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52章 萬古長天一畫卷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52章 萬古長天一畫卷

    淡淡的光從輪回路深處傳來,像是被朝霞灑滿的金色海面,波光粼粼,蕩漾開來,洗禮人世間。

    “萬古諸天一畫卷,你我都不是真實的,都是虛幻的,不過是一場夢境啊,現在,夢醒了。”

    九道一的聲音傳來,帶著傷感,帶著眷戀這個世界的無力感,驚悚了人間。

    他的話語,太具有貫穿力了,讓人膽寒,陣陣的毛骨悚然。

    夢醒了像是一道魔咒,在這里綻放,盛開,卷動虛空。

    它猶若暮鼓晨鐘,觸動人的靈魂,驚擾了所有人的夢,一時間,讓眾多進化者震顫,而后似覺悟了。

    楚風如醍醐灌醒般,大徹大悟,他霎時覺得,自己似乎長期限于沉眠中,現在終要清醒過來了。

    “咚!”

    猶若黃鐘大呂在耳畔轟鳴,讓他眼前漸漸生出亮光,很快要捅破一層窗欞紙,將看到外面的世界。

    “醒了!”

    耳畔傳來呼喚聲,鼻端有消毒水的味道,不是很好聞,楚風漸漸睜開眼,有些朦朧,隱約可見墻壁很白,這是哪里?

    “楚風,你終于醒過來了,謝天謝地!”有人喜悅,驚呼著。

    “一個人在戶外旅行,還敢獨自登上昆侖山,你的膽子也太大了,這次你不慎滾下一個坡地,相當的兇險。”有人在身邊開口。

    楚風茫然,這是哪里,在醫院嗎?

    眼前,有幾張熟悉的面孔,葉軒,很文靜,大學時的同學,經常一起踢球,正在緊張地看著他。

    還有蘇靈溪,印象深刻的美女同學,人非常漂亮,也可以說略帶帥氣,平日做什么事都干凈利落,十分灑脫。

    “楚風,別想不開,這不符合你性格啊。你們只是和平分手,算不上痛苦的失戀吧。你這次要是出事兒,還真會讓人以為你想不開,跳山了呢。說不定很快就會上新聞,畢業季,一楚姓青年失戀跳昆侖山,這得多火爆啊,人家都跳樓,你跳萬山之祖,龍脈源頭,這是給昆侖揚名呢,還是污名化昆侖山呢?”

    蘇靈溪笑的很甜,故意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絲毫不給楚風留面子。

    楚風發呆,腦子轉不過彎來,這是地球,他身在一家醫院中?

    而且,剛畢業沒多久,他才與林諾依分開?

    葉軒道:“醫生說你問題不大,頭部傷的不重,不至于留下后遺癥,不過你爸媽擔心壞了,這不,叔叔與阿姨他們兩個疲累交加,照顧你一天一夜了,剛被我們勸走去瞇會兒。”

    楚風覺得,太陽穴有點疼。

    稍微平靜,他看向近前的幾人,面孔依舊,還是剛畢業時的青蔥樣子。

    為什么總覺得,像是過去了很多年?

    可是,他們并未增添幾縷成熟,還是那么的親切與熟悉。

    而后,剎那間,楚風徹底呆住了。

    他在醫院,他從昆侖山跌落下,然后昏迷至今才醒?

    宛若一道閃電劃過,他心中浮起無數的畫面。

    然后,他迅速運轉呼吸法!

    可是,沒有力量,他感受不到!

    一切都與他想象的不一樣嗎?

    所謂的進化,所謂的小陰間還有陽間,種種光怪陸離,所有神圣怪物等,那些都是假的,都是夢境?!

    他回不過神來,為什么是那樣的真實?

    夢中所見,多年前,他的進化起點就是在昆侖,天地異變也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

    現在對上了,所有這些都只是他的一場夢,一個瑰麗而又帶著血的故事,都是虛幻的,那是別人的悲與歡?

    真實的情況是,他在昆侖出了意外,昏迷了。

    現在,他的身體出于本能,出于自保,關鍵時刻,在夢境中,一些可怕的經歷與刺激,讓他從植物人狀態中蘇醒了?

