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46章 不辱使命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46章 不辱使命

    同一時刻,回到酒店房間的林語嫣剛剛去開門了。

    門打開后,看到的人居然是白景瑞。

    “瑞哥!真的是你啊!”林語嫣一臉喜悅道。

    白景瑞穿著一身高定的白色西裝,手里捧著一束鮮花說道:“要不要查看下我的臉,說不定我戴了假面皮?”

    “哈哈哈,我知道是你!先進來說話吧。”

    “謝謝你的花!”林語嫣接過他遞出的鮮花,轉身邀請他進屋了。

    一分鐘后,白景瑞已經坐在了沙發上。

    他望著落地窗外的海底世界,看著幾十種魚從眼前游過,心情暢快道:“丫丫和歡歡是不是特別喜歡這個房間?”

    “嗯,兩孩子晚上睡覺時都能看半天,爵梟特地為孩子選的這種房間。”

    望著林語嫣將鮮花插在了花瓶上,白景瑞問了句:“爵梟呢?”

    她反問道:“你應該知道他在忙什么吧?”

    白景瑞眼神復雜,語氣有點試探道:“你知道了?”

    “哈哈哈,對呀,是不是讓你們覺得特別掃興?”

    他淡淡一笑道:“其實我猜到你會知道。”

    “哦,為什么?”

    “因為這個地方很特別。”

    林語嫣不由想起當年的事情,語氣感慨道:“是啊,當年我才當懷上擎天不久,爵梟就回國了……”

    “沒成想后來發生了那么多事。”

    他雖面色平靜,但心底卻還在隱隱作痛。

    兩人相繼沉默了兩分鐘,白景瑞抬眸望著她說道:“語嫣,對不起。”

    “為什么向我道歉?”

    他說道:“當年如果不是我的刻意隱瞞,或許不會發生那么多事,你也不會……”

    雖然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林語嫣自然懂他在說什么。

    “景瑞,事情都過去這么多年了,你還不能走出來嗎?現在該是我們云淡風輕的去談論這件事才對啊!”林語嫣的表情全然放松,沒有任何偽裝的成分。

    他望著她一臉笑意,眼神里也毫無感傷,真像是在談論別人的事情。

    白景瑞的心里頓時安慰了不少:“你能這樣想就好。我可能還需要點時間。”

    “哎,當年的事情真的跟你無關!你藏著這種內疚感有什么意義?反倒讓我心疼你!”她語氣無奈道。

    他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消化她的期待。

    幾秒后,他說道:“我現在來其實是為了告訴你求婚的事情。我想告訴你,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要被任何人打擾!我就想親眼看到你跟爵梟結婚的場面。”

    “只是沒想到……你已經知道了。知道了也好,那我就可以不用做告密的人了。”

    她笑問道:“你選擇來告密,是不是想彌補當年的遺憾?”

    他淺淺一笑:“瞞不過你。”

    “你就是心理負擔太重了!這幾年教書快樂嗎?”

    “嗯,挺快樂的,日子簡單而又平淡。”

    林語嫣為他高興道:“真好!現在看著你的眼神都覺得是歲月靜好,你是真的沉下心來了。”

    “我想我可能會一直教下去吧。”

    “你現在自己不演戲,還會不會想念在劇組的時候?”她好奇道。

    他想了幾秒后回答道:“偶爾會想,但不懷念。”

    “為什么?你以前可是個戲癡。”

    “或許是我變了吧,現在不會像以前一樣沉迷做某件事了。環境變了,人也變了,當初在身邊的人也已經不在了,我沒什么好留戀的。”

    這些話帶著點淡淡的憂傷,又帶著些許對未來的期待。

    林語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客廳里再次陷入安靜,過去相處融洽的兩人,如今卻已經有些莫名的會尷尬了。

    誰也說不上是哪里出了問題。

    但就是不會像過去那樣相處了。

    或許這也正是白景瑞不再見他們的原因。

    這次因為婚禮的事情,他才會來參加。

    半分鐘后,林語嫣主動問道:“這次你來參加婚禮是一個人嗎?”

    “我帶了我的學生一起來的。”

    “是葉傾城吧?”

