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36章 幕后主使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36章 幕后主使

    一分鐘后,冷爵梟帶走了防爆炸裝置的殘骸,林語嫣將那些碎片撿起來后也帶走了。

    現場剛好炸死了一只野兔,可以讓那些人誤以為是野兔觸發了爆炸裝置。

    十五分鐘后,方芳和剛子折回了。

    他們在現場看到那只被炸死的野兔后,心中有些失望。

    “剛子,林語嫣和冷爵梟離開了,現場也沒留下什么血跡,看樣子他們是毫發無傷!”

    剛子蹙眉道:“我們不能再去找他們,他們很可能已經懷疑我們了!”

    他的話讓她沉默了。

    想到那陌生女人對她承諾的一千萬,方芳還是被欲望驅使道:“我們回去找那個女人和她的同伙,商量下該怎么對付林語嫣他們!”

    “好!我們走吧。”

    半小時后,方芳和剛子找到了一處隱秘山洞。

    山洞前有座石碑,上面提醒著上山的人要小心,說山上有豺狼和野豬,不要單獨行動以免有危險。

    其實這石碑是被人故意放上去的,為的就是擋住窄小的洞口,里面是一條通道,越往里面走越變得寬敞起來。

    等剛子和方芳走進山洞后,他們看到了那個女人和同伙。

    女人自稱露西,其實她就是柳中庭曾經的朋友兼下屬:陸小曼。

    她身邊正在檢查槍械的男人是張小虎。

    自從他們當年在柳中庭的小島上失蹤后,他們倆就一直隱姓埋名的生活著。

    陸小曼已經懷有四個月的身孕,但她不顯孕肚,長期超負荷的鍛煉讓她的身材練得比男人還結識了。

    張小虎看起來也很魁梧,比當年的身材健壯了不少。

    當方芳和剛子走進來后,陸小曼掃了他們一眼:“你們怎么進來了?林語嫣他們呢?”

    “露西,我和剛子都覺得林語嫣他們開始懷疑我們了,我們不好再接近他們,萬一他們扣押我們,我們就幫不上你們的忙了。”方芳解釋道。

    在方芳和剛子面前,陸小曼用了個英文名字。

    其實她是個孤兒,就連陸小曼這個名字也只是當年孤兒院的院長隨便給起的,只因那個院長姓陸。

    “抱歉,是我們辦事還不夠小心!”剛子主動道歉,擔心陸小曼心里有什么不痛快。

    “不怪你們!我一直都知道林語嫣那幫人很狡猾!”陸小曼面色暗沉。

    “露西,那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你之前不是告訴他們說你們已經找到李小曼了,那就將戲給演下去!”

    方芳問道:“真的要放了李小曼?”

    “她不是我們的目標,放了她跟放條狗一樣簡單。再說我們都沒有暴露身份,你去救了她,她反而會感謝你不是嗎?”

    陸小曼的話讓方芳遲疑道:“可李小曼她已經知道我和劉光明的事情了……”

    “這跟我無關!你要是不想放過李小曼,你也可以殺了她。”

    “殺了她?”方芳有些吃驚。

    剛子立刻道:“方芳,沒必要殺李小曼!”

    “我知道……”

    十幾秒后,方芳道:“露西,我只想問如果我和剛子殺不了林語嫣他們,那一千萬……”

    陸小曼冷眼望著她:“殺不了他們,難道你還想要那一千萬?”

    方芳沒說話。

    剛子問道:“就算殺不了他們,我們也把他們引到這座荒山了,難道就沒有點酬勞嗎?”

    他的話讓張小虎掃了眼方芳:“看來她從我們這里拿走的30萬沒有告訴你?”

    “我知道這件事!”剛子回道。

    “既然知道,你們倆真是夠貪心的!你知不知道在一些小國家,2萬人民幣就可以殺一個人!你們什么也沒干就空手拿走30萬,還不滿足?”張小虎的眼神逐漸陰森起來。

    方芳察覺到氣氛不對勁,立刻拉了下剛子的手說道:“剛子,我們走吧!把李小曼也帶走,她罪不至死。錢我們不要了!”

    剛子看了看陸小曼和張小虎,見他們倆的臉色都有些詭譎陰冷,心中也有了些不安,他拉著方芳的手轉身就離開了。

    可兩個人走出去不過才幾步,陸小曼瞬間舉起槍朝著他們倆的后背放了幾聲冷槍!

