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39章 走到盡頭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39章 走到盡頭

    張小虎眼神不屑道:“你們別搞錯了,我不是因為怕死才丟了槍!我是怕你們傷害小曼!”

    “小曼是我的女人,如果能夠救她,我可以毫不猶豫的去死。”

    “但小曼不愛我們的孩子,讓我意識到她根本沒想過要跟我一起過日子。一個不愛我的女人,我就算死上十次也得不到她的愛。”

    他的絕望讓身邊的陸小曼沉默了。

    她不再罵罵咧咧,過去她和張小虎在一起的種種回憶浮現在腦中。

    她承認她被心中的仇恨蒙蔽了雙眼。

    在那種安靜的歲月中,只要一想起她在柳中庭面前的那副丑態,她就恨不得要剁碎了林語嫣。

    久而久之,仇恨的火焰在心中無法釋放,她終于下定決心必須殺了林語嫣才能解心頭之恨。

    張小虎在一開始自然是反對的,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卻突然要去復仇。

    何況林語嫣他們又沒來招惹他們。

    這不是作死是什么?

    但陸小曼像是著了魔,說張小虎不愿意陪她去,她就自己去報仇!

    為了保護陸小曼,張小虎最終還是陪著她來了。

    如果真能殺了林語嫣,讓陸小曼安心回去跟他過日子,他也愿意殺人。

    可現實擺在眼前,殺掉林語嫣是不可能了。

    到了最后的生死關頭,陸小曼依然不顧一切的要復仇,毫無理智可言!

    她沒有求生欲望,仗著盧葦這一個人質還繼續跟林語嫣他們叫板,完全不顧肚子里孩子的安危,這讓張小虎連最后支持她的勇氣都沒有了。

    張小虎轉眸盯著前方不遠處的石碑,面色死灰道:“盧葦就被關在石碑后面的山洞里!”

    他話音剛落,陸小曼毫無血色地閉上雙眸,呵,張小虎還是坦白了。

    陸小曼手中的那把槍突然丟在了地上,像是繳械投降了。

    她手里最后的一張牌已經沒有了。

    冷爵梟立刻轉身走向石碑,林語嫣也很快跟了上去。

    等他們一起在尋找石碑處的機關時,忽然睜開雙眼的陸小曼一臉決絕,猶如死侍般地瘋狂跑向他們……

    張小虎滿眼震驚地追了上去!

    慕容景和孔麒麟都同時一激靈,毫不猶豫的朝著他們開了幾槍!

    他們不敢冒險,如果陸小曼和張小虎要跟林語嫣他們同歸于盡,那誰也阻止不了!

    好在慕容景和孔麒麟開槍及時。

    陸小曼和張小虎全部中彈倒地,張小虎口里流出鮮血,一臉痛苦地抱住陸小曼:“小曼!你怎么這么傻?!為什要逼著自己走上絕路……”

    “可能是我再也無法融入到正常生活了……小虎,對不起,最終我還是沒能愛上你……這輩子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她的眼睛緩緩閉上了。

    似乎她內心的苦痛也隨之帶走了。

    張小虎摟著她沉痛不已,眼前的視線開始越來越模糊……

    最終他也閉上了雙眼。

    林語嫣和冷爵梟望著這對抱在一起的男女,面色都挺沉重。

    他們真的沒想到要殺他們。

    可他們卻硬要一條道走到黑。

    慕容景和孔麒麟走過來看了下尸體,發現陸小曼的腹部也纏著電子炸彈,難怪她看起來更像是懷孕的感覺。

    只可惜她肚子里的孩子還未出生就離開了人世。

    十分鐘后,林語嫣他們帶著盧葦離開了。

    歐陽得到消息后,帶著五名雇傭兵再次上山去接應他們。

    即便陸小曼和張小虎是罪有應得,但他們也沒有讓他們倆暴尸荒野。

    一個多小時后,他們順利離開了這座荒山。

    ……

    第二天下午三點,盧葦從當地的小醫院出院了,劉光明也及時趕到了醫院。

    他已經兩天兩夜沒有睡了,看到盧葦的一瞬間就淚崩了。

    盧葦被抓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

    這種失而復得的慶幸感讓劉光明意識到,他其實還愛著盧葦。

    只是女人在懷孕期和哺乳期的時候,都是男人覺得最乏味的階段,心中的邪念也開始滋生。

    容易放縱的自私男人自然是出軌了。

    哪怕他知道這樣會傷害到另一半。

    可當他決定這么做的時候,心里自然是毫不在乎了。

    如果真的在乎真的有顧忌,即便精神上有了點出軌,但不會讓身體也跟著出軌,始終保持最后一道防線,兩個人的感情或許還有機會修復。

    所以當劉光明還想挽回盧葦時,盧葦卻面色沉靜道:“劉光明,往后余生我們只能是親人和朋友的關系了。我不會再愛你了,彼此放手才能各自歡喜。”

    “盧葦!你難道真的不念及一點舊情?朵朵還這么小,你真的忍心拆散這個家?”劉光明顯然不能接受。

    方芳和李小曼這兩個女人都死了,他已經不用面對棘手的局面。

    哪怕有些可惜李小曼肚子里的孩子,但好在孩子還沒成型,不過就是個胚胎,他作為男人也沒有多大感覺。

    可他和盧葦生有一兒一女,這是事實也是一輩子的家人關系。

    兩個情人同時死了,如果連老婆都失去了,劉光明一下子都慌亂了。

    他接受不了這么大的變故!

    “劉光明,你現在跟我來談家庭和婚姻,你不覺得太晚了嗎?”

    “我愛著你的時候,你怎么沒有去珍惜?”

    “雖然很多男人都會犯跟你一樣的錯誤,但不代表著我就一定會接受!”

    “你這個人說句實在話,你是要本事沒本事,要才華沒才華,要顏值沒顏值,你有什么呀?”

    “你不過就是有一個很愛你的媽,將遺產留給了你,讓你過的滋潤了些。”

    “如果不是因為你有一個好姐姐還有一個牛逼的姐夫,你什么都不是!”

    “就連你老板路易斯收你做徒弟讓你當副總,也不過就是礙著你姐姐的面子給的,如果你看不清自己是什么貨色,以后你準會栽跟頭!”

    “我們就算再也做不了夫妻,我也沒拒絕不跟你做家人。孩子確實需要爸爸,這一點我不會拒絕,我也不會將我們倆之間的問題影響到孩子,我可以向你保證,等孩子們大了后,我會好好向他們解釋我們倆之間的問題,不會刻意毀你好爸爸的形象。”

    “當然如果你自己要做一個不負責任的爸爸,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

    “回去后我們早點把離婚手續辦了吧,如果你不反對的話,兩個孩子的撫養權都交給我。你要是不同意,我們就只能上法庭讓法官來審判。”

    “其實我不想將你出軌的事情鬧得人盡皆知,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好自為之吧。”

    “你走吧,我跟你姐他們一起回去。”

    盧葦說完后果斷上了林語嫣他們的車,關上門后說道:“姐,姐夫,開車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