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51章 諸天萬古只是一場夢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51章 諸天萬古只是一場夢

    九道一早進去了,現在,連自名山中復蘇的矮小老者也悚然,并以身試險,要進輪回路深處,這怎能不讓人多想?

    一片嘩然!

    而后,人們的后背是陰冷與冰寒的,預感到今天多半要出大風暴,與那位有關,絕不是小事!

    那位的后院……幾個字而已,足以撼動萬古青天!

    嗖的一聲,時光經文的開創者,那個矮小的老者消失了,進入輪回路深處!

    若是其他人,躲避還不及呢,誰敢以身試法,冒闖輪回?

    但矮小老者這種生物絕對沒問題,肉身渡厄土,敢只身前去往生之地。

    有墮落真仙猜測,若是以他們那一界的等階來衡量的話,矮小老者多半是一位準墮落仙王層次的生物!

    或許,可以去掉準字,他就是一位真正的墮落仙王級生靈!

    這就有些震撼人心了,這個等階的進化者無不法力滔天,舉世難尋匹敵者。

    “九口棺中,都是當年的人嗎,冠古絕今,曾經叱咤風云,是隨那位征戰過整片古史的那些無上英靈嗎?”

    九道一身體發抖,強大如他都有些站不穩,他只能確認出一位,朱紅大棺中是那位的親子!

    他走過去了,進入一片模糊之地,那里是輪回路的最深處,他在探索,他在祭奠,飽含著感情。

    其他人都在關注,但卻看不到,也不敢親臨,畢竟那里是輪回地,有著太多的秘密。

    難道那位真的曾在里面,棲于此地,現今他還在嗎?

    外面,兩界戰場上,沅族的二仙卻是神色冷冽之極,剛才被九道一呵斥了,現在他們眼底深處都是無盡的殺機。

    雖對魂河之戰有耳聞,但他們終究是沒有親眼看到,并未洞徹真相。

    所以,他們對九道一的敬畏只是流于表面,內心還沒有達到無比恐懼的地步,根本不知其深淺。

    并且,他們現在的立場完全不同了,早已不指望陽間,甚至不指望諸天,早在很多年前就投效諸世外了!

    尤其是,現在九道一進入輪回深處了,去探究那位的生死之謎,他們兩人目光陰冷,再次鎖定楚風。

    因為,沅族二仙有種感覺,這個少年的身上有大問題,現在不盡早滅掉的話,將來可能想殺都殺不了。

    甚至,他們有種可怕的直覺,這個楚姓少年將來會是大災患,會為沅族帶來滅頂之劫。

    當體悟到這些,在近古成道的腐爛大宇級沅族強者,忍不住又要動手了!

    他要殺之而后快,管你是危機還是潛力無邊的禍胎,現在除掉的話,一了百了,不用為未來而憂。

    所以,曾經害死妖妖祖上、讓羽尚天尊一生悲苦無依的這位大宇級生物,不惜得罪第一山,也要下手了!

    而沅族二仙中的另外一位,古老到歲月無法考證的究極生靈,第一時間配合,暗中準備抵住妖妖身邊的黃牙老者。

    突然間,沅族二仙就發難了,雷霆出擊,要弄死楚風。

    黃牙老者與妖妖都是第一時間警醒,迅速攔阻,黃牙老者是有真仙級戰力,剎那而已,與那沅族的老究極就對上了。

    兩者間爆發熾盛光芒,像是開天辟地,兩日升起,熔煉虛空,將萬物都化為虛無,他們的交手太可怕了,秩序斷裂,如同柴火在焚燒。

    有太初的能量彌漫,有宇宙寂滅的氣息籠罩,驚懾了天上地下。

    而沅族二仙中的另外那位,大宇生物已經抬手,向著輪回路中抓去,隔空攝取楚風過來。

    到了他這個層次,真想要殺究極以下的生靈,真的太容易了,哪怕是大能中的恒字輩到來,他也能一只手就滅掉。

    至于大字輩的,他一根指頭就能戳死!

    若論境界的話,楚風還不算是真正的大能呢,還差個后腳跟沒有全面邁進去,所以,真要讓此人擊中,剎那就要形神皆成齏粉,血泥都剩不下。

    “你敢!”有些人喝斥,但是來不及了阻擋了。

    具備真仙實力的生物出手,速度太快了,有幾人可擋?甚至說,又有幾人能看清呢?

    許多人都只是憑直覺判斷,眼前只是一花,天地間就被秩序貫穿,一只大手攫開了輪回路,要點死楚風。

    “黎大黑,你真坑啊!”老古目瞪欲裂,雖未看清,但是他知道楚風要完了,而這次黎龘還是沒在附近。

    誰都明白,真仙生物動手,楚風必死無疑,根本不可能擋住。

    而沅族這位腐爛的大宇級生靈,絕對有這種戰力,他是陽間近古以來有數成道的人之一,甚至可能是近古唯一。

    最起碼,明面上是如此!