    手槍上被裝了消音器,方芳和剛子頓時倒地。

    剛子在中第一槍時就被打中了要害,當場死亡!

    甚至來不及回頭看方芳一眼。

    方芳此時倒在地上滿臉痛苦,嘴里吐著血沫子問道:“你為什么……要殺我們?”

    “呵,你們倆不是以為可以活著離開這里吧?”

    陸小曼踱步走到他們面前,蹲下身望著方芳,笑的一臉冷漠。

    “你怕我們會出賣你們?所以……殺我們滅口?”此時的方芳后悔莫及,后悔自己被一千萬熏黑了眼睛,居然會相信這種奸惡之人!

    如果她和剛子直接離開沒有來這里,他們是不是就會還活著?

    陸小曼站起身,朝著她的腦門就是一槍:“愚蠢!到死才知道有些人是不能信的。”

    方芳瞪著大眼睛一動不動,停止了呼吸。

    張小虎問道:“小曼,那個李小曼怎么處理?”

    聽到他喊李小曼的名字,陸小曼頓時蹙起眉頭:“這個賤女人竟然跟我一個名字!算她倒霉!小虎,你去殺了她。”

    “你確定?”

    “李小曼的命沒有利用價值,她不過就是劉光明的小三,又不是林語嫣的人。”

    見陸小曼已經開始搗鼓起炸彈,對李小曼的生死毫不在乎,張小虎便走向密室了。

    這間山洞,他們早在三個月前就已經找到了。

    找到后發現很適合做個密室,他們就開始自己動手收拾,這才有了現在的隱秘藏身地。

    在整修密室的時候,他們還巧遇上了一位獵人,為了不暴露藏身地,獵人被他們當場一槍給解決了。

    那獵人的尸體也早被野狼群給吃了。

    一分鐘后,張小虎走到了關押李小曼的地方。

    原來在方芳和剛子他們來之前,李小曼就被張小虎從一處土坑里給拖回來了,因為不希望林語嫣他們找到李小曼。

    多一個人質也好。

    可現在陸小曼要殺了李小曼,只因她的名字和陸小曼的相同。

    張小虎舉槍要殺李小曼之前,還稍微猶豫了幾秒。

    可當李小曼逐漸轉醒看清張小虎的容貌時,他才毫不猶豫的開了槍。

    李小曼死的時候甚至不知道被殺的原因。

    她和方芳以及剛子一樣可悲,不過就是陸小曼和張小虎隨時丟棄的棋子,毫無憐憫之心。

    離開之前,張小虎掃了眼被綁住的盧葦,見她依然處在昏迷中便放心的離開了。

    盧葦的嘴巴和脖子處都被套了電子環,是一種聲控爆炸裝置。

    只要盧葦敢發出高分貝的聲音,一旦觸及爆炸裝置立刻就會將她的脖子炸開花。

    而這一點盧葦在昏迷前,陸小曼已經告訴她了。

    免得盧葦不小心真把自己給炸死了。

    盧葦這個人質對陸小曼來說還是有價值存在的。

    等張小虎走回去后,陸小曼問了句:“盧葦還沒醒嗎?”

    “快了,還有二十分鐘,那種麻醉針不錯,剛才李小曼醒的時候很準時。”

    “李小曼死了?”

    “死了,死的像條狗。”張小虎眼神冷漠,繼續檢查自己的裝備,確保跟林語嫣他們開戰時要萬無一失。

    陸小曼勾唇笑問道:“小虎,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冷血?”

    “再冷血也是我老婆!我只是希望我們倆的兒子可以不用再殺人了。”張小虎的眼底多少帶著絲對新生活的向往。

    她聽了后放下手中的炸彈,走近他往胸膛上一靠,語氣柔和了些:“小虎,我答應過你,只要等我們殺了林語嫣,哪怕殺不了其他人也沒關系,我一定會跟你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生活,將我們倆的孩子養大成人。”

    “小曼,我知道你痛恨林語嫣,但當初要不是她……或許我們倆還走不到一起。”

    對于張小虎而言,曾經暗戀的女神已經成了她的妻子,他已經很滿足了。

    雖然是因為林語嫣當初給他們倆灌了下了藥的雞湯才導致他們發生關系,但結果是好的。

    他如愿以償的娶了自己的女神。

    現在陸小曼還懷了他的孩子。

    陸小曼眼神陰鷙道:“小虎,我喜歡將事情分開來處理!就算我和你在一起了,但林語嫣當初對我們倆做的事情,她必須要付出代價!我要她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