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49章 至高活在法中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49章 至高活在法中

    矮小的老人,說話聲音不高,似在呢喃,縈繞耳畔,但那是規則,是至強秩序的體現,讓所有人都魂光大盛,但又身體冰寒,噤若寒蟬。

    他很普通,看起來渾身粘著土,但是,卻震懾了天上地下!

    無論是墮落真仙,還是腐爛大宇級生物,亦或是成道多年的老究極,全都頭皮要炸裂了,感受到了無以倫比的壓力。

    尤其是這一刻,天不怕地不怕的武瘋子,號稱武皇的兇人,迅速倒退回來了,回歸戰場,更加增添了一種妖詭的氣氛。

    “這是什么年代了,小睡片刻,一覺醒來已不知今夕是何年。嗯,別怕,我不會傷人,你們該做什么就做什么,別管我。”

    矮小的老頭開口,很和善,并且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低語聲,喃喃音,已經不是最強道則在回蕩了,歸于普通。

    然后,所有人都感覺,魂光不在大盛,不再莫名發光,一切都恢復正常。

    同時,人們有種直覺,他似乎不是虛言,并未要威懾眾人,不是帶著惡意而至。

    他到底睡了多少年?只是小睡,便跨越紀元,到了現在嗎?

    沒有人敢回應他,真的很怕這種不可追溯源頭的生物,太懾人了,沾染上的話,哪怕只是氣息都多半有大因果。

    同時,下一刻,人們還是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他們看到了什么,武瘋子面色竟然蒼白如紙,對這個老人忌憚到極點。

    “咄!”

    矮小老者一聲輕叱,右手向前點去,一片朦朧的光籠罩武皇,將他徹底覆蓋在氤氳光霧當中。

    “既然你學了時光經卷,那也是緣,我在睡夢中忽然悟透了更多,有完整篇章,隨我走吧,傳你全部。”

    武瘋子是何等人物,霸道蓋世,惟我獨尊,從來沒屈服過誰,現在自然不會束手就擒,激烈反抗。

    但是,毫無效果,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居然迅速縮小,從一個古銅色的兇人,猛人,武皇,化為一個童子!

    這震驚了所有人!

    人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老人隨手一點,就將武皇給打到了童子狀態。

    現在的武皇哪里還有霸氣沖霄,氣吞寰宇的姿態?他成為一個唇紅齒白,甚至比楚風還青蔥,還年幼的準少年。

    一些史前的老怪物初見這一幕時,看到大兇人成為稚童,本能想笑,可剎那間通體冰寒,從頭涼到腳,這實在太驚悚了。

    武皇都無法反抗,沒有一點掙扎的資本,換成是他們,多半更加不堪!

    幾位最強姿態的墮落真仙,也都是頭皮發木,感覺魂光都要炸開了,這是何等偉力,將一個絕頂真仙級的武皇隨意揉捏,實在是最可怕的事端。

    “走吧,我缺少個道童,既是你吵醒了我的小睡,也算有緣,隨我回山,去準備渡紀元大劫。”

    矮小老頭開口,抖手一扔,短小的青色道袍就飄落了過去,要落在武瘋子身上。

    瘋了,所有人都覺得太瘋狂了,陽間的武皇要被人收走當道童,震的眾人有些暈眩,魂光都要顫十顫。

    “不自由,毋寧死!”武瘋子大吼,可是,他現在是孩童狀態,怎么看都缺少了一些氣勢。

    他被人點化,從氣魄驚天動地的皇者,淪為一個稚童,眼角都瞪裂了,怒發沖冠。

    武瘋子長嘯,渾身光芒大盛,有正反時序演繹,然后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再次向青壯變化而去。

    “咦,有門道,這么短的時間內你就結合那位女娃的法,推演出我這篇時光經文腐爛掉的殘缺部分,不簡單,有悟性。”

    矮小的老者點頭,同時,再次開口時很推崇妖妖所掌握的時光道則。

    “那是出在天帝之手吧,不愧是真正功參造化的人杰所演繹的法,佩服,了不得啊,隱約間我看到至高的身影活在這部法中。”

    這種話語,聽的眾人一愣一愣的,都深感驚撼不已,這是所處高度不同,所見到的景象也不一樣。

    有至高活在這部法中?!

    哧!

    老者再次點指過去,武瘋子的掙扎沒有意義,直接又化成道童,這次很徹底,連道袍都被穿上了。

    “有點萌!”怪龍嘴賤,賊兮兮地開口,并在遠方沖楚風與老古擠眉弄眼,這膽大包天的龍,也就他敢這么亂說話了。

    “不發瘋的話,確實是可愛與漂亮的好孩子!”老古認真點頭。

    他早先被武瘋子壓制過,老古心眼特小,自然記仇了,現在也忍不住嘴賤。

    眾人都無語。

    “毋需放不下,認真說起來,你這一脈與我這一脈弄不好是從一個坑中爬出來的,所以,你我也算有緣,來吧,癡兒。”

    身體矮小的老頭,和善地開口,勸武瘋子歸于他座下。

    這驚呆了所有人,從一個坑中爬出來的?

