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87章 開個玩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87章 開個玩笑

    慕容景的話讓林語嫣莫名有些心跳加快。

    但她面色如常道:“說什么?回去再說好了。”

    見林語嫣試圖繞過他,慕容景拉住她的手臂不讓她走。

    “我要跟你說的話,不想讓別人聽到。”

    “哦,看來還是什么秘密?”

    “不錯,這秘密壓在我心里確實很長時間了……”

    她慢慢抽回自己的手,眸色淡定道:“好吧,你說我聽著。”

    慕容景勾唇一笑,一手放進褲袋里。

    他背靠垂落著薔薇花的墻面,些許花枝壓在他的頭頂,但他毫不在意。

    黑眸里的深沉讓他看起來更為神秘冷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林語嫣等了五分鐘,他依然沒有說出一句話。

    “慕容景,你要是不說我走了……”

    “林語嫣!”

    她回眸再次望向他。

    “你跟我認識這么久了,你對我是什么感覺?”

    好端端的問出這種問題來,林語嫣不明白他的具體意思。

    “什么感覺?你指的是哪方面?”

    “男女關系的那方面。”

    她眸色一僵:“你到底想問什么?”

    慕容景沉聲道:“你是在跟我裝傻,還是不屑回答我的問題?”

    “我跟你裝什么傻啊!我們是好兄弟好哥們!我對你一向實話實說啊!”

    她還不忘給了他手臂一拳,大有一種是哥兒們的意思。

    他低垂著眸子,望著地面上薔薇花的影子,黑眸里的那絲笑意漸漸冷卻。

    “你就是不屑回答我的話,才想用哥兒們的這個借口給搪塞過去。”

    “既然你不想回答,你就走吧。”

    能感覺出慕容景是生氣了,林語嫣也不好意思立刻就走。

    她正色道:“慕容景,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要問的是什么……”

    “我是在問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你聽明白了嗎?”

    “要是不明白,我就再說一遍!你曾經有沒有喜歡過我?”

    林語嫣頓感空氣有些凝結,隱隱覺得尷尬。

    心情很是復雜。

    今晚的慕容景似乎有她陌生的那一面。

    “喜歡或者不喜歡,很難回答嗎?”

    他的那雙黑眸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她。

    她沒有回避他的眼神,在這種特殊時刻,林語嫣忽然笑了出來:“哈哈哈……慕容景,你演的可真像啊!我差點被你給騙了!”

    “你是故意耍我的是不是?”

    慕容景微瞇著眼睛看了她整整十秒,在林語嫣嘴角的笑意漸漸消失時,他一臉深沉的表情忽然變了個樣。

    他笑的極其隨意:“靠!跟你混得太熟了,居然騙不了你!不好玩!”

    “還是回去喝酒吧……”

    林語嫣尷尬的表情總算恢復了些輕松:“你丫的果然是逗我玩啊?真無聊啊你!”

    此時,忠叔剛好再次走了出來,他說道:“太太,你的一位高中同學打電話來找你,說有急事需要你幫忙……”

    “高中同學?”

    “是的,她現在還在等著你去接電話,她打了客廳的座機。”

    林語嫣立刻道:“行,我現在就去接。”

    她往前走的時候還不忘回眸對慕容景說道:“慕容景,抽完你手里的煙就回來繼續吃火鍋啊!”

    他無所謂的朝她揮了下手臂:“知道了。”

    等林語嫣和忠叔離開后,慕容景叼在嘴里的香煙被點燃了。

    他朝著夜空深深吸了一大口,兩秒后噴出煙霧時的那種感覺像是釋放了心中所有的話語。

    剛才借著酒精差點說出了埋藏已久的秘密。

    可因為林語嫣的不當回事,他找了個臺階直接下了。

    幸好沒有沖動說出來。

    不然以后他要怎么去面對林語嫣……

    當他手中的香煙抽完后,慕容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漫步踱進了院子里。

    走了不到十步,他身后響起了凌風風戲虐的聲音:“真是慫啊,明明都到嘴邊了,還是差了一口氣承認。”

    慕容景頓時回眸望去,眼神不悅道:“偷聽墻角是很齷齪的行為。”

    “你們又沒躲在什么隱蔽的地方,我剛好出來吹吹風不小心聽到了也不能怪我吧?”

