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20章 默默陪伴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20章 默默陪伴

    兩天后,冷爵梟拖家帶口去了紅葉山莊。

    一家五口人都去了。

    剩下的好朋友也都陸續去了紅葉山莊。

    到了晚上八點,最后一個到場的冷思辰也來了。

    迎接他的人是林瀟瀟。

    “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林瀟瀟向他揮揮手。

    冷思辰拔了車鑰匙后下車了,從后備箱拿出了一個行李箱。

    他轉眸看向她回了句:“事務所有點忙,臨時有事給耽誤了。”

    “冷思辰,你不是只住兩個晚上嗎?行李比我一個女生還多!”

    “行李箱里有一大半的東西都是給孩子們的禮物。”

    她點頭道:“原來是這樣!你這個小叔還挺貼心的嘛!”

    他推著行李箱走向她:“我哥他們呢?”

    “他們在休息大廳聊天呢!丫丫和歡歡下午玩累了,現在都回去睡覺了,你的禮物今天送不上了。”

    冷思辰笑了下:“禮物不急,明天再送也不遲,走吧。”

    “你是最后一個到的,慕容景他們都嚷嚷著讓你自罰三杯呢!”林瀟瀟說的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他像是沒聽見,問了句關于佟瑤的事情:“佟瑤葬禮那天我不在,語嫣沒說什么吧?”

    林瀟瀟有些詫異:“語嫣是你大嫂,你直接叫名字叫的還挺順口。”

    “她就算是我大嫂,以前也是我朋友。”他面色如常。

    “嗯,我知道,你別多想,我就是隨口一說。佟瑤葬禮那天,我們都知道你在國外打跨國官司,你不來也沒事,反正佟瑤跟你也沒什么交集。”

    她的話倒也實在,冷思辰點了下頭后沒再說話。

    十五分鐘后,冷思辰換了泳裝穿著休閑浴袍去了休息大廳。

    為了接待林語嫣他們這幫人,紅葉山莊的主人莫心已經在兩天前就清場了。

    這里除了他們沒有其他貴賓了。

    休息大廳里全是自己人。

    莫心帶著女兒莫水水也在。

    冷擎天和莫水水都拿著手機在玩游戲,他們坐在大人們的附近。

    林語嫣獨自一人坐在角落里織毛衣,神情倒也平靜不像很難過的樣子。

    冷思辰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注意力都全部在她身上了。

    直到慕容景走到他面前說道:“冷思辰你總算來了!發什么楞呢?自罰三杯吧!”

    花海彬跟著起哄:“最少三杯啤酒!”

    “我不喝酒。”冷思辰回絕的很干脆。

    “靠!冷爵梟,你管管你弟弟,他來了居然不喝酒!”花海彬不悅道。

    冷爵梟正在處理一封緊急郵件,他手里握著手機,抬眸掃了他們一眼道:“他不喝是他的事情,我不勸酒,大家來這里是為了放松不是為了喝醉。”

    “切,沒勁!”花海彬重新落座,看了獨孤九一眼。

    此時的孤獨九泡在公共的溫泉里,閉著雙眼戴著耳機聽著音樂。

    花海彬嘆氣一聲,覺得這跟他來時的想象很不一樣。

    他還以為現場會很熱鬧,可大家看起來都很安靜,讓花海彬有些無所適從。

    慕容景也覺得無趣,他走向凌風風身邊坐下了,手臂揮了揮道:“在看什么呢這么入神!”

    凌風風沒有看他,隨口回了句:“看點雞湯文,清理下心里的垃圾情緒。”

    “呵,你有什么垃圾情緒說來聽聽。”

    “算了吧,我們女人的有些事要是說出來,你們男人未必感興趣。”凌風風接著看手機里的雞湯文。

    孔麒麟獨樹一幟,他拿著筆記本電腦竟然在處理工作上的事情,現場儼然成了他的辦公地點。

    慕容景已經站起身走向他的身邊坐下了,看到孔麒麟在做的事情后頓時不滿道:“我說你們這幾個人無不無聊?除了獨孤九,沒有一個是在享受泡溫泉!要這么無趣我干脆回房間睡覺得了!”

    “你可以回去睡覺,沒人攔著你。”冷爵梟繼續快速回復著法語郵件,注意力不集中一點也不要影響他的正事。

    “你別激我,我真走了!”

    “這么早回房間,你能睡得著嗎?還是說房間里有美女等著你?”唐文軒本來在搗鼓自己的單反相機,冷不丁的插句話。

    其實大家的心思都一樣,全部是為了陪伴林語嫣。

    佟瑤死了,林語嫣怎么的也得緩個幾天。

    甭管佟瑤過去有多壞,但畢竟她是為林語嫣而死,就沖著她最后的人性閃光點,在場的人都想用安靜的方式默默悼念佟瑤。

    而慕容景和花海彬卻想著大家鬧騰起來,讓歡樂有趣的氣氛影響到林語嫣,希望能夠讓她的心情變好。

    可大家處理的方式不一樣,現場氣氛也就只能這個尬了。

    慕容景聽了唐文軒的問話后,認真的想了下,他還是默默閉嘴了,拿出手機開始刷新聞。

    冷思辰走到冷爵梟身邊,等著冷爵梟處理好手里的事情。

    當冷爵梟將手機隨手放在桌上后,冷思辰輕聲問道:“語嫣狀態好點了嗎?”

    “老樣子,話很少,但已經不哭了。”冷爵梟語氣雖平淡,但眼神里全是擔憂。

    “哥,你也別擔心了,給她點時間吧。”冷思辰寬慰了句。

    “你工作怎么樣?”

    “都挺順利的。”

    “我聽爸說你媽身體最近不太好?”冷爵梟問道。

    冷思辰道:“我媽養著的那只貓死了,她挺難過的,前段時間病了好幾天,不過這兩天已經好多了。”

    “你媽住的那家療養院還習慣嗎?如果不合適的話,我再找人給她換一家。”

    “不用了,你找的那家各方面都很好,我去過幾次,我自己都想去住了。哥,謝謝你。”冷思辰是發自內心的感謝。

    冷爵梟拍了下他的肩膀道:“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氣。”

    “二叔的事情處理的怎么樣了?”

    冷思辰回道:“大概還有半年時間他就能出來了。上次他服毒被救回來后身體一直不好,有好幾次都被獄警送醫院搶救了,申請保外求醫不難,希望他剩下的晚年生活能在療養院里度過吧,醫生說也沒幾年了。”

    冷爵梟聽后沉默了,二叔是冷思辰的養父,其實不管是對他還是冷思辰,冷云長對他們兩兄弟一直都很好。

    雖然后來為自己的殺人犯私生子犯了事,冷云長也并非十惡不赦,他還是有好的一面。

    “我爸上星期還去看了二叔,他說二叔最近的狀態好了不少,聽說二叔最近在學中國畫,學的還挺用心,常常一畫就是好幾個小時。”冷爵梟的唇邊泛著絲笑意。

    “嗯,我上次看他的時候他就在畫畫,他當時都沒時間搭理我。”冷思辰輕笑道。

    這時候,林語嫣朝兄弟倆走了過去,她說道:“思辰來了,我剛才都沒注意。”

    “沒事,你是織毛衣太專心了。”冷思辰道。

    “思辰,你平時的衣服穿什么尺碼?”

    冷思辰眸色一頓,試問道:“你不會是想也給我織件毛衣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