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53章 從未有過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53章 從未有過

    “都是惡鬼啊,滿臉都是血,游蕩在外……”九道一的聲音很飄忽,像是很遠,可是聽在許多人耳中,卻像是炸雷似的。

    楚風身體發僵,此時,他不由自主想到一樁往事,那是一個特殊的夜晚,他曾遇到一個自嘲從地獄出來放風的男子。

    那個男子很英偉,有種獨特的氣質,看起來超絕人世外,更是在感慨與悵然時,自言自語說他曾經稱冠天上地下十世。

    那時,這個男子就曾說,那一夜,陽間到處都是死去的人,在游蕩,滿臉的血,而現在九道一竟與他說的神似。

    老人皮也發覺了什么嗎?居然說出類似的話!

    如果他說的為真,怎能不讓人崩潰?全世界都是虛,都是假的,而他們都畫中人,全死去了。

    現在自然可以理解九道一為何突然瘋癲了,世界觀崩塌,顛覆以往所有的認知,甚至連自身都被否定了!

    誰能平靜面對?

    九道一伸出雙手,站在輪回路上,面對那波光粼粼的金色光暈,他猛然向前迎去,像是要走向這萬古長天畫卷的盡頭!

    “一切都是虛,我漸漸明白了,為什么找不到……那位,我們所有人依附在他的夢中,所以,整片古史中都沒有他。”

    九道一夢囈,越發的迷茫,還有無盡的傷感。

    曾經的那些人,記憶最深處的往事,都是殤,其實,他們都早已逝去了,早在萬古前都消亡了。

    連他自己也一樣!

    現今所有這一切,都只是依附在那個人的記憶中嗎?

    “世界不復存,諸天早已亡,沒有什么為真。”九道一帶著顫音,身體佝僂著,蒼老了很多,步履蹣跚,緩緩地向前走去。

    他伸出手,去觸摸輪回深處那些金色波光,最后失聲道:“或許,整片世界都是那位啊,我們都是依附在他身上的微弱……痕跡!”

    現在,兩界戰場早已無法寧靜,人心惶惶,一片噪雜聲,尤其是聽到九道一的自語聲,人們越發的恐懼,越發的感覺心驚肉跳。

    他們都被否定了,連真實的生靈都不是?!

    “老人皮,你真的瘋了,或許你自己早已死去了,但是,你看看本皇,吾從來都是真身!”這時,一聲大喝聲打破原有的惶恐。

    超脫陽間外,無盡虛空中,有一只大黑狗爪子從天穹上探了下來,磅礴而懾人,直入陽間后沒有停下,迅速沒入輪回路深處的金光中。

    然后,那里便傳出……嗷的一聲慘叫!

    相當的驚悚,讓人感覺無比的恐懼,非常的瘆人,令所有的進化者都發毛,全都一陣膽寒。

    因為,那狗叫聲太慘了,極其的駭人。

    “為什么?”狗皇慘嚎。

    它頭皮發麻的見證到,自己竭盡所能接近陽間探進輪回路深處的大爪子在金光中露出了真容,竟是腐爛的,烏黑的,惡臭的,帶著污血!

    那景象,讓它忍不住狗嘴都在哆嗦,殘缺不全的犬牙都在打顫。

    “我死去了嗎?本是皇體,不朽不壞,可是現在毛都落光了,肉都快爛透了!?”

    死去了?狗皇的大黑狗爪子根本不像是活物,在波光粼粼的金光中被映照出無邊的死氣,早就腐爛了!

    這才是真相嗎,它早已死去,不再這個世上了?!

    “想不到啊,你竟然去了,真成了死狗,讓人傷感,讓人悲。”腐尸嘆氣,在陽間外的虛空中,坐在青銅棺材板上,摸了摸狗皇的狗頭。

    過了很長時間,黑狗才回過神來,而后惱羞成怒,道:“滾,你才死了呢!”

