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30章 被利用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30章 被利用了

    三天后,劉光明打電話過來,林語嫣知道后很震驚。

    李小曼出事了。

    她晚上走夜路時被三個流氓給打了,還差點被性侵,好在下夜班的兩個保安恰巧路過時幫了她。

    但劉光明還在英國趕不回來,拜托林語嫣去看望李小曼。

    說是看望不如說成是處理這件事。

    劉光明說他想和李小曼斷干凈了。

    本來想等到回國再辦這件事,但現在李小曼一直在手機里他催著他回國,才讓劉光明下定決定借此機會斷了聯系。

    但他也不是絕情到底,讓林語嫣幫他帶了20萬現金給李小曼,讓她出院后回老家生活。

    當林語嫣出現在病房時,李小曼頓時閉上了眼睛。

    她很失望。

    在最需要劉光明的時候,他不僅不見她還關機了。

    “你叫李小曼吧?”林語嫣搬來一張椅子坐到了病床邊。

    閨蜜方芳本來也在病房里,但被龍花帶出去了。

    因為林語嫣想單獨和李小曼談話。

    等了好一會兒,李小曼才睜開淤青紅腫的眼睛說道:“劉光明為什么不來?”

    “他和家人還在英國,你知道的吧?”

    “但他是在旅行!并不是忙正事!”李小曼恨恨道。

    “光明的老板路易斯也在英國,他們這次見面也算是為了公事。”作為姐姐,林語嫣只能這么解釋。

    尤其是看到李小曼渾身被打傷的樣子后,心里挺不忍心做這件事的。

    但到底是自己的親弟弟,而且李小曼還是小三,明知道他有老婆孩子,她依然選擇跟了劉光明。

    李小曼的所作所為令林語嫣覺得不恥。

    可以說她并不尊重李小曼這個人。

    但出于道義,林語嫣只想將事情早點辦妥,不想再管弟弟的爛攤子。

    “你是劉光明的姐姐,我也叫你一聲姐姐吧,我知道你在心里可能看不起我,但我是真心想跟光明在一起!”

    “哪怕他有老婆孩子,我也沒有要求他為了我離婚!我要的不多,他偶爾來陪伴我已經知足了!”

    “但這次我被人打了,他為什么不出現?是不是覺得我現在的樣子很丑不想見我?”

    李小曼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完全是陷入了自我的情緒中,根本不理會其他客觀原因。

    林語嫣再次耐心說道:“光明真的趕不回來,你理解他一下吧。”

    “雖然他的人沒有回來,但他拜托我為你帶了點東西,他希望你能夠照顧好自己。”

    說話的同時,林語嫣將一個密封的油皮紙袋放在床頭柜上。

    李小曼掃了一眼冷笑道:“里面是錢吧?”

    “是。”

    “有多少?”

    “20萬。”

    “呵,一下子給我20萬,看樣子他是想甩了我?”李小曼眼中噙著淚,語氣很是憤怒。

    林語嫣冷淡道:“你和他的關系遲早都要結束,他不會為了你離婚。”

    “我說過了我不要他為我離婚!我只需要他的陪伴!”

    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坐起身,綁著紗布的雙手頓時捧起那個油皮袋朝地上砸去!

    “他的錢我不稀罕!我不是乞丐!”

    劉光明給了她20萬,她居然把自己想成是乞丐?

    林語嫣有些不明白了,李小曼到底是想要更多的錢?還是真的不在乎這些錢?

    為了試探她,林語嫣問的臉色平靜:“那你需要多少錢才肯離開光明?”

    李小曼惡劣道:“你想收買我?為你的弟弟守護好他的家園?”

    她滿腹猙獰的表情,讓林語嫣覺得有反差。

    當時第一次見李小曼時不是這樣的,難道是因為她被人打了,在精神上受了刺激?

    但她被人打也不是劉光明的錯。

    林語嫣不動聲色道:“你就當是我為了光明的老婆和孩子。”

    “哼,想趕我回老家也不是不可以!我要兩百萬!少一分都不行!”

    具體說出錢的數字時,反倒讓林語嫣松了一口氣。

    錢的事情好解決。

    就怕李小曼因為憤恨想要魚死網破。

    那到時候一定會傷到盧葦和兩個孩子。

    搞不好弟弟劉光明的家就這樣散了。

    十秒后,林語嫣果斷作出決定道:“如果給你兩百萬,你拿什么作保證你不會再糾纏光明?”