    楚風臉色發白,有遺憾,也有不舍,在夢中他有那么多的朋友,那么多的“故事”,那么多的悲歡離合與過往。

    他竟放不下,舍不得。

    很久后,他才看向眼前幾人。

    “很久不見,很想念你們。”

    楚風有感而發,一別多年,在夢境中,似乎過去了十幾年了吧。

    尤其是,在夢中,他走上進化路,成為了非常著名的“人販子”,想不被關注都不行,可謂“聞達”星空下。

    為了不連累更多的人,他盡量遠離。

    最后,他更是進入了陽間,一別很多載,現在再次見到很親切。

    “你怎么怪怪的,畢業沒多久,我們就這么快又見面了,你人還未老,就提前活在回憶中了?”葉軒打趣。

    夢醒了,一切都結束了,楚風嘆息,那個光怪陸離的世界,為什么讓他如此的不舍呢?

    “莊周夢蝶,蝶夢莊周,我見,我聞,見我,聞我,怎么選擇?”

    楚風輕語,然后,竭盡所能,動用自己的意識,以及身體所有的力量,發出了一聲低吼。

    “我選擇,此地才是夢,異域非幻!”

    然后,他的身體綻放出了光芒,口鼻間有白霧進出,成功運轉呼吸法,他用手輕輕向前點去,那些朋友,那些同學,如夢幻泡影,碎掉了,幻滅了。

    “愿你們一切安好!”楚風大喊,掙脫眼前的光幕束縛。

    然后,他復蘇了,回歸了,再次站在了兩界戰場前,他略有悵然,離開地球很久了,的確想回去看一看。

    眼前,場景怪異,甚至很恐怖!

    輪回路中,蕩漾出的波光,神圣而浩瀚,覆蓋了整片兩界戰場,所有人都出神,都在發呆。

    楚風徹底復蘇了,剛才的經歷,也只能讓他稍微恍惚與短暫的迷茫,因為,以前他已經經歷過相類似的事。

    不過,當下所見,有些人的確在虛淡,要消失了!

    “這是”楚風倒吸冷氣,覺得發毛。

    轟!

    一聲雷鳴,在他的耳畔炸響,同時讓他的雙目劇痛無比,幾乎有血淌出,這禁忌的異景他無法審視嗎?

    輪回路深處,九道一慘然,瘋瘋癲癲,道:“萬古長天一畫卷,我們都是虛假的,都是畫中人,都是歷史的印記,是時光紀錄下來的殤!”

    若驚雷,似天劫,他的話語太懾人心了,振聾發聵,霎時間驚醒了許多人。

    很快,所有人都從奇異的狀態中復蘇了,這里一片喧沸。

    楚風看不到,雙目陣陣劇痛,而有很多人也是如此,能見到周圍朦朧的身影,但是卻看不真切。

    “研究時光,留下腐爛經卷的老鬼,你果然也死了,呵!”

    九道一的聲音傳來,站在輪回路深處,看著不遠處那個將武瘋子強收為道童的矮小老者。

    那個矮小的老者心神恍惚,現在回過神來,斥道:“你在胡說什么,我領悟時光符文奧秘,早已不朽不滅,萬古長存!”

    “你看,這才是真實的世界。”九道一向他點去,波光粼粼,如同水浪洗禮,將那老者淹沒,道:“你看,你滿臉都是血,早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了,你所感受到的,現在的所經歷的,皆為虛假。”

    “亂語!”身材矮小的老者雙目中綻放時光符文,整個人氣息暴漲,能量等階提升了一大截!

    “你當年留下的時光經卷都腐爛了,你就沒有多想嗎,你自己死去了,留下的不過是遺書,那是你最后的心得與感悟。”九道一嘆息。

    “都是死人,滿臉都是血,大多生機都不復存在了。”九道一長嘆,有無限的悲與悵,他這是看到了世界的真相嗎?

