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49章 誰追的誰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49章 誰追的誰

    林語嫣本來要去謝斌的‘念語小城’買小提琴,順便看看謝斌。

    但謝斌的店鋪關著,她帶著丫丫等了半小時后就去別的店買了。

    此刻倒是在路上偶遇了。

    謝斌推著輪椅慢慢走向她,他穿的很普通,格子襯衫加短袖,下身穿著一條普通的牛仔褲,腳上一雙彪馬的球鞋。

    樸實的穿著早已沒了當年的搖滾風格。

    他看起來有些清瘦,笑容淺淺的:“語嫣,你和丫丫是來買樂器嗎?”

    “嗯,給丫丫買了把小提琴,本來是要去你店里看看的。”林語嫣的眼神已經落在坐輪椅的江瑤瑤身上。

    謝斌回道:“不好意思,我剛才帶瑤瑤去醫院拿藥了。”

    江瑤瑤當年被謝斌的瘋狂粉絲給害慘了,雖然撿回了一條命。

    但已經受刺激過度變的癡傻了,有時候偶爾也能清醒個幾小時。

    謝斌倒也講情義,江瑤瑤父母過世后,他主動去江瑤瑤的親戚那里請命,將江瑤瑤接到他身邊來親自照顧,也算是在彌補江瑤瑤。

    雖然當年那個瘋狂粉絲犯下的罪惡并不是謝斌的過錯,但至少還是跟他有關,謝斌沒有逃避心理上的那種虧欠,他選擇照顧江瑤瑤一輩子。

    這個決定也是夠爺們的了。

    林語嫣關切道:“她的病情怎么樣了?”

    他無奈地搖搖頭,什么話也沒有說。

    兩人都沉默了一會兒,林語嫣再次開口時問道:“你……不碰那東西了吧?”

    他眸色一頓,轉瞬明白她在問什么。

    林語嫣問的是他吸毒的事情。

    謝斌扯起一絲笑意:“不碰了,再也不會沾了。”

    她發自內心的感覺到開心:“太好了,我為你感到驕傲!”

    “呵……驕傲,語嫣,你還是像以前一樣,沒變。”

    “什么?”她眼中有些不解。

    “沒什么……”他沒有說出心里的話。

    這時候,丫丫的手機響了,她從卡通斜跨包里拿出手機,按了接聽鍵:“爸爸,我們很快就回去了哦!”

    幾秒后,她點點頭道:“好,我知道了,我和媽媽一定會去的!”

    電話掛了后,丫丫抬頭對林語嫣說道:“媽媽,爸爸帶著哥哥和歡歡在一家餐廳等我們吃午飯呢!我們快走吧!”

    林語嫣道:“好,媽媽知道了。”

    她抬眸的一瞬間,謝斌就說道:“語嫣,你保重,有時間的時候可以來念語小城轉轉,我給你們最優惠的價格。”

    “好!我一定會來的。謝斌,再見。”

    丫丫很主動,立刻向他們揮手道:“謝叔叔再見!江阿姨再見!”

    “丫丫再見!”

    謝斌望著林語嫣母女倆的背影一動不動,直到她們轉彎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語嫣,你還是那么善良,從未改變。

    ……

    差不多開了一小時的車,總算到達冷爵梟和兩兒子的所在地。

    林語嫣拔了車鑰匙下車了,在后座為丫丫解開安全扣的時候,她笑問道:“你爸爸干嘛找這么遠的餐廳,你是不是早餓了?”

    丫丫點點頭:“嗯,待會我要吃很多很多!”

    “呵呵,吃太多小心發胖哦!”林語嫣伸手將丫丫額前垂落的發絲輕撫于耳后。

    半分鐘,她帶著丫丫走向那家新開的餐廳。

    遠遠的望去就看到三個人站在門口,從高到低的站著,個個顏值爆表。

    丫丫朝著冷爵梟馬上跑了過去,眉眼彎彎地喊道:“爸爸,丫丫好想你啊!媽媽給我買小提琴啦!”

