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54章 天帝試法,世界轉生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54章 天帝試法,世界轉生

    從來沒有這個人?!

    那位,只是人們心中的愿景化身,各族希冀所在,是無力對抗大破滅于無盡沮喪與頹敗中的最后憧憬?

    眾生,想要有這樣一個人出現,去改寫整片古史,去顛覆過去,重整乾坤!

    這是怎樣的一種絕望?

    大勢黑暗到了什么程度,絕望到了怎樣的境地,才會有這種眾生共鳴?!

    那位,只是人們心中的強者,他才是被人們觀想出來的?

    九道一若泥塑木雕,徹底的從頭涼到腳,心靈如同墜到那至暗幽冷的地府中,無邊寒意刺骨,侵蝕靈魂。

    “不是這樣的!”他搖頭,不可能接受這樣的猜測。

    “老人皮,大多時候,現實都很殘酷,真相往往血淋淋,雖然無奈,但是我們不得不接受。”狗皇心中沉重,道:“從來沒有那樣一個人。”

    它看向楚風、妖妖、怪龍、周曦等,這就是證據,就是現實,他們有血有肉,有蓬勃的生命力,并非尸體與厲鬼。

    若是被人觀想出來的,若是在畫卷中,他們怎么活生生?

    九道一發怔,有些茫然,若是這只狗所說為真,那么將徹底顛覆他固有的信念,整片世界觀都要崩塌。

    但剎那間,九道一霍的抬頭,像是想起了什么,空洞的雙目射出仙芒,看向狗皇,道:“不應該啊,你也見過那位!”

    說到這里,他進一步加重語氣,道:“你見過那位,卻不記得了,這就更加證明,你死去了,失落了曾有的舊憶。”

    “你說什么,我見過那位,共處過一世?”狗皇震驚,哪怕依照傳說,它也與那位隔著不止一個紀元呢,別說是它,正常的話,就是三天帝都不可能與那位同處一世。

    “那時,你還是個小狗崽子,算是你的前世身,見過那位。而你的后世身也曾隔著時空遙望過。縱然你敢咬天咬地,咬的仙神不敢放……仙氣,也從來不敢在那位面前放肆,更不要說下嘴。”九道一說如實道來。

    “見鬼了,我信你個糟老頭子才怪!”狗皇不信。

    “這證明你真的死了,所有的過往都消散了,隨風隨歲月而逝。”九道一搖頭。

    狗皇發毛,今天一而再的被人強調,它早已經死去了,著實讓它惴惴不安,心中發慌,有些堵。

    它老眼渾濁,看向身邊的腐尸,想讓他真身全面進輪回去試試看。

    腐尸不理他,那意思是,你怎么不自己全面闖進去?

    九道一開口,他直接找上腐尸,道:“你也遺忘了過去,正說明徹底死去了,你我現在都是畫中人,歷史長河不過是一副真實而殘酷的潑墨畫卷。”

    “我忘記了什么?”腐尸被盯的心虛。

    “你的肉身,也就是最初的你,曾與那位親如兄弟。”九道一神色復雜。

    這種話語響徹在當下,簡直比混沌仙雷還懾人,讓所有進化者都雙耳嗡嗡作響,不敢相信!

    那位身邊親如手足的人?腐尸的前世身,來頭未免太恐怖了,簡直驚悚諸天。

    關于這些,腐尸隱約間聽說過一些,知道一些別人嘴里傳出的舊事,這意味著他自己的確早已遺忘了嗎?

    “紀元更迭,在后世,你曾與那只狗去尋找某種大藥,隔著時光長河見到那位,曾哭喊著,提醒他,而你自己幾乎遭劫!”九道一再次開口。

    有些舊事一旦說開,那當真是驚懾古今,讓在場的真仙都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遠處,老古唇紅齒白,此時直咧嘴,很想說,尼瑪,這是真的嗎,嚇死老頭子我了!

    龍大宇,也就是當年的蛤蟆歐陽風,更是嚇的臉色煞白并閉嘴,再也沒有噴出過一口口水。

    九道一沉聲道:“很簡單,我問你,是否還記得那個銀發少女,這是你死都不應該忘記的人!”

    “誰?”腐尸茫然,并不記得有這樣一個人。

    “誰沒有年少時?”九道一極簡略與簡短的提及一些往事。

    那位也有年少時,而腐尸與太陰玉兔族一位少女都是那位年少時的好友,曾有過許多值得回憶的過往。

    這讓狗皇目瞪口呆,腐尸曾喜歡過太陰玉兔族的一位女子?!

    通過九道一簡單的一段敘述,腐尸顫抖,他的確記不起那些事與那個女子了。

    可是,他不知道為何,他的肉身,他心底最深處卻有某種情緒,有種想哭的沖動。

    他是什么人,一個老怪物,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怎么可能還會有這種情緒,一個女子就能讓他失控?不可能!

    這種感觸,這種懵懂的時光,只能是那些年輕人的專屬,他怎么會有如此可笑的沖動呢!

    然而,不知道為何,他心底最深處卻像是血淋淋,總覺得遺忘了什么。

    九道一看著他,道:“年少時生死與共的紅顏知己,待到天地血亂,天人永隔,無盡時光后,你從葬土中復蘇,努力憶起了所有,可是而今你卻忘卻了,你不是死去的人誰是?”

    為了不忘記,腐尸曾將關于那個女子的所有記憶銘刻魂光間,烙印血肉真身中,然而,現在一切成空。

    腐尸寂靜,一動不動,可是這肉身最深處,心底未知角落間,卻像是撕裂了一道縫隙。

    他隱約間看到了模糊的畫面,他從葬土中復活,發瘋般去挖舊地,去掘地府,大哭著,想要找到那個女子。

    然而,到此為止就沒有其他了,徹底空白,他真的記不起來了。

    “這不應該是我的記憶,我是什么人,寂滅多次后復蘇,都什么年紀了,怎么會有這種感情沖動。”腐尸努力搖頭。

    可是,他的心底卻真的有某種難言的痛楚感,似有無盡悲涼涌起。

    腐尸的老底被揭開一些后,狗皇原本想笑,欲奚落他,可是見他的這種表情后,它又閉嘴了,什么都沒有說。

    誰沒年輕過?

    那個女子還有腐尸,曾與那位走在一起,交情莫逆,到頭來卻分外凄涼。

    若是腐尸真的有那種情緒,有那樣的過往,曾發瘋般尋找過那個女子的下落,甚至是去挖遺骸,沒有人可以笑他,狗皇也沉默了。

    那個女子還有腐尸,與那位共同走過一段大世,見證了常人不可想象的璀璨,以及后來的血與亂,直至沒落,只剩下無邊的悲愴。

    “我去試試!”腐尸想不起曾經的女子,他竟毅然沖了出去,要親身入輪回路深處感受