    李小曼眸色詫異,心跳頓時加快。

    不過就是聽了方芳的建議,如果劉光明派林語嫣來醫院看望她,她必須作出蠻狠不講理的強硬態度,有錢人都厭煩這一套,會希望用錢盡快擺平。

    沒想到都被方芳給猜對了。

    但聽到林語嫣像是真的同意了,李小曼卻有些猶豫起來。

    她眼神頹喪道:“光明是不是真的沒有愛過我?”

    “你自己心里應該有答案,不需要問我。”林語嫣沒有正面回答她。

    到底是個年輕的小姑娘,林語嫣也不忍心說的太過冷血。

    “姐姐,光明是不是很愛他的老婆?”

    “嗯,很愛。”林語嫣說的語氣肯定。

    其實在劉光明出軌的那一刻,他在林語嫣的眼中已經不是一個好男人了。

    他的這種行為怎么還可能真心愛盧葦?

    但為了盧葦,林語嫣只能這么說。

    李小曼不禁笑了:“姐姐,其實你不必為他撒謊,他根本不愛他老婆。如果愛的話,他也不會和我在一起。”

    “當然了,我知道他也不愛我。”

    “其實我一直有預感他遲早會離開我,只是沒想到他這么快就會做出這個決定。”

    “尤其還是在我受傷的情況下,看來他是一點也不在乎會傷到我的心。”

    “我不傻,像他這種男人本來就該是無情的。如果有情,他一定不會背叛他的妻子。”

    林語嫣微微蹙眉道:“你知道的很清楚,看來你剛才是在跟我演戲?不過就是想多拿一點錢?”

    李小曼流著淚笑道:“是啊?姐姐,你后悔了嗎?”

    “沒有。”林語嫣拿出手機給龍花打了電話。

    不出一分鐘,龍花進來了。

    她手里拎著正式的公文包,將一份文件拿出來遞給了林語嫣。

    林語嫣轉交給了李小曼:“你看看里面的條款,沒有意見的話就簽字吧。”

    當李小曼看到那份協議時,表情吃驚道:“原來你都準備好了!就連錢的數額都預測到了?”

    “簽字后錢會即刻到賬。”

    李小曼望著協議上的兩百萬大寫字體,流著淚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林語嫣確認無誤后,回眸對龍花道:“龍花,把錢打給她。”

    “好的,太太。”

    五分鐘后,李小曼的手機里來了條銀行短信,當她看到進賬兩百萬后,心里對劉光明的那絲希冀完全破滅了。

    該徹底放下這個男人了。

    她所謂的愛情其實根本不存在。

    金錢交易下的感情什么也不是。

    “錢到賬了吧?”林語嫣問道。

    “到賬了。”

    “好,那我們走了,你好好養傷,我會負責你到出院為止。”林語嫣說完后便轉身走了。

    其實李小曼已經住在醫院最好的病房了,每天會有五個護士來照顧她,方芳甚至啥也不用做。

    在她出事的第一時間,劉光明就及時給林語嫣打了電話,林語嫣也為李小曼做出了這些安排。

    不出半分鐘,林語嫣和龍花便走出了病房。

    她們一起走進了電梯。

    電梯里就她們倆,林語嫣語帶嘲諷道:“為什么叫小曼的人都這么賤。”

    龍花想起另一個叫小曼的女人,就是柳中庭身邊的那個女性朋友陸小曼。

    曾經還多次加害過林語嫣,只是都沒有得逞。

    十分鐘后,林語嫣和龍花開車離開了醫院。

    在停車場的角落里停在一輛黑色路虎,方芳坐在副駕駛位,她面色復雜道:“劉光明的姐姐真是個厲害的角色!十幾分鐘就把李小曼給解決了。”

    駕駛位上的男人正是她的男朋友,也就是道長泰身邊的保鏢剛子。

    剛子問道:“方芳,下一步我們該怎么做?”

    方芳從耳朵上拿下竊聽器,在她去看李小曼的時候,她就將一粒裝有竊聽器的口香糖粘在了床板下。

    她語氣冷然道:“李小曼這次被人毆打,剛好可以將這件事推到劉光明的老婆身上!她找的那個私家偵探剛好就是你的遠方表舅,恐怕她到現在也不知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