    冷爵梟滿眼寵溺地蹲下身張開雙臂,像往常一樣迎接自己的寶貝女兒。

    沒想到,冷擎天忽然走到冷爵梟前面,等丫丫沖過去時抱住的卻是冷擎天了。

    丫丫微微蹙眉:“哎呀哥哥,怎么是你啊!我要抱爸爸!”

    “丫丫,你怎么總是要抱爸爸?難道抱我不好嗎?”

    “也不是啦!先抱爸爸嘛……”丫丫一臉為難的解釋道。

    冷爵梟早已經走向前去,抱不了女兒,他就去抱老婆!

    林語嫣被他緊緊摟在懷里,她有些不自然道:“老公,別這么肉麻啦,被路人看到不好。”

    “有什么不好?我抱自己的老婆還要看他們的臉色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老婆,我們來重新認識一下吧!”

    她望著他的黑眸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他對她邪魅一笑:“你好,我是冷先生,你有五百萬嗎?可以對我包夜。”

    林語嫣先是一愣,然后轉眸看向那家餐廳,看到門牌號后詫異道:“這里是當年的夜色會館?”

    “嗯哼。”

    “哈哈哈……冷先生,我沒有五百萬,我口袋只有五十塊,能不能包你過夜?”

    他假裝很為難,幾秒后說了句:“看在你年輕貌美的份上,我同意了,給你打個折,五十塊包月。”

    “呵呵呵,好!那冷先生待會先請我們吃飯!我的三個孩子可都是吃貨!你要是沒錢付賬,我們就把你抵押在餐廳當洗碗工!”林語嫣拉過他的手臂招呼孩子們一起走進了餐廳。

    當一家人走進去后,餐廳經理立刻走向前恭敬道:“老板,夫人,樓上的包間已經準備好了,我現在就能帶你們上樓。”

    林語嫣側眸看向高冷的完美男人臉,語氣調侃道:“原來是老板,看來吃不窮你了……”

    他勾唇笑道:“這輩子是別想了。”

    一家人剛走上樓梯,林語嫣忽然問餐廳經理:“我看你好像在哪里見過……”

    中年經理輕笑道:“夫人,您對我還有一點點印象,我真是受寵若驚!其實我是當年送您來夜色會館的那個司機。”

    “啊!是你啊……”

    “嗯,就是我!我得知老板和您的愛情故事后,我真的很感慨……要是當年我晚了那么幾分鐘,您可能遇不上老板了,那就錯過了一段良緣!”

    “不過夫人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在邀功……”他一副惶恐的表情。

    冷爵梟淺笑道:“劉經理,當年確實需要感謝你!這樣吧,年終獎給你一百萬,過春節時帶你家人去海外旅行一趟,算是我送你的一個小禮物。”

    林語嫣也接著道:“這個小禮物還請劉經理能收下,算是我們夫妻倆的一點小心意。”

    劉經理最后推托不掉就接受了,滿眼的感激和感恩。

    等一家人走進包間點完菜單后,丫丫眼神疑惑地問冷爵梟:“爸爸,夜色會館是做什么的呀?”

    林語嫣剛喝進去的茶水頓時噴了出來……

    冷爵梟一本正經的胡扯道:“夜色會館是一家KTV,你媽媽當年是來唱歌的,剛好遇上了爸爸,你媽媽對我一見鐘情,爸爸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了你媽媽。”

    冷擎天聽不下去了,吐槽道:“爸爸,我聽到的故事版本怎么跟你說的不一樣?媽媽說是你對媽媽死纏爛打,媽媽看你可憐才接受了你!”

    冷爵梟眸色復雜地望向林語嫣,她很淡定地拿紙巾擦了下嘴角,但一言不發。

    幾秒后,老婆奴冷爵梟終于敗下陣來,他一臉友愛地望著丫丫道:“丫丫,爸爸剛才跟你開了玩笑,當年是爸爸努力追的你媽媽,你媽媽看我可憐沒人愛,所以大發慈悲才嫁給了我。”

    丫丫一臉篤定道:“我就說嘛!媽媽講的才是最真實的故事!爸爸,你以后不要亂改劇情哦,這個故事以后還要流傳給我將來的寶寶聽呢!”

    冷爵梟是一臉有苦說不出,看著林語嫣的眼睛示弱道:老婆,你贏了,我說不過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