    然后,它一爪子向著腐尸扇去,想將他打進陽間,拍進輪回路中,也想看一看他現在的狀態與真相。

    腐尸擋住了,但是,他最后自己卻有些忍不住,主動伸出一條手臂,顫顫巍巍探進了陽間,直入輪回路中。

    一剎那,他像是被三十三天外的最毒的厄蟲蟄了一下,手臂劇烈顫抖,并迅速收回,因為就在一瞬間,他看到了腐臭的手臂,上面甚至有災厄級的蛆蟲進出,這是徹底……腐爛與死透了嗎?

    雖說,他現在看起來就是腐尸狀態,但是卻也帶著生機呢。

    可是,他一旦探進輪回路深處的金光中,被映照出的真相卻嚴重了百倍,早已沒有生氣了。

    “我們都死了?怎么可能,我明明還活著!”腐尸低語,看著眼前的手臂,有些失神了。

    所有人都死去了,是被人觀想出來的,整片山河,無盡宇宙虛空,都只是一副畫卷?

    狗皇道:“不可能的,三天帝何等強橫,現在早已攀升到最高點,極致強大,他們怎么可能是被人觀想出來的?”

    腐尸趕緊點頭,像是為自己活著找個理由,道:“沒錯,若是世界為虛,可我的身體的確還在啊,即便在那輪回路深處的金光中是腐爛狀態,畢竟證明不是虛幻,或許只是那老人皮等怪物才是被人觀想出來的虛物。”

    輪回路深處,九道一轉身,看向世外,道:“不止你們,還有很多人,都有腐爛的尸體,臉上都是血,可也都只是依附在那位的能量中,終究是死去了。”

    “你這老人皮,為什么非要說我們都死去了?!”狗皇大怒,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這個說法。

    “我只是揭開了血淋淋的現實,揭開了這個世界的本質與真相!”九道一嘆氣。

    連那時光經文的開創者、身材矮小的老人都在出神,久久沒有說話了,他從名山中復蘇,難道……他其實只是死尸的執念與最后回首嗎?

    還有疑似墮落仙王的黑影,也寂靜無聲,盯著輪回路最深處,在推演,在猜疑,心中無比的矛盾。

    九道一喃喃:“或許,那位并沒有超脫古史,從來都沒有離開,因為這片古史就是他啊,而他所在的古史已經毀滅了,他的傷與悲,他的思念,他的慟與萬古的殤,構建出了我們。”

    我的……天啊!

    人們感覺頭皮都要裂開了,劇疼,而后如同在過冷電般,渾身冰冷,無比的難受,竟能這樣推想嗎?!

    突然,狗皇的眼神犀利了起來,越來越璀璨,道:“你魔怔了,你來看一看,這個人到底是否為活物!”

    然后,他一揮爪子,將楚風給扇進輪回路深處了,映照在浩瀚與圣潔的金光中。

    “我依舊是……我!”楚風伸手,他看到了自己的血肉之軀,充滿生機與活力,并不是虛物。

    在一邊看熱鬧、同時陣陣害怕與戰戰兢兢的的龍大宇,這時也被一只毛茸茸的狗爪子揪住了脖子,嚇的他嗷的一聲慘叫,結果被迅速地扔進了輪回路深處。

    剎那間,他的身上光彩迷蒙,數次變換,他是真實的血肉之軀,不僅如此顯化,是真實的,而且似乎輪回路深處有某種神秘的能量還追溯了他的前世過往。

    最早期,很久前的某一世,他竟然曾是一只金蠶?!

    而后,某一世,他成為怪龍,在此過程中它吞食了三十三重天草,足以讓他活出三世!

    “啊?我也是……歐陽風?!”怪龍大叫。

    接著,他被扔出了輪回路,跌跌撞撞,栽落在老古的身邊,徹底失神了。

    他為龍身時,吞食三十三重天草,某段歲月,其肉身昏沉,死寂很久。

    這可不是能活出三世那么簡單,三十三重天草太驚人與神秘了,那個時候,不止讓他涅槃,還讓他一半的靈識曾去轉世,最終到了地球,成為神獸蛤蟆歐陽風。

    原來他早就認識楚風,曾與那人販子在小陰間共處,鬧出好大的動靜,做了一票又一票大的!

