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48章 報團取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48章 報團取暖

    冷爵梟沒有什么奇特神秘的出現方式,有的只是像普通婚禮一樣的美好和浪漫。

    他走到林語嫣面前后,一臉幸福地單腿跪地,雙手打開戒指盒,抬眸望著她問道:“林語嫣,你愿意再嫁給我一次嗎?”

    林語嫣心里被幸福填滿,她笑問道:“如果我不同意,你是不是要強迫我穿上婚紗跟你結婚?”

    他說的斬釘截鐵:“是!”

    “既然我沒有選擇,那我只好同意了。”她笑著伸出了手,冷爵梟一臉寵溺的為她戴上求婚鉆戒。

    他自信滿滿道:“你這輩子都是我冷爵梟的老婆!別想逃!”

    “哎,不逃了,我甘愿做幸福的囚徒。”林語嫣自嘲道。

    慕容景翻了個白眼,表情是一臉的酸意,孔麒麟剛好看到就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什么話也沒有說。

    隨著林語嫣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在場所有人都爆發出激動感慨的掌聲……

    他們的大兒子冷擎天眼眶紅紅的,再次親眼見證父母的婚禮,還是在這么多親人和朋友面前,心里再一次感受到發自身心的幸福!

    他感謝有一對恩愛的父母,感謝有可愛的弟弟妹妹,感謝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丫丫和歡歡站在爺爺奶奶的面前,笑的像個天使,眼里全是歡樂和喜悅。

    十分鐘后,林語嫣穿著冷爵梟為她準備好的婚紗,從奢華的更衣室慢慢走了出來。

    冷爵梟眼中和心里仿佛就只有她的存在,就連孩子們的身影也看不到了。

    他滿臉幸福雀躍地奔向她,像個陷入熱戀的癡狂大男孩,抱起她快樂的旋轉道:“老婆!你真的太美了……”

    “你看看冷爵梟這個傻子!他也有這么蠢的時候……”慕容景醋意十足的嘲諷著,他不想成為冷爵梟的伴郎,只想作為一個看客旁觀這場婚禮。

    只是沒想到,心情卻是這么復雜……

    劉光明剛好站在他的身邊,語氣平靜道:“喜歡我姐的男人太多了,不是只有你嫉妒我姐夫。”

    “我哪里嫉妒了?冷爵梟確實笑的像個傻帽啊!”慕容景繼續酸酸道,語氣雖充滿不屑,但眼神從未從冷爵梟和林語嫣身上移開。

    整場婚禮下來,慕容景就像個滿腹牢騷的小怨婦一樣喋喋不休。

    終于堅持到整場婚禮結束,他才走出了婚禮現場。

    當他走到奢華夢幻的露天花園時,發現在美輪美奐的粉色花柱下站著一個獨孤神秘的男人背影。

    慕容景眼眸一瞇,唇邊泛起一絲笑意道:“看來有人比我慘。”

    半分鐘后,他走到那位穿黑色西裝男人的身邊,詫異道:“我要是不仔細看,我都沒看出來,原來你的西裝跟冷爵梟的一模一樣!”

    東方擎沒有轉眸看他,只是淡淡地笑了:“我也發現了,所以我才沒有走進婚禮現場。”

    “撞衫怎么了?冷爵梟還能將你身上的西裝給扒下來不成?”慕容景不以為然。

    “我不是怕冷爵梟有什么想法,我是怕給語嫣造成心理壓力。今天是她的婚禮,我希望她能夠完全享受其中。”東方擎言語平淡,卻多少還是能聽出他內心的落寞和傷感。

    慕容景頓時就笑了,笑的有些情緒復雜,好似將他心里的酸楚也一并給攪亂了。

    “孔麒麟說你不是不來參加婚禮了嗎?怎么還是來了。”

    “我確實不希望看到語嫣再嫁一次冷爵梟。這就像是將我的心在當場再撕碎一次……”

    “好笑的是相比我的心被撕碎,我更不希望看到語嫣失望的眼神。”

    他的話讓慕容景微微蹙眉:“我明白了,難怪林語嫣在婚禮現場會時不時的看向臺下,好像在找什么人,冷爵梟發現她的異樣后,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她笑的有些勉強,但能夠看出她有些失望。”

    “原來她想看到的人是你。”慕容景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帶著些許醋意。

    同樣是不被林語嫣選擇的男人,慕容景忽然覺得他的地位還不如東方擎,這讓他覺得更可悲。

    東方擎轉眸看了他一眼說道:“看你的狀態我就知道了,不去婚禮現場是最明智的選擇。我們都是人吶,又不是影帝,誰能像白景瑞那樣一臉幸福的將林語嫣給嫁出去。”

    “你還挺了解白景瑞的,他在婚禮現場還真的就像你所說的那樣,我還以為他已經放下林語嫣了。沒想到,不過就是在演戲,影帝的心里一定也挺苦澀的。”

    此時,慕容景似乎不再那么自憐自艾了。

    原來像他一樣處境的男人還有好幾個,他并不是最慘的那一個。

    他好歹還有勇氣看完整場婚禮,至少比東方擎的心理素質強多了。

    兩個男人面朝大海,不約而同地拿出煙盒抽起了香煙。

    一陣海風吹過,另外一種煙的味道摻和進了他們倆的煙味中……

    慕容景驀然回首,勾唇笑道:“有個男人也待不下去了。”

    東方擎隨著他的視線往右側方向望去,只見白景瑞穿著一身白西裝往一處角落走去,邊走邊抽煙。

    白景瑞似乎是看到了他們倆,但并未跟他們打招呼,像是要獨自待上一會兒。

    估計演戲時間久了,撐得都有內傷了。

    慕容景背靠著白色的圍墻,單手插著褲兜,另一手夾著香煙,隨意抬手抽著煙,望著天空噴出一口煙霧……

    三個男人都沉默著,而婚禮中的幸福和喧囂依然在持續著,一直持續到了凌晨三點……

    原來婚禮也跟考大學一樣,幾家歡樂幾家愁。

    冷爵梟顯然是拿到了他最想要的那張文憑,而他們三個人都同時落榜了。

    語嫣,你幸福就好,我會一直遠遠地守著你。

    語嫣,希望下輩子你最先遇上的人是我。

    林語嫣,你丫的滿意了,老子的心都被你掏空了。

    ……

    一星期后的下午一點,林語嫣牽著丫丫的手從一家音樂器材店里走出來。

    她另一手提著一個黑色箱子,里面是一把全新的小提琴。

    兩天前丫丫纏著她要買小提琴,冷爵梟本來要去國外預定最好的小提琴給自己的寶貝女兒。

    但林語嫣沒同意,她說丫丫很可能是一時興趣,給一個五歲的孩子買那么貴的小提琴那是浪費錢。

    她主動提出會帶丫丫來音樂器材街買把普通的小提琴。

    如果丫丫能夠堅持學下去,以后會再給她買更好更專業的小提琴。

    冷爵梟最終同意了。

    因為在教育子女的方面,林語嫣往往比他更理智更冷靜,他就是個女兒奴,換著花樣毫無原則的寵愛著丫丫,林語嫣決然反對他的這種無腦溺愛。

    此時,林語嫣牽著丫丫的手認真道:“丫丫,這把小提琴你要是不喜歡了,三天內媽媽還可以帶你來換,超過了三天,你就要一直用下去了,明白嗎?”

    “嗯,媽媽,我知道了……咦,媽媽,那不是謝叔叔嗎?”丫丫指著前面的一男一女說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