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28章 背后插刀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28章 背后插刀

    劉光明的這句話立刻讓方芳緊張起來:“劉光明,待會小曼來了你千萬不要說漏嘴了!小曼不知道我們倆的事情,再說那天晚上我是喝醉了……”

    “是么?喝醉了還能叫出我的名字?”劉光明顯然是不信。

    方芳是李小曼的閨蜜,在平時工作結束后,劉光明經常開車帶她們去吃夜宵。

    有一次在吃烤魚的時候,趁著李小曼不在,方芳還在桌子底下用腳勾劉光明的小腿。

    但這件事被方芳解釋為不小心碰到了。

    可不久后在方芳幫劉光明打掃辦公室的時候,她還故意露出了內衣的肩帶,這讓劉光明當時又認為她是在故意勾引他。

    直到方芳和道長泰的保鏢鬧矛盾時喝醉了酒,李小曼為了陪閨蜜也喝醉了酒。

    劉光明送方芳回出租屋時,他被方芳給抱住了……

    他一時保持不住就和她發生了關系。

    但從那一晚上后,方芳就馬上跟劉光明保持了距離,就連平時吃夜宵也不再去了。

    可方芳的舉動卻讓劉光明開始日想夜想,心里被這種曖昧感覺撩騷的不行。

    說是來接李小曼回去,其實他是為了見方芳。

    此時的方芳故作矜持道:“光明,那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你是小曼的男人,我是她的閨蜜,你還想怎么樣呢?”

    劉光明直抒胸臆道:“我想把小曼調到別的賭場工作,你還留在我身邊。”

    “不行!小曼絕對不會同意的!她要是知道是因為我的原因,她一定會和我鬧僵了!”方芳一臉緊張道。

    他的眼神掃向遠處,看到李小曼已經出來了,調整了下情緒說道:“晚上我會去你的出租屋!”

    “不要!我不會見你的……”方芳說的一臉欲拒還迎。

    劉光明勾唇笑道:“我知道你一定會見我。”

    ……

    當天晚上十一點半,澳城下著小雨,方芳等在出租屋里時已經喝了兩杯紅酒。

    她嘴上雖說不見劉光明,可她卻已經洗了澡還擦了香水,為了顯得自己更清純,她化了偽素顏妝。

    方芳的外表優勢就是皮膚白,那種怎么曬也會很快白回來的好皮膚。

    身材也是該有的地方都有,比李小曼的身材更好,也正是這一點,劉光明在那天晚上沒有把持住。

    穿著性感睡衣的方芳終于等到了敲門聲。

    她從門眼上一看,臉上頓時十分喜悅,但為了裝出拒絕的樣子,她特意去穿了件風衣在身上。

    直到劉光明再次敲門時,她才開了門。

    “怎么這么慢才開門?”

    “我說了,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你就不想我嗎?”

    “不想!”

    “你撒謊!大晚上的你還擦香水,難道不是為了我?”

    見被劉光明拆穿真相后,方芳紅著臉轉身就走進臥室去了,他自然是乖乖跟上前去了。

    半小時后,兩人已經發生了關系,抱在一起躺在床上。

    方芳道:“你為什么還要來找我?我們真的不該再見面了……”

    “你是怕小曼知道嗎?”劉光明嘴里叼著煙。

    她點點頭一臉愧疚道:“我們都對不起小曼。”

    他冷笑道:“小曼又不是我老婆,沒有對不起這一說。”

    “但畢竟她現在和你在一起,而且她還是我的閨蜜……”

    “不要再提她了,我現在聽到她的名字就煩。”

    方芳假裝好奇道:“怎么了?你和小曼吵架了?”

    劉光明面色不悅道:“我今天送她回我們的出租屋,她嫌棄地方太小,一百三十平的房子還覺得小,平時大部分時間都是她在住。我看她是在變相的問我要買房子。”

    “小曼確實說過想要買大房子把她父母接到澳城來,我能夠理解她。”

    她的理解讓劉光明笑的嘲諷:“她要買大房子,所以把我當成買房的提款機?”

    “小曼不會這么做的。”

    “什么不會!她都已經提出來了!說要我幫忙付首付,每月還款就扣她的工資,這不是在逼我給她買房嗎?”

    劉光明滿眼怒氣的坐起身,幾秒后他就下床去喝水了。

    方芳想了下繼續火上加油道:“小曼說過,如果她不能和你在一起,她就想回老家結婚生子……”

    劉光明一聽氣的砸了水杯怒聲道:“她這是在逼我離婚!”

    “我早該看清楚她這種大學生!她哪里是想真心跟我在一起!連感情都還沒有培養出來,她就想讓我給她買房還要做我老婆,簡直是做夢!”

    “別以為我不知道她當時故意接近我的目的!”

    方芳故意詫異道:“你都知道了?”

    “哼,大廳經理已經跟我說過了,當時她本來想到道長泰的身邊做秘書,但道長泰現在的老婆白雪挺厲害,沒讓小曼得逞。”

    “后來我師父路易斯器重我,將職權都給了我,小曼才對我刮目相看。”

    “實話跟你說了吧,我就是跟她玩玩,根本不會娶她!不像你,明明信用卡里欠了二十幾萬,你都不肯讓我知道,其實你大可以利用那天晚上的事情問我要錢,二十幾萬而已,對我來說是小意思。”

    劉光明的話讓方芳心花怒放,差點要繃不住心中的興奮表情,她故意低著頭像是覺得很沒面子:“我信用卡欠錢的事情是小曼告訴你的吧?她為什么要說這種事,我明明告訴她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這一點小曼也是好心,可能她希望我能幫你還吧,何況當時她只是說漏了嘴,不是故意說這件事的。”他走過去笑著摟住了她。

    “方芳,你一共欠了多少錢?我幫你還。”

    她語氣堅決道:“不要!我不要跟你有金錢上的瓜葛!”

    “怎么,你怕你會跟小曼一樣?”

    “不是……光明,我們不該再繼續這種錯誤的關系!但這件事我也有錯,你有好的老婆和可愛的女兒還有兒子,我不該破壞你們的家庭。”

    “我已經對不起小曼了,不想一錯再錯,今晚以后我們就不要再聯系了。”

    “我相信小曼她是真的喜歡你,明天開始我不會再去上班了,我想換個地方……”

    劉光明伸手捂住她的嘴,沉聲道:“不要再說了!我不希望你離開我!方芳,我已經很久沒有感覺到愛情的滋味了……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方芳眼神糾結,像是拿不定主意。

    害怕裝過頭了,她才勉為其難的點點頭。

    他高興道:“你同意了?”

    “嗯,但我們的事情不能讓小曼知道!”

    “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

    半小時后,劉光明坐上了自己的寶馬車,司機問道:“劉總,現在去機場嗎?”

    他問道:“太太呢?”

    “太太已經在去機場的路上了。”

    “好,開車吧。”

    十分鐘后,停在暗處的一輛黑色大眾車里打開了車燈。

    盧葦化著妝,穿著名牌,她接過私家偵探遞過來的文件。

    打開后看了看查到的資料,在看到李小曼和劉光明在公寓里的照片時盧葦的眼神很陰沉,她問道:“多久了?”

    偵探道:“一個月前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