    直到太武天尊降臨,擊殺他們,他們被楚風送進輪回路,而他歐陽風的那部分靈識才又一次回歸怪龍的肉身中,算是另類的轉世回歸陽間。

    只是,回來后他并未覺醒在地球在小陰間時的記憶,直到現在,他才真正復蘇。

    遠處,楚風也吃驚,怪龍竟是歐陽風?難怪他一直覺得其氣質獨特,似曾相識,與那故人太像了!

    龍大宇也在喃喃:“怪不得,當我看到妖妖姐與人大戰時,覺得眼熟,我也是地球英靈中的一員啊!”

    歐陽風感慨,震撼莫名。

    然后,他看向楚風的目光就變了,相當的不善,被這人販子前后兩世折騰,欺負,讓他背黑鍋不斷,真是好慘啊。

    老古驚疑不定,看著怪龍瘋瘋癲癲,忍不住碰了碰他的肩頭,道:“你咋了?”

    “我,阿嚏,直到今日方知我是我,真我回歸。”歐陽風答道,并同時口水四濺。

    僅這么一瞬間,老古幾乎就成了落湯雞,臉徹底黑了,這尼瑪什么風格,什么氣質,你這是說話嗎?你這是打雷下雨呢!他想活活掐死怪龍歐陽風。

    歐陽風才恢復地球的記憶,有些習性就犯了,體現出來,說話時不由自主便狂噴口水。

    “砰!”

    老古沒客氣,一巴掌削怪龍后腦勺上,將他拍飛出去數百丈遠,道:“我管你是龍大宇還是歐陽風,都在我面前安靜點!”

    這時,楚風也跌落出來了。

    周曦亦被送進輪回路深處,結果映照出來的依舊是真人,是神光中血肉晶瑩,并非染血的厲鬼。

    接著,妖妖主動進入,映照出的也是生機勃勃的真身。

    “老人皮,你看怎么樣?是不是我說的才是真,你或許死去了,但是這個世界并不是虛假的,有大量活著的生靈!”狗皇喊話。

    九道一發呆,身體僵硬,他總覺得還是有些問題,這個世界很多人真都是死尸,都是曾經的……痕跡。

    他霍的抬頭,凝視域外,回應狗皇,道:“但是,你的確死去了,早已是腐爛了!”

    狗皇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又像是被噎住了,一陣低吼,但卻說不出什么,剛才映照出的狗爪子讓它自己都后背冒寒氣。

    九道一突然喝道:“不對,一定有什么問題,有人蒙蔽真相,給我看到的世界不全面,誰?是輪回狩獵者背后的力量嗎,你們屬于哪股勢力,竟敢在那位的后院搞動作,想死無葬身之地嗎?!還是說,你們原本與那位有關,是他留下的什么,但而今卻被外來者所利用了,主導了這里!?”

    沉寂很久后,狗皇開口,很低沉,但卻很有力,其聲音在九道一耳畔縈繞,其低語聲震懾人心。

    “你說我們都死了,都是虛身,都不過是畫中人,可是,你有沒有想到,也許事實真相正好相反呢?!”

    狗皇的聲音充滿魔性,有種神秘力量,接著道:“你有沒有想過一種非常恐怖的可能,其實,那位從來就不存在,他才是虛無的,從來就沒有過這個人!”

    “你……在說什么!”九道一怒了,無論如何,他都對那位充滿了感情,敬佩與尊崇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狗皇眸子幽邃,聲音低沉,道:“或許,一切都只是因為,我們的世界,當年的諸天,遭受了不可挽回的大劫,血與亂毀滅了一切,我們無力抵擋,無人可抗,而那位只是我們所有人心中的希冀,是我們是各族心靈的憧憬,完全是幻想出來的一個人,希望他能夠削平天下,平定血亂,轟滅不祥,斬盡所有敵,橫掃萬古長天,顛覆過去,改寫所有戰局,改寫整片古史!”

    這種話語簡直像是混沌雷電,震裂天上地下,太驚人了。

    狗皇低語道:“其實,從來沒有這個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