他對朋友的好,像是不需要理由,只要他愿意,哪怕冒著生命危險也會幫朋友。”

    “他躲了圣衣教四年,對他而言并不像是失去了自由,反而是躲起來研究抗癌藥,對于世俗上的一切,他似乎看得挺開。”

    她眼底滿是欣賞道:“像他這種人在世間已經不多了。”

    “老公,白衣有那種崇高理由,想做公益事業,我們要幫他!盡我們一切的努力!”

    他垂眸望著她問道:“其實這也是你的夢想吧?”

    “夢想談不上吧,就是想充滿感恩的活著,才能去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如果換做在十幾年前,我的思想覺悟還沒到現在這種程度。那時候的眼界和閱歷都太淺,眼中也就只有自己的家人,看不到其他人。”

    “現在年紀慢慢往上漲,發現淚點越來越低,看到很多令人生氣的事情就特別憤青。”

    “年少時那種想要改變世界的心愿,到了現在不僅不曾改變,反而越發的強烈了!”

    “你不知道,當今天白衣說要免費發放抗癌藥給老百姓時,我真的特激動!特別想幫著他做成這件事!”

    她眼中的點點星光落進他的心底,抬手捏捏她的臉頰,寵溺道:“當時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哈哈哈,老公,我這輩子改不了了……你會不會嫌棄我?”

    他反問道:“嫌棄你什么?嫌棄你太善良?嫌棄你有顆慈悲心?”

    林語嫣眼神微楞:“這聽起來好像是我的優點嘛!”

    “對,是你的優點。當人人成為金錢奴隸的時代,像你這種‘傻瓜’已經很少了。”

    “以前我會覺得你這種人不適合如今的時代,但后來我的想法改變了。”

    “善良和慈悲心該成為強者內心永恒不變的信仰。”

    “任何人都有選擇,說沒有選擇機會的那些人,不過就是放任自己丟失了自我。”

    “白衣的那種想法聽起來不靠譜,很理想化也不現實,但事實上只是沒人愿意去這么做。”

    “因為大部分的有錢人早已迷失在金錢里,他們不僅渴望權利,也迷戀金錢。”

    “一旦開始迷戀金錢,良知也就所剩無幾了,更別提什么普度眾生的慈悲心了。”

    她雙眼崇拜的望著這個愛到骨血里的男人,語氣認真的問道:“老公,你迷戀過金錢嗎?身為頂級富豪,你最有發言權。”

    他勾唇一笑,沉默片刻,似乎真的在思考她的這個問題。

    過了一會兒,冷爵梟回答道:“在沒有愛上你之前,我迷戀過金錢。金錢帶給人的那種自由權利,一旦感受過,很少有人會不再喜歡。”

    “但錢的本質只是工具,是我們交換物品的貨幣,除了讓我們得到想要的東西外,錢的本身其實沒有意義,只能算是有用。”

    “老公,這種話其實也只能你這種有錢人說出來,才會被人相信。”

    “要是一個買不起名牌的人說不喜歡名牌包,說名牌包不值得,哪怕他說的是事實,但一般人還是會覺得他不過就是心里酸是種自我安慰。”

    他道:“不錯,很多事需要有不同身份的人去說,才會產生不一樣的說服力。”

    “就像如果我說女人生孩子的事情,大家會認為我是個男人也沒生過孩子,根本沒有說服力。”

    “不僅達不到演說的效果,還會惹眾怒。”

    林語嫣忽然想到了做公益的事情,她恍然大悟道:“所以你讓白衣制藥,而你負責將藥出售給有錢人?”

    “這叫各司其職,讓每個人的功效發揮到最大。”

    “我用商界的影響力去出售藥品是最好最有效的廣告。代言人可以請樓清寒來坐鎮,他本來就是醫生界里的權威之一,白衣的抗癌藥幾乎不會有人再抱有懷疑。”

    “就算有人真的不信白衣的抗癌藥,那就讓那些人自己想辦法去治病,沒人會求著他們購買。”

    她有些擔憂道:“老公,或許搞公益真的不容易,到時候會有很多不同的問題,也一定會有人想靠白衣的抗癌藥發橫財!”

    “這是絕對會出現的問題。所以為什么說很多有錢人不愿意做公益也是這個原因。”

    “因為會涉及到很多環節,做老板的人平時還有別的事情,不可能凡事都親力親為。”

    “如果聘用的人有幾個不靠譜,公益事業立刻就會陷入惡性循環,名譽受損不說,在社會上引起惡劣的影響也無可避免。”

    這些事情林語嫣也知道,就拍好事沒做成,還惹了一身腥。

    所以當初蕭毅然的一大筆遺產留給她時,她就交給了權威的基金會去管理。

    基金會有專門的監督理事會,對于每一筆花出去的款項都用公開的方式展現在公眾面前。

    基金會的官網上還有專門的群眾舉報電話,讓每一位老百姓都能參與到公益事業中。

    林語嫣私下里還會派人定期抽查,看看群眾的熱線電話是否真的有用。

    目前的監督情況下,以蕭毅然名義設立的基金會已經越發成熟起來,機制也越來越健全。

    或許以后等秦白衣的公益事業起步時,她也可以真正幫上忙。

    “語嫣,不要想太多了。很多事情就算提前都設想到,但這件事真的發生時還是會有很多的不同。”

    “白衣的公益事業,只要抗癌藥到位了,我會支持他的,你要是真的想做好這件事,我也會全力支持你。”

    林語嫣什么話也沒有說,只見情緒激動的抱緊他。

    眼眶很紅,但她沒有哭,心里是滿滿的正能量和感動。

    “傻老婆,你要是想做很多好事回饋社會,你就需要先讓自己活得夠久,懂嗎?”

    她點點頭,淚水滴落在他的真絲睡衣上。

    冷爵梟低頭吻去她的眼淚,柔聲道:“不僅要活得久,還要活得健康。心里有任何的憋屈和不高興,全都可以告訴我,知道嗎?”

    林語嫣含淚抬眸望著他問道:“老公,你這是要充當我的閨蜜嗎?”

    “只要你愿意,我就是你的閨蜜。”

    “我要是什么都跟你說,你不嫌我煩嗎?”

    他勾唇笑道:“我是你老公,你不跟我說跟誰說?樂悠悠嗎?還是凌風風她們?”

    “樂悠悠和穆天已經有孩子了,他們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

    “凌風風她們最終也會嫁人的,就算她們不結婚,你盡量跟她們少說我們家的事情。”

    “因為你不會知道她們在心里想什么,或許根本不想聽你說那些無聊的家事。”

    “你是我的老婆,我不希望你被人嫌棄,而我永遠不會嫌棄你。”

    她的眼淚再也不受控的滴落,埋頭在冷爵梟的胸前低聲的抽泣。

    她無時不刻都在讓自己堅強起來。

    可這個寵愛他的男人卻總是有辦法讓她卸下偽裝。

    “怎么又哭了……”他無奈的抱著她,索性也不說話了,讓她盡情哭個夠。

    五分鐘后,林語嫣的哭聲漸漸停止了。

    他輕聲問道:“還哭嗎?”

    她腫著眼睛搖搖頭,他摸摸她的頭說道:“去洗臉吧?然后我們睡覺。”

    林語嫣乖順的點點頭。

    等他將她的小臉擦干凈后,帶著她回到床上。

    冷爵梟脫下了被她浸濕一片的睡衣,抱著她在床上躺下了。

    不過才短短十幾秒,林語嫣便安心踏實的睡著了。

    他望著這個小女人,親了下她的額頭,低語道:“老婆,我愛你,晚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