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66章 生性多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66章 生性多疑

    一路跟著顧影川豪車的慕容景一臉黑氣,他已經拒絕竊聽顧影川和凌風風的對話了。

    免得生氣和惡心死。

    他只是僵著臉在開車,只有龍花坐在副駕駛繼續聽著。

    林語嫣早已經換了身裝扮,也變成了中年富婆的模樣,穿金戴銀的坐在后座,時不時的給自己補個妝。

    讓顧影川的司機看向后視鏡時,不會對他們的身份有所懷疑。

    四十分鐘后,當顧影川的車拐進一處還未公開出售的別墅區時,慕容景馬上將車開進了附近的一處商務酒店。

    這讓顧影川的司機最終也不再懷疑他們了。

    而顧影川一直在車上和凌風風聊著他過去的事情,無非就是上大學時期干過的一些蠢事。

    回到別墅后,顧影川依然聊得意猶未盡,他去拿了紅酒與凌風風繼續喝。

    可凌風風不傻,她可不會讓他灌醉她。

    今晚喝醉的一定會是他。

    早在去會館之前,凌風風就打了針不會被酒精麻痹的藥物,避免被灌醉。

    顧影川讓凌風風喝酒,她也只是象征性的喝個幾口。

    兩人在沙發上喝了將近一小時,顧影川喝了大半瓶,已經睡過去了。

    他靠著凌風風的大腿睡著了,她還故意去喚醒他:“阿影,你睡著了嗎?”

    “阿影,要不去臥室睡吧?”

    見顧影川睡得很死,她招呼客廳里站崗的保鏢過來,將顧影川抬上二樓了。

    到了二樓的臥室后,凌風風親自為顧影川拖鞋脫襪子,將被子蓋好,還把空調打開了。

    等保鏢走后,她故意拉著顧影川的一只手說道:“阿影,謝謝你帶我來這里,我真的希望可以擺脫葉坤……”

    “我也真的很希望可以待在你的身邊,你讓我想起了我的前男友。”

    “我知道你已經結婚了,但我沒有非分之想,我不會去想我不該有的那些東西。”

    “希望我們會有一段愉快的回憶。”

    說完后,她還親吻了顧影川的額頭,然后她就去浴室洗澡了。

    在她關上浴室門的一瞬間,床上男人的眼睛慢慢睜開了。

    顧影川確實是醉了,但不至于完全沒有了意識。

    曾經經常泡夜場的他,酒量自然很好。

    其實他一直在觀察凌風風,尤其是他假裝在樓下沙發上睡著后的時間里。

    聽到凌風風剛才說的話以后,他對凌風風是林語嫣朋友的身份不再那么排斥了。

    或許她和林語嫣根本就是兩種人。

    想了一會兒,顧影川再次閉上了眼睛。

    至于他想要和凌風風發生關系,今晚也只能惹了。

    免得嚇跑了凌風風。

    在浴室假裝洗澡的凌風風,在進去后就用自己的特殊珠寶手鏈掃視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監聽電子設備后,她就拿出手機給林語嫣賣假護照的手機號發出了一條短信:護照我不要了,錢不用退給我。

    這條信息的暗語就是她很好,一切都正常。

    林語嫣在看到短信后,總算放心了。

    十分鐘后,快速洗完澡的凌風風走出浴室,她將手機放在茶幾上。

    依舊穿著來時的衣服合衣躺在了沙發上。

    半小時后,顧影川再次睜開了雙眼。

    生性多疑的他聽到凌風風睡著的呼吸聲后,他下床走到沙發前喊了她一下:“風風。”

    她假裝睡得很沉。

    顧影川伸手拿起茶幾上的手機,手機沒設密碼,他打開后看了她發出的信息。

    想了幾秒后,他立刻撥打林語嫣的那個手機號。

    手機沒有人接,但很快傳來自動語音:辦證2萬,最晚一星期。

    他掛了電話,看來真是辦假護照的手機號。

    為了保險起見,顧影川還用自己的手機在搜索引擎上查了剛才的手機號。

    網頁上出現一堆辦證件的手機號,看到一些信息還是四五年前的了。

    顧影川刪除了凌風風手機上的撥號記錄。

    他將手機重新放在茶幾上,雙手抱起凌風風走向了大床。

    凌風風假裝驚醒道:“不要抓我!放開我……”

    “阿影,怎么是你?”