    有人隱約間知道武瘋子師門的根腳,一陣陣驚悚,這都能遇上?!

    有墮落真仙級生物都感嘆,陽間名山多座,有些果然不可觸動,不能輕易接近啊!

    億萬里地之遙,超脫陽間外,某一片虛空中,狗皇在沉思,而腐尸則拍了拍它的肩頭,道:知道這主根腳嗎?與你追隨的天帝有關系嗎?同時是用時光經文的主。”

    狗皇,一直守著天帝尸骸,伴著一口殘鐘,其主人乃是時光法則鼻祖級強者。

    此外,躺在青銅棺中那位天帝也曾演繹過時光經文,從某一秘術為始,逐步推向至高階段。

    “這主有點腐朽的味道,說不定比你我年齡還古遠呢!”狗皇低語,它一時間也沒有能夠看透此人的根腳與來頭。

    兩界戰場前,矮小的老者低語,道:“各位,打擾了,你們繼續,真不用在意我,當我沒來。”

    說話間,他向武瘋子走去,要將他提起來帶走。

    楚風全程都未語,靜靜觀看,但是現在他突然寒毛倒豎,后腦宛若被針扎般劇痛,魂光劇烈閃爍。

    第一時間,他全身符文閃爍,演繹出來,不久前剛蛻變完,他所具備的神通以及七寶妙術共同綻放。

    轟的一聲,他血氣滾滾沖起,在體外構建出一口大鐘,上面銘刻著各種符文,將自己遮在鐘內,守護己身。

    幾乎是同時間,一根血色的箭羽射來,正中大鐘上,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幾乎貫穿此種。

    天穹都炸開了!

    這一箭伴著無比驚人的能量,蘑菇云成片的爆發,足以射日墜星,驚懾世間。

    強如楚風的護體大鐘,凝聚他全身的精粹與道行,現在也解體了,碎裂了,可想而知,如果他稍慢一些,一定會被射殺!

    須知,楚風竭盡所能,一身神通妙術都化成符文,構建成大鐘了,縱然這樣,還是被人洞穿了鐘體!

    不過,這足夠了,給他爭取到了時間,在鐘體瓦解與炸開的剎那,他已經橫移軀體,避開貫穿向后腦的一箭。

    “輪回路的化神箭!?”

    有人顫聲道,很是恐懼。

    所謂輪回路的化神箭,它來自輪回路,將能任何人的神魂化掉,真要射中的話,楚風必死無疑,連真靈都逃不掉。

    這一刻,楚風霍的轉身,盯著某一個區域,他真是怒發沖冠,不久前武瘋子都沒能對他出手,有黎龘現身,有神廟仙子出世,為他擋住了,在這種大環境下,現在還有人敢對他下死手,要謀害他,這是不在意,視他為可隨時殺掉的螻蟻嗎?

    當真是膽子驚天,歹毒無比,這是下了決心要滅他,不給他絲毫機會進行襲殺。

    還好,這一次他蛻變了,更加強大了,進化出的靈覺越發的明銳,極盡升華,提前感知到致命的危機,不然的話他可能就死了。

    這時,所有人都心驚,覺得不可思議,須知,那位開創時光經的矮小老頭還沒走呢,雖然他說不要在意他,但是,在這種氛圍下,當著他的面真個敢直接動手,也是膽子太大了。

    果然,那位身材矮小的老者也有點覺得意外,看向某一片模糊的虛空通道那里,道:“輪回路上的人啊,難怪。”

    轟!

    楚風殺了過去,沒有什么話語,這一次他直接提刀,是那顆種子所化的雪亮與鋒銳無匹的長刀,光芒滾滾,如星海翻騰,又像是雷霆億萬道,被他擎著,向前劈去。

    沒有對峙,也無爭辯,慘烈搏殺就開始了,那里有多位大能,是從輪回路中走出來的一列人,結果被楚風欺近,上去是大殺!

    噗噗噗!

    血光迸濺,有頭顱飛起,這一次楚風真是怒了,輪回路上的人當真是太蔑視他了,沒將他當回事,隨意間就想殺之。

    此外,連黎黑手與神廟仙子都沒走呢,就對他下手了,欺他不會被人庇護嗎?

    “殺!”楚風發怒,提刀闖輪回路,向里殺去。

    這一次,人們全都傻眼了,這個楚姓少年真的是太魔性了,居然在這種場合下大開殺戒,將時光經的開創者的風頭都要搶走嗎?

    “嘶!”

    這時,從名山中走來的那位身材矮小的老者看著輪回路,竟然倒吸一口冷氣,道:“那位!”

    簡單的兩個字,同樣具有無以倫比的魔性,人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他所說的肯定只能是……那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