    “道友,你瘋魔了,這山河依舊,生命雖無常,但也在運轉。”不遠處,那個如同幽靈般的黑影開口。

    他疑似來自墮落仙界,而且,有真仙懷疑他可能是墮落仙王族走到極致盡頭的幾個傳說中的生物之一!

    并且,有墮落真仙認為他是那種永墮黑暗,再也不會回頭,再也不愿回首前塵往事的至強墮落強者。

    “我們是什么?!”九道一看向幽邃的輪回路深處,又看向外界浩瀚疆土,道:“我們是什么,猶若畫中人,被人潑墨,留下影子印記。”

    遠方,楚風震撼,他都聽到了什么?

    九道一竟在那里如同瘋了般囈語,像是遭受了重大打擊。

    并且,他還未說完,依舊在低吼著。

    按照九道一所講,萬古長空不過是一副畫卷,里面的山河景物以及所有的生靈,都是畫上去的。

    這簡直太驚悚了,讓人害怕!

    “你真的走火入魔了,仔細看看這個世界,它是如此的生動。”時光經的開創者,那個自名山中復蘇的矮小老者沉聲道,他在發毛,但更多是的不甘心,在進一步洞徹輪回路深處的真相。

    “或許言過其實了,但是,這種比喻也差不多啊。我現在有點漸漸明白了,為何那位不在古史中,未來也不可見。”九道一情緒低落,非常沉悶,道:“你我都死了,整個世界都衰亡了,我們或許都是那位觀想出來的!”

    簡直是晴天霹靂,炸的所有人雙耳翁文作響,這也太可怕了,太駭人了,讓兩界戰場的進化者都從頭涼到腳,寒毛倒豎。

    楚風頭皮發木,而后連腦瓜仁都發麻了,涼颼颼,接著又跟過電似的,這也太駭人了,匪夷所思,震顫人的靈魂。

    他想到了很多,地球在輪回,有些舊事在不斷重復,而他是在地球誕生的,這一切都是預示著什么?

    他對九道一的話語,不完全相信,但也接受部分可疑的真相。

    “曾經的我們都死去了,只殘留些許痕跡,連印記都算不上,難道那位,以真身演輪回,要逆改一切,而我們只是他在路上觀想出來的畫中人?”

    這時,九道一喃喃,不斷猜想,持續的推測著什么。

    有一點九道一可以確信,他應該真的死去了,他這個當年的小兵,或許早已戰死在很多個紀元前。

    可是,那位呢,真身入輪回后,還未回歸,還是出了意外分解消散了,亦或是又一次超脫離開了?

    這時,億萬里之遙,超脫陽間外的莫名虛空中,狗皇與腐尸都臉色發木,接著面面相覷,感覺陣陣心悸。

    他們一同將目光注視向九道一那里,總覺得發毛。

    “汪,這老人皮瘋了,他或許死了,但怎么能說諸天萬界也死了呢,最起碼我還活著!”黑狗呲牙道。

    “狗延殘喘!”腐尸看了它一眼,而后,施展莫大的神通,對輪回路深處的九道一耳語,傳音,他想弄清楚狀況。

    “狗啊,還有死胖子腐尸道士,你們都是畫中人,都是別人觀想出來的,而如果確實存在過,也死去很久了。”九道一回應。

    “放屁仙氣!”狗皇大怒也不忘臨時改口。

    它怎么可能接受死去了這種說法呢!

    “你我都是畫卷中被人潑墨的色彩!”九道一搖頭。

    “放本皇的仙氣!”

    “這是一個虛界,沒有什么為真,整片古史都如此。”九道一仰天長嘆。

    “胡說十道,照你這樣說,難道史上的三天帝,至高的存在,也是假的嗎,也與你我一樣,是被觀想出來的?!”狗皇惡狠狠地問道。

    “或許吧,我不清楚。”九道一沉悶一嘆。

    最后,他看向兩界戰場,看向影影綽綽的進化者,有些生靈的臉上都是濃血,看起來陰慘慘,而遠方,血月橫掛,天地倒懸。

    九道一情緒無比的低落,道:“地獄空蕩蕩,惡鬼在人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