    “你怎么了,做噩夢了?”

    她頓時紅了眼眶,有些尷尬道:“之前一直躲避葉坤,已經很久沒有睡好了……”

    “我從他那里逃出來后,就去了一個偏遠的農村。”

    “后來覺得不能再繼續躲在那種地方,我就回市里找了辦假護照的……”

    顧影川剛抱上床忽然打斷她問道:“今晚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那家會館里?”

    “我認識一個女模特,我想問她借點錢,她說讓我去那家會館找她。”

    他道:“哦,是這樣。現在沒事了,你在這里會很安全。”

    “早點睡吧。”

    凌風風紅著臉頰道:“阿影,那件事我想再等等……”

    他笑了下:“別誤會,我沒想這么做。”

    “你睡在這里吧,我去另一間房睡覺。”

    果然很紳士,他為她蓋好被子后就離開了臥室。

    ……

    同一時刻,林語嫣他們還在那家商務酒店里。

    他們開了一間房,三個人都坐在沙發上。

    這處酒店跑到凌風風那里不到十分鐘,算很近了。

    萬一她有什么事情,他們也可以及時趕過去。

    慕容景蹙眉道:“剛才那個電話肯定是顧影川打的!沒想到他這么謹慎小心。”

    “那肯定啊,風風畢竟是我的朋友。顧影川懷疑她很正常。”

    “幸好他以為凌風風跟你兩年多沒見了,不然還真不好騙。”

    龍花問道:“太太,我們今晚就一直守在這里嗎?”

    “嗯,風風剛去他那里,具體情況還不知道。今晚我們得熬通宵了,我們可以兩個人一組輪著值班。”

    “行,沒問題。”龍花打開了名牌包,從里面拿出一些便攜式的燕窩。

    慕容景詫異道:“龍花,你還真會吃啊,連燕窩都帶來了?”

    龍花解釋道:“這是冷總讓我為太太帶來的……”

    “靠!他人都不在,還來撒狗糧?真缺德!”慕容景撇撇嘴,打開了一罐啤酒喝了兩口。

    此時,房門外有人按響了門鈴。

    林語嫣問道:“你們誰叫了外賣?”

    “沒有啊!”

    “那會是誰啊?”

    慕容景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等等!你把外套脫了!”細心的林語嫣還想刻意營造出三人合住酒店的假象。

    她趕緊將外套也脫了,馬上穿了酒店里的拖鞋,還將大卷發放了下來。

    慕容景嘴里叼著煙走去開門。

    用門眼一看,看到門口正是個送外賣的男人。

    他打開門后說了句:“你送錯房間了吧?”

    “沒有送錯,這就是你們點的外賣。”身材高大的外賣員直接將外賣餐盒拎了進去。

    慕容景冷笑了下關上了房門。

    他已經聽出對方是誰了。

    林語嫣一看到他的那張黝黑面孔,哈哈笑道:“老公,你怎么來了?大晚上的真給我們送夜宵啊?”

    戴著紅色外賣鴨舌帽的冷爵梟一臉冷酷:“我就知道你們今晚要熬夜,給你們送點吃的,讓你們更有精神點。”

    “謝謝冷總!”龍花一臉笑意。

    “凌風風呢?她還好吧?”冷爵梟問道。

    林語嫣幫他一起把餐盒打開了,回了句:“沒事,顧影川暫時不會對她怎么樣。”

    他接著問道:“下一步計劃,你們想好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