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08章 刻意引導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08章 刻意引導

    孔麒麟的假設讓在場的人都沉默了。

    十幾秒后,林語嫣說道:“只要他想,可以用在任何人身上。”

    此時,忠叔來書房敲門了。

    “請進。”冷爵梟道。

    忠叔進來后問道:“大少爺,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你們是想現在用餐嗎?”

    冷爵梟轉眸問了句:“你們想吃早餐的去樓下吧,不想吃的先回房間睡一會兒,大家都辛苦了一個晚上也挺累的。”

    “真的很感謝你們!我知道這次是去救佟瑤,對于你們來說都不太感興趣……”林語嫣試圖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感激。

    獨孤九道:“林語嫣,這些客套話就不必說了。如果我們真的不愿意去,我們有的是理由可以拒絕你。”

    “是啊,真不情愿就不會在這里看一晚上這種書了!”花海彬也回了句。

    “我知道!謝謝你們……”

    看著林語嫣一臉愧疚的感情,冷爵梟走過來道:“老婆,先別說這些了,我們去吃早飯吧,昨晚上你晚飯吃的很少,身體可不能搞垮了。”

    “我沒事……”

    “別說了,現在就跟我去吃東西!”他拉著她的手率先離開了書房。

    她即便是練武健身,但要是不吃東西,身體還是會受不了。

    凌風風和慕容景各自回房間補眠去了。

    其他人都和冷爵梟他們一起去吃早餐了。

    十分鐘后,歐陽匆匆跑進餐廳說道:“冷總!別墅門口有個男人死了,我已經打電話報警了。”

    “你說我們家門口有死人?”林語嫣一臉震驚。

    “是的,太太,這個男人站在別墅附近的樹下很久了,一開始保鏢們以為他是在等人。”

    “但后來他忽然倒地沒有再起來,保鏢跑過去一看,那個男人口吐鮮血氣息已經沒了。”

    冷爵梟蹙眉道:“警察什么時候到?”

    “大概還有十分鐘,我也跟他們說了,務必讓法醫過來一趟,那個男人不像是一般死亡。”

    “吩咐下去,你們都不要去接近這具尸體,以防尸體被人下了毒!”

    “是,冷總,我現在就去。”

    歐陽又匆匆離開了,邊走邊打電話。

    “爵梟,這具尸體會不會是新的線索?”獨孤九眼帶疑慮道。

    “不知道,等法醫來了后再說吧。”

    由于事發在林語嫣的家門口,范雨蝶帶隊親自來了。

    短短不到二十分鐘,他就判定了死者身上中的毒。

    如果接觸他的人身上有皮膚創傷,一旦接觸到他的有毒血液也會中毒而死。

    幸好沒有別的人再中毒。

    范雨蝶從死者身上拿到的信封已經進行了消毒,他戴著防毒面具查看了那封信里的信息。

    可里面什么都沒有寫,只有一串項鏈。

    當他拿給林語嫣去看的時候,林語嫣當即認出了項鏈的主人正是佟瑤。

    這串黃色梨形的鉆石項鏈是王彩霞生前給佟瑤的。

    而這串鉆石項鏈卻是林語嫣買給王彩霞的。

    最終到了佟瑤的手里,林語嫣也沒什么意見,給母親的東西就是她的了,她愿意給誰就給誰。

    現在項鏈卻出現在這里,顯然是綁架佟瑤的人在給他們傳遞信息。

    “語嫣,既然你認出這條項鏈是你妹妹的,那你覺得對方是在給你傳遞什么樣的信息?”范雨蝶問道。

    林語嫣面色發沉:“我也不知道對方要對我說什么。”

    佟瑤被綁架了,現場的人都知道了。

    那個疑犯何必再多此一舉?

    “我覺得這個疑犯在證實佟瑤確實被他抓了以外,還在傳遞另外一個信息,具體是什么,我暫時還想不到……”慕容景得知有死人在別墅附近發現后連覺都不睡了。

    凌風風也站在他身邊,她問了句:“難道他想告訴我們佟瑤被關的地點?”

    “可信封里什么都沒有寫。”花海彬盯著信封。

    冷爵梟也望著信封,他手上戴著醫學塑膠手套,將信封從范雨蝶手中接了過來。

    拿到手里后看了看,幾秒后他說道:“這種信封的紙張我在歐洲的一處小鎮看到過,聽那里的人說這種信封看似普通,但有一股很特別的香味,制造這種信封的人已經死了一百多年了,據說他是為了紀念亡妻才用了她妻子平時在擦的香水。”

    聽他說完后,林語嫣湊近聞了聞道:“確實有香味……”

    “爵梟,你還記得這處小鎮嗎?”孔麒麟問道。

    “記得,你的意思是佟瑤可能被關在那里?”

    “不一定,但可以是調查范圍。”

    冷爵梟道:“這種信紙在周圍小鎮的使用率很高,如果去歐洲找佟瑤,這將加大我們的搜索范圍。”

    “在本市有人使用嗎?或者哪里可以購買到這種信封?”凌風風問道。

    “從信封的來源處去找佟瑤,我覺得范圍太大了,萬一我們找錯了方向,這將會浪費更多時間。”林語嫣的意見不同。

    “我也是這么想的,還是從死者身上找線索吧,先從他的身份開始調查起。”冷爵梟看向了慕容景。

    慕容景立刻道:“交給我了。”

    “我幫你!”凌風風道。

    五分鐘后,慕容景和凌風風先回去調查死者身份了。

    大概半小時后,警方就收隊了。

    尸體被法醫帶走了。

    范雨蝶在臨走前說道:“語嫣,我知道你很想找到你妹妹,但你一定要小心。我擔心那個人的目標是你們所有人。”

    “這一點我們也想到了,雨蝶,謝謝你。”

    “沒事,我分內的工作都是我應該做的。”

    “那我先回去了,如果我找到了新的線索我會再告訴你。”

    “好,謝謝!你也小心!”

    到了下午一點,范雨蝶給林語嫣打來電話。

    他道:“語嫣,尸體已經解刨了,我從他的胃里找到了一張破碎的名片,我已經叫人拼好了,上面的地址顯示在意大利。”

    “這會是那個人給我們提供的線索嗎?”

    范雨蝶道:“這個我還不能確定,但名片居然會在胃里,這明顯是被人強迫吞下的。”

    “至于是否可以成為線索,需要你們自己去調查,警方這邊如果有新的線索我也會及時告訴你。”

    “好,我知道了。雨蝶,你能把那張名片的照片發給我嗎?”

    “沒問題。”

    半分鐘后,林語嫣收到了那種名片。

    她在網上一查地址,發現那原來是處廢棄的藥品中心。

    是一家意大利的公司,由于公司規模擴大,公司已經搬去了新的地址。

    新出現的線索再次讓林語嫣他們有了質疑,難道那個人真想將他們引到歐洲去找佟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