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40章 七年之癢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40章 七年之癢

    坐副駕駛的林語嫣回眸,看著盧葦問道:“想好了?”

    “想好了。”

    “好,那我支持你。”林語嫣看了冷爵梟一眼。

    冷爵梟沒有說話,開著車離開了醫院。

    歐陽他們的車也很快都跟上了。

    孔麒麟在上車前拍了拍劉光明的肩膀道:“作為男人,要為自己犯的錯付出代價。走吧,拿得起放得下,就算接受不了,你也只能面對現實,主動權早已不在你手上。”

    慕容景先上了副駕駛位,看向劉光明的那一眼有些調侃:“劉光明,離婚對你來說或許也是好事,至少你是真的自由了,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失魂落魄的劉光明像是遭受了嚴重的精神打擊。

    眼前一黑,身形不禁晃了晃,瞬間暈了過去……

    孔麒麟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一眼詫異道:“這么脆弱?”

    “孔麒麟,我看他是累的,估計也是因為沒吃飯嚴重低血糖了。”慕容景走下車去幫他了。

    兩個男人很快將劉光明扶進了醫院。

    真是可笑,盧葦前腳出院,劉光明后腳跟著住院……

    這家人鬧得是雞飛狗跳,經營婚姻真是不容易。

    ……

    五天后,盧葦和劉光明正式離婚了。

    盧葦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搬去跟盧葦的大哥盧晉一起生活了。

    劉光明望著空了不少的家,感覺心也空了一大塊,頓時無心工作,躲在家里喝起悶酒來。

    林語嫣和冷爵梟上門時是保姆開的門,夫妻倆一進屋就看到劉光明躺在沙發上睡覺,腳底下是一堆空了的啤酒瓶。

    冷爵梟看了她一眼道:“看來他需要一段時間恢復了。”

    “怪不了別人,自己種下的惡果自己吃吧。”林語嫣雖然也心疼劉光明現在的頹廢狀態,但她沒有寵溺這個弟弟,只是就事論事。

    “走吧,老公,讓保姆照顧他吧。”

    不到五分鐘,夫妻倆便離開了劉光明的別墅。

    來這里不過就是為了看看劉光明的精神狀態。

    但他都喝的爛醉如泥了,想理智的談談也不是好時機。

    在回去的路上,冷爵梟問林語嫣:“老婆,顧不凡上午給我打電話說他要和劉好結婚了。”

    “但劉好這個女人我查過了,她私底下跟徐浪好過,現在似乎還有點不清不楚……”

    “你說我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顧不凡?”

    林語嫣想了下道:“還是用匿名的方式給他發封郵件吧,適當提醒他,至于他信不信和怎么處理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你這個建議不錯,那就這么做吧。”

    “老公,我們去度蜜月吧!”

    她忽然提出度蜜月的想法,讓冷爵梟心中一喜,他正要找個機會提出來,好實行那場浪漫的婚禮。

    他勾唇笑問道:“想去哪?”

    “希臘怎么樣?”

    “不怎么樣。”

    “馬爾代夫?”她隨口問了句。

    冷爵梟眸色微閃,心中又驚又喜,她正好說到了他們要安排的地方。

    但他故作不解地問道:“為什么想去那?”

    她云淡風輕地說了句:“對那里有陰影,我想直面過去。”

    這個回答讓他立刻懂了。

    當年林語嫣就是在馬爾代夫被阿杰抓走的,從此他們一別兩寬分離了這么久。

    對于冷爵梟來說又何嘗不是他的傷心地。

    為了掃除心里的陰霾,他特意在二十幾個海島中最終選了馬爾代夫。

    本來心中還有些顧忌,擔心林語嫣不想去。

    沒想到她和他想到一塊去了。

    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老公,你怎么不說話?你不喜歡的話,我們再換個地方吧。”

    “沒有,我也想去,那就馬爾代夫吧。”

    “你什么時候有空呢?”林語嫣側眸問道。

    “我隨時有空!你說什么時候去就什么時候去。”

    她目視前方想了一會兒道:“如果我說明天去,你會不會覺得我太人來瘋了?”

    “好,那我們出發。”

    他的回答讓林語嫣驚訝道:“老公,你真覺得沒問題?”

    “有什么問題?”

    “我還以為你會覺得太倉促了……”

    “不會!我們的人生經歷了太多不必要的挫折,要抓緊時間享樂!”

    “哈哈哈,冷總你這話聽著真舒心!”

    他忽然看了她一眼道:“老婆,有你在我身邊真好!”

    “你知道就好!”

    “這不是標準答案。”他傲嬌道。

    林語嫣輕笑道:“那什么是標準答案?”

    “你自己想!”

    她假裝想了會說道:“我想到了!我這個肯定是標準答案!”

    “說說看。”

    “老公!”

    “我聽著呢。”

    “老公我愛你!”

    他的黑眸中泛起一絲笑意:“你已經兩天沒有對我說這句話了。”

    “這你都記著呢?”

    “記性太好沒辦法。”

    “老公,你的愛越來越有儀式感了哦!”

    冷爵梟伸出右手摸摸她頭頂的頭發,一臉寵溺道:“愛不是說就是做,我要知行合一。”

    “好一個知行合一!真高級!那你回去后幫我捏捏腳吧,讓我享受一回!”

    “沒問題,只有你想要,我每天都給你按腳。”

    “這種大話不要亂說!做不到我可是會失望的!”

    他的唇邊泛起一絲笑意:“這又不難,是你嫌棄我按得不好。”

    “不是你按得不好,是我心疼你,不想讓你為我做這種事!”

    黑眸微微閃動,他若有所思道:“所以平時你嫌棄我都不是發自內心?不過就是不想我辛苦?”

    她嘿嘿一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道:“我這么愛你,我怎么愿意你為我做這么多?”

    他無聲地笑了下,什么也沒有說,但右手與她五指相扣,抬起她的手親了親她的手背。

    “語嫣,我現在越來越膽小,你說該怎么辦?”

    “什么事讓你這么膽小?”

    “我怕死在你前面,以后誰來照顧你和孩子們。”

    林語嫣神情一僵:“考慮這種事做什么!我們又掌控不了自己的生死,還是那句話活在當下吧。”

    “但我想陪著你一起變老,想和你老的走不動了還能一起玩親親……”

    她臉頰一紅:“老公,你什么時候說話這么萌了?像只小奶狗哦!”

    “不改變不行,怕你哪天看上哪個小鮮肉!不過沒事,我一定徒手拍死他!”

    林語嫣:“……”

    “老公,跟你商量件事唄!”

    “說吧。”

    “以后能不能一個月一次?”

    “什么意思?”

    “你懂的!”

    他眉峰微蹙:“聽不懂。”

    她面色尷尬道:“就是啪啪啪……”

    冷爵梟黑著一張臉道:“干脆兩個月一次好了!”

    “真的?”林語嫣喜出望外道。

    他深嘆一口氣,面色凝重道:“看來我們必須要玩點新花樣了,你都開始嫌棄我了……老婆,我們還不到七年之癢呢!你這是看上了哪家的小鮮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