    他點了下頭:“嗯。”

    “這姑娘挺好的!跟在你身邊得有四年了吧?”

    白景瑞的眼中多了些柔和:“她都已經在電影學院畢業了,但選擇留校做了我的助教。”

    “嘿嘿嘿,瑞哥,她的意愿已經很明白了哦!你可不要白白耽誤人家的青春那!”

    他低垂著眼眸道:“我知道她對我的心思,但我不能回應她什么。早在三年前,其實我已經跟她說清楚了,可她還是留在了電影學院。”

    “那肯定啊,她的心里只有你,怎么可能被你一拒絕就退縮了呢?”

    她的話讓白景瑞的心里有了些異樣,語氣自嘲道:“她跟我一樣是個固執的人,心里裝了一個人再也裝不下第二個了。”

    林語嫣頓時有些敏感,開始聯想到自己。

    但即使猜到他的心思還是選擇不正面回應。

    她忽然站起身問道:“瑞哥,你想喝點什么?”

    他立刻站起身:“不用了,我來其實就是為了‘告密’,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我就該走了。”

    “瑞哥,謝謝你能來參加我和爵梟的婚禮。”

    “我的榮幸。”

    兩人逐漸變得越發的客套起來,林語嫣送他走到門口說道:“期待在婚禮上見到你和葉傾城。”

    “我也期待見到你穿婚紗的樣子。”

    “其實穿婚紗很普通,跟別的女人沒什么不同。”她說道。

    白景瑞眸色幽暗道:“在我心里會不同。”

    “好吧,那我盡量打扮的漂亮點?”

    “真是便宜爵梟了,令人嫉妒。”他語氣淡淡的卻發自內心。

    此時他已經走出了房門:“不用送我了,你還是準備一下吧,到時候拍進視頻里也能更上鏡些,我相信你們女人還是很注意自己形象的,老的時候再看求婚現場的視頻會是很美好的回憶。”

    “嗯,我知道,謝謝你的提醒。”

    “語嫣,你和爵梟一定要幸福,這樣才能不枉費那些放棄你的男人們,我也是其中之一。”臨走前,他還是故作輕松的說了這句真心話。

    林語嫣也笑著回應道:“保證不辱使命。”

    “求婚現場見。”

    “好!”

    望著那具白色的高大背影越走越遠,她的心情莫名有些傷感起來。

    過去的一幕幕快速在腦中浮現,又急速的不斷遠去……

    幸好,最重要的朋友們都還在她的身邊。

    遺憾的是母親和妹妹已經不在了。

    當林語嫣轉身要關門的時候,睡醒的丫丫抱著只白色的小兔子,睡眼惺忪道:“媽媽,誰走了?”

    “是你景瑞叔叔。”

    “哦,他也來參加你和爸爸的婚禮嗎?”

    “是的,丫丫你睡醒了?”

    “對呀!”

    “寶貝兒,那你還接著睡嗎?”

    丫丫快速搖搖頭道:“媽媽!爸爸很快就要來向你求婚了!我們要做好準備呀!我要把你打扮成最漂亮的小公主!這樣你就可以美美的嫁給爸爸這個王子啦!”

    這么老的王子……好在被完美顏值逆襲了。

    林語嫣輕笑道:“好,你要幫媽媽梳妝打扮?”

    “當然了!我都帶了我的化妝箱呢!”

    丫丫的化妝箱都是無毒無副作用的兒童彩妝,林語嫣抱起女兒問道:“那我可不可以要求妝面不要化的太濃呀?”

    “當然可以了,媽媽天生麗質,用不著化濃妝!媽媽,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你化成世界上最完美的小公主!”

    “傻孩子,你就是媽媽的小公主呀!”

    “我是小小公主啦!”

    林語嫣接著問道:“丫丫,你幫媽媽化妝需要收費嗎?”

    “那當然了!我又不是免費的童工!”

    “對不起,是媽媽問錯了。”

    “沒事,媽媽,你送我十張好玩的假面皮就當是我的小費吧!”

    “呵呵,要求還挺高……不過媽媽答應你了。”

    “媽媽,我突然發現你又變漂亮了!好可怕啊!”

    “小機靈鬼……”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