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06章 到底是誰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06章 到底是誰

    聽到森小莫死了,在場的人全部很震驚。

    “師兄,真是森小莫嗎?”林語嫣頓時覺得沉重起來。

    孔麒麟點了下頭:“森偉霆已經確認過了。”

    “不可能是別人嗎?比如森小莫的替身?”

    “我姐沒有替身,她不會允許這種危險的事情在她身上發生。”

    “如果替身在我姐身邊久了,萬一哪天想取代我姐的位置,那就太可怕了。”

    “就因為這個原因,我姐決不允許有替身在自己身邊出現。”

    “況且她也不需要替身,沒有要置我們于死地的仇人。”

    森偉霆的這番分析讓在場人沉默片刻。

    兩分鐘后,冷爵梟問道:“知道這處地下室的人有幾個?”

    “我、管家、我姐,應該沒了。”

    冷爵梟繼續問:“你姐的司機知道嗎?”

    “張峰應該不知道……”森偉霆回了句。

    “你這么說就是不確定!還是得查查她的司機!”慕容景拿出手機道:“我先去外面打個電話報警。”

    “我跟你一起去!”凌風風感覺渾身不自在,畢竟在下面有具女尸。

    十分鐘后,所有人都陸續走出了地下室花園。

    林語嫣心中感慨,如此夢幻漂亮的別墅里居然藏著女主人的尸體。

    根據孔麒麟的描述,他們已經斷定森小莫是被人謀殺的。

    大家在客廳等了十分鐘后,警察和法醫都到場了,一共來了十輛警車。

    來了五位法醫。

    法醫代表范雨蝶的出現讓林語嫣立刻迎了上去:“雨蝶!你怎么來了?”

    “昨天剛好回市里了,得知這里有具女尸后我就跟他們一起來了。”

    “很久沒有見你了!你還好嗎?”

    范雨蝶道:“一切都好,只是還沒有抓住那個人。”

    “誰啊?”凌風風問了句。

    “就是那個連環殺手!”他道。

    “哎呀,我一聽就覺得冷。”凌風風面色不佳道。

    慕容景蹙眉道:“聽林語嫣說你很厲害,上次王佳倩的死就是你鑒定的案子,連你都抓不到那個連環殺手,看來那個人比你還聰明。”

    范雨蝶并不否認:“他當然比我聰明,這才是最可怕的,我不能阻止他行兇還抓不到他,任由這個惡魔在逍遙法外……”

    見他有點自責和頹喪,冷爵梟伸出右手道:“范先生,你我是初次見面,我是語嫣的老公冷爵梟。”

    “久仰大名!”范雨蝶與他相握。

    幾秒后,他說道:“有空再跟你們聊吧,我先做事了。”

    “嗯!你去吧!”林語嫣道。

    森偉霆眸色凝重的跟著范雨蝶一起進入地下室了,可能是想再一次確認他姐的身份。

    “剩下的人怎么辦?還繼續找佟瑤嗎?”花海彬問道。

    “我看森偉霆現在是沒有心思找佟瑤了,我們幫他找吧。”孔麒麟看了圈在場的人。

    林語嫣說的語氣堅定:“不管佟瑤是生是死,必須找到她。”

    五分鐘后,當冷爵梟他們準備先離開別墅時,在別墅里搜尋線索的其中一名警察大喊道:“在廚房冷藏柜里找到了一具新尸體!”

    很快有幾名警察跑進了廚房。

    二十分鐘后,森偉霆走出了別墅。

    冷爵梟他們全部站在車前等待。

    “那具新尸體就是管家,據法醫現場判斷死了不到24小時。”

    花海彬詫異道:“這么說管家對你撒謊了!其實他和你姐根本就沒有去英國。”

    “也有可能之前在英國,但后來回到了國內。”凌風風推斷道。

    林語嫣也加入分析道:“但森小莫的死亡時間超過了一星期!雨蝶已經確定了。”

    “你們說有沒有這種可能,我分析森小莫被人殺了后藏在了隱蔽的地下室,管家可能知道些什么,那個殺人犯以森小莫的名義將管家騙回國,然后再將他殺了以絕后患。”慕容景抽著煙說道。

    冷爵梟道:“假設你的推斷成立,那個殺人犯很可能還在市里,他抓佟瑤的目的說是私人仇恨,可以推斷出他和佟瑤的關系不簡單。”

    “我們可以列個清單,列出所有過去和佟瑤有過節的人,用排除法再一個個的排除。”林語嫣道。

    森偉霆面色死灰的問道:“我姐跟那個殺人犯又是什么關系?”