    所以,沅族這位腐爛的大宇強者,一向說一不二,他天資太高了,實力極強,敢號令近古以來諸族進化者。

    楚風的身體飛了起來,被隔空從那輪回路中攝取出來,直接飛向那只可怕的黑色大手!

    那只手看起來很粗糙,但是每一條紋理都是規則,都是道紋,故此,捕獲究極以下的生靈實在太輕而易舉了。

    在大手周圍,空間都在塌陷,時光都不穩固,有光陰碎片飛舞,景象極其可怕。

    傳言果然是真的,沅族亦有不完整的時間妙術!

    所有這些都是電光石火間發生的,快到人們反應不過來。

    出乎眾人的意料,楚風被攝取到半空,被拘禁的過程中,他一點都沒有慌亂,而是雙手持雪亮的長刀,向著那只大手劈去!

    他瘋了嗎?這樣有何用!

    一個準大能,哪怕他戰力很強,比肩大混元級生靈,可是又怎能對抗的了真仙級進化者?!

    楚風發絲飛揚,眼中冷漠,不為外界所動,眼中只有那只大手,而心中唯有刀意,一往無前,堅定揮刀!

    一剎那,像是銀河墜落,猶若星海炸開,白茫茫一片,刀光萬重,帶著無邊的神秘符號,像是斬斷了宇宙乾坤,絕世無匹。

    這時,妖妖亦是同時間動手,從背后向著那位大宇級生物攻擊,仙光燦爛,她刺出了一劍,直指沅族強者后心。

    沅族這位在近古成道的強勢人物,臉上冷酷無情,不為所動,手掌翻落,就要拍死楚風,什么刀光,什么妙術,在他眼中都算不得什么,因為境界差距太大了。

    在他的天目中,這不過是飛蛾撼巨龍,不自量力,攻擊他的人注定會被撞個粉身碎骨!

    然而,下一刻他冷酷的表情僵滯了,他整個人都凝固了,定在半空中,一動不動,連抓向楚風的那只手,也都是所有符文消失,暗淡無光。

    “你真拿我說過的話不當一回事兒嗎,敢親自下場,殺第一山的記名弟子?!”

    這是九道一的聲音,自那輪回路最深處傳來,即便他真身進去了,也沒有忘記外面,依舊在關注呢。

    沅族的大宇生物,幾乎算是近古最強音,現在卻驚悚了,他居然動彈不得,被人定在了半空中。

    他第一次意識到,陽間的水太深了,活著的怪物中,怎么會有遠超過真仙級的力量?!

    這時,楚風的刀到了,他一直冷淡,處變不驚,鎮定的讓人吃驚,現在雪亮長刀所向,立劈而至。

    噗!

    那只大手竟……斷落下來!

    血液四濺,那是大宇級生物的真血,恐怖氣息頓時彌漫出來,讓許多進化者都承受不了,近乎癱軟在地上,血液的威壓太厲害了。

    所有人都震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看到了什么,一個少年斬落掉大宇生物的手掌?

    那只手齊腕而斷,仙血汩汩而涌。

    這太不真實了,正常來說,縱然是腐爛大宇生物站在那里,任楚風去劈斬千百次,也是真身不壞!

    甚至,大宇級生物的真血濺落出來,就足以威懾楚風,讓他承受不了。

    不然,何以為近仙生命,怎能高高在上,俯視陽間一界?

    現在,這一刀簡直是顛覆性的,打破常理,讓人難以置信。

    為何能如此?皆是因為,這柄長刀太特殊,是由不可揣度的種子所化,并且汲取過世外的異土。

    那種土質,在世外一片高原上,曾埋過與那位以及與天帝有關的青銅棺槨!

    連楚風自己都沒有想到,銀白锃亮的長刀爆發后,威力會這么強,鋒銳到不可思議的境地,割斷真仙手腕,讓那只手掌墜地!

    當然,在此過程中他是不怕的,再怎么說,九道一就在輪回路中,此外,他剛才已經罵了半天狗了,更是不斷在心中觀想“老兒子”,早已招惹了那一人一狗,等著他們駕臨出手呢。

    所以,哪怕被拘禁的過程中,他也從容不迫,依舊堅定揮刀。

    但是現在看來,還是九道一最靠譜,那一人一狗又放他鴿子了,該被雷劈啊,他實在忍不住心中再次罵狗!

    “狗子,老兒子!”

    噗!

    在同時間,妖妖那一劍亦刺中大宇級強者的后心,將他洞穿了,仙血灑落,場面無比的懾人。

    眾人無不倒吸冷氣,許多人顫栗,這簡直是開天辟地頭一遭,一位大宇級強者接連被低于他境界的人斬壞軀體,太不可思議了。

    所有人看向楚風與妖妖的目光都變了!