    “狡辯!”他懶得再理她。

    凌風風一臉興趣的跑向他,跟在他身邊問道:“今晚為什么想要告訴她了?”

    “告訴她什么?”

    “你別跟我裝糊涂!你問語嫣對你的感覺,你就是想知道你在她心中的位置是什么……”

    “你別自以為是了!”他語氣森冷道。

    “慕容景,這里沒有別人,何況我早就知道你的秘密了……”

    話未說完慕容景突然轉身,一手掐住凌風風的脖子警告道:“你別以為知道這件事我就會怕你!凌風風,我告訴你,老子什么都不怕!”

    “說不說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你聽清楚了嗎?”

    她的臉色有些憋紅了,兩手抓著他的手腕道:“行了行了,不過就是跟你開個玩笑居然還生氣了!快放手,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他寒著臉放開了她的脖子:“以后不要再跟我開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咳咳咳……慕容景,你真不是個爺們!你沒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你不開心你心里不爽也不要拿我出氣嘛……”

    “我守著你的秘密已經憋得很難受了!”

    “憋得難受?我可以將你解決了,讓你自由。”

    凌風風僵著臉笑道:“哎呀,怎么動不動又說到滅口啊!你明明知道你不會這么做的,慕容景你換個角度想想看,以后你心里郁悶了還可以找我來訴苦,我呢又不會把你的秘密說出去,這多好啊!我都成了你的秘密樹洞了……”

    他沉著臉想了幾秒,忽然道:“確實不錯,走!跟我去酒窖里拿酒!”

    “看來你今晚是要喝醉啊?”凌風風提步跟上了他。

    慕容景沒有回眸看她,邊走邊道:“今晚老子不醉不歸!”

    “癡漢……”

    “你說什么?”他回眸掃向她。

    她秒慫:“沒什么!我陪你喝!陪你一起醉還不行嗎?”

    “廢話!你當然得陪我一起喝!”

    當他們互懟著走過花園時,花墻下的長椅上正坐著獨自喝酒的喬楚。

    兩分鐘前,他剛剛才坐下。

    對著地面他已經澆了三次酒,正在對當年無辜慘死的網紅安柔敬酒。

    “安柔,你我陰陽兩隔,此刻也只能隔空對話了……”

    “沒想到喬先生是如此懷舊之人。”

    喬楚回眸掃向聲源處,只見秦白衣穿著一身純白色鑲銀邊的漢服朝他款款走來。

    “原來是秦先生。”

    秦白衣走到喬楚面前后問道:“介意我坐下嗎?”

    “不介意,隨便坐,何況這里是冷爵梟和林語嫣的家,我們都是客。”

    待秦白衣坐下后,喬楚饒有興趣的問了句:“秦先生,我聽花海彬說你一直穿漢服,這其中有什么特殊原因嗎?還是說你只是位漢服愛好者?”

    “我喜歡穿漢服確實跟一個人有關。”

    “我洗耳恭聽。”喬楚舉起酒瓶子喝了一口。

    “我也想聽!”

    兩男人回眸望去,只見林瀟瀟手里端著盤辣鴨脖,手上還套著一次性手套。

    她笑的有點尷尬道:“我吃的有點撐,想吃點鴨脖開開胃……”

    喬楚:……

    秦白衣:……

    面對兩個男人同時投來的奇異目光,林瀟瀟尬笑解釋道:“你們不理解沒關系,反正把我看成是一個吃貨就可以了……秦先生,你繼續講,我保證不會打斷你!”

    “如果你不想當著我的面講,我走也行……”她做出一副要離開的表情,但眼神卻盯著秦白衣的反應。

    秦白衣微微一笑:“無妨,你想聽就留下吧。”

    “哈!太好了!”林瀟瀟走到他們的對面,在另外一條長椅上坐下了,還不忘津津有味地啃起來了鴨脖。

    幾秒后,秦白衣面色淡然的講述道:“我十歲那年跟我父母去國外旅游,在海里游泳的時候,我差一點被食人鯊給一口吞了,是一位穿著漢服的少年救了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