    “如果那個殺人犯想接近佟瑤,他首先得隱藏自己的身份,說不定會戴假面皮或者整容。”花海彬引出了一個假設。

    凌風風立刻道:“森小莫可是技術精湛的整容醫生!如果她幫那個殺人犯做過整容手術,重新讓他換了一個新身份讓他可以行兇,如果我是那個殺人犯,我會在離開之前把森小莫給殺了,這樣就沒人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了。”

    “森偉霆你別介意,我只是打個比方。”

    森偉霆道:“你們都不用顧忌到我的感受!我現在只想抓住那個殺人犯為我姐報仇!我還要盡快找到瑤瑤!不管她現在的處境如何,我一定要找到她!她只能指望我們去救她了!”

    “我知道偉霆,我只是擔心你的精神狀態……”林語嫣望著他有些于心不忍。

    “語嫣姐,我能撐得住!我也必須撐住!”

    他的堅韌讓在場所有人動容,內心升起了更多的決心。

    尋找佟瑤的緊迫感也隨之而來。

    花海彬和孤獨九在來的時候甚至覺得可能是佟瑤的惡作劇。

    畢竟她的名聲和人緣實在是太差了。

    而且跟林語嫣這么一對比,佟瑤簡直就是魔鬼的化身。

    她能夠用新身份活著的唯一理由,就是因為她是林語嫣的妹妹。

    還有一個理由就是佟瑤的慢慢改變。

    至少在這四年多的時間里,佟瑤像個普通的女明星一樣生活了。

    冷爵梟派人秘密監視佟瑤的那支隊伍也給出了他想要的反饋。

    佟瑤真的不再作惡了。

    可如今她被人綁架生死未卜,哪怕他想置之不理,林語嫣是絕對不會這么做的。

    作為林語嫣的老公,他也只好盡他所能的幫助找到佟瑤。

    此時,冷爵梟開口道:“我們先回去吧,各自分工調查,不放過任何細節。”

    “森偉霆,你去找到你姐最近幾年做過所有整容手術的病例,說不定可以找到殺人犯的信息。”

    “森小莫的司機張峰現在在哪,要盡快找到!找人的事情就交給慕容景和凌風風。”

    慕容景道:“沒問題,交給我們了。”

    “阿九,你和花海彬去查閱下那些有毒鮮花的各種成分和作用,森小莫的保險柜里少了兩盒有毒血清,得查清楚是不是那個殺人犯拿走的。”

    “如果真是他拿走的血清,他很可能會用在佟瑤身上,或者當成武器來用。我們在救人時就要準備好解毒的血清,以便能夠及時救人。”

    “語嫣,你去聯系著名的醫學專家,還有森小莫的醫學團隊,將有毒血清的解藥拿到手,沒有的話也要盡快研究出配方!”

    在場的人沒任何意見,全部同意執行各自的任務。

    不出五分鐘,他們全部上車離開了。

    當冷爵梟帶著林語嫣開車駛入街道時,他的手機響了。

    “語嫣,你幫我接吧。”

    林語嫣拿過他的手機接聽了。

    “您好!冷先生……”

    對方的聲音很急迫,林語嫣道:“我是冷太太,冷先生就在我旁邊,您請說!”

    “冷太太!皇甫少華今天被人帶走了!!”

    “什么?他被誰帶走了?”

    “不知道啊!監控系統全部壞了……就是在那個時候皇甫少華失蹤了!”

    院長焦急道:“我們已經問過所有的工作人員和病人,他們都沒有看到皇甫少華走出療養院,我們猜測會不會是有人將他喬裝打扮后逃出了瘋人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