    一切都是霎時間發生,從沅族大宇強者出手,到他被定住,右手染血落地,再到后心被刺穿,都是剎那完成。

    九道一冷冷的聲音傳來“大宇以下,隨便出手,去追擊,去擊殺我第一山的記名弟子,我都不在意,但是,你一個威名很大的近仙怪物也這么不要臉,就別怪我不客氣!”

    許多人顫抖,感受到了一股無以倫比的強勢。

    然而,迤迤然而來的黎龘,卻是嘴角抽搐,想到了當年的一些不好的經歷,真仙以下隨便就可追殺第一山的弟子?真是灰暗的人生!

    他當初也是這么過來的!

    事實上,也有不少人想到這個問題,第一山歷來收徒的標準都高的嚇人,可是最后剩下幾個?

    歷史上,第一山的弟子幾乎都消失了,哪怕是黎龘也傳聞死了千古后,這才又還陽回歸。

    可見,第一山的弟子多么的慘,說是優勝劣汰,可被外界殺掉與全滅的幾率太大了,算得上是地獄級的成長過程。

    “你過界了!”九道一喝道,然后,人們就看到沅族那位腐爛大宇級生物的眉心出現一道裂痕,鮮血淌落,而后裂痕迅速向下蔓延,他要被裂為兩半了!

    我……去!

    眾人震驚,第一山的老人皮強大到這種境地了嗎?!

    看來魂河之戰,有些傳聞,有些喝斥聲,并不都是虛的,實在太恐怖了,九道一發怒間,讓禁錮在半空中的沅族近仙強者就要四分五裂了!

    無聲無息間,兩界戰場中來了一條黑影,像是一道幽靈,將陽光都吞沒了,光線照不到他的全貌。

    他嘆息,像是一個活了萬古的厲鬼,聲音讓人發瘆,很蒼老,也很邪性,給人一種自身即將要墜落深淵、沒入地獄的感覺。

    “道友,手下留情!誰沒有犯錯的時候?我保證真仙級進化者無人再妄動第一山任何一名弟子。”

    人們凜然,這又是誰,來自哪里,似乎可與九道一比肩。

    而且,他這是話中有話嗎?難道第一山還有其他弟子在別地征戰,他這也算是半協商加之一縷要挾之意嗎?

    九道一發出一聲冷哼,然后,沅族的腐爛大宇生物就倒飛出去,但身體卻裂掉了大半截,真血流淌。

    當然,到了沅族大宇級強者這種程度,根本死不了,只要魂光不滅,一切都會再現。

    況且,他連肉身還都還在呢。

    顯然,九道一不想撕破臉皮。

    人們意識到,來人是一個了不得的生物!

    現場,有墮落真仙心頭劇震,暗自猜測,這該不會是墮落仙王族走到極盡,徹底背棄光明,永墮黑暗不回頭的那個人吧?!

    “那位,他真在這里嗎?不知是生是死,還是說早已藉此地躍空而起,又去征戰了?可無論如何,我也來此地拜上一拜獨斷萬古的至高神圣!”

    如同幽靈般的黑影開口,他也進入了輪回路深處。

    輪回地,傳來陣陣特殊的波動,像是有人在大碰撞,又像是有強者在交流,符文化成粒子流,很是可怖。

    不久后,似乎一切又回歸平衡。

    “我感受到了您的力量,我這個曾經的小兵如今也老了,還能再次見到您嗎?”

    輪回路上,九道一顫顫巍巍,嘴唇都在哆嗦。

    “天啊!”

    外面,有老怪物聽到這種話語后,身體上直接生出白毛汗,暗自震顫,九道一的身份未免太高了!

    他竟然見到過那位?聽其意思,與那位曾共處過一個時代!

    雖然世間早有傳聞,但是,畢竟沒有證實過,現在九道一自己這樣開口,著實嚇壞了不少人。

    “我來覲見,朝圣,叩拜您!”

    九道一無比虔誠,他闖入到輪回路深處一片非常奇異的地帶,有朦朧的光覆蓋,有一種淡淡的情緒在流淌。

    此時,自名山中復蘇的那個身材矮小的老者,以及那名剛趕到、如同黑色幽靈般的強者,皆驚悚,也都接近了那個地方,他們寒毛倒豎。

    “這是……”突然,九道一顫栗,體若篩糠,像是經歷了無比恐怖的大事件。

    一瞬間,他臉色蒼白,似乎洞徹了某種真相,喃喃著“我們都死了,全世界都消亡了,整片世界都是……虛假的嗎?萬古諸天,整片古史,都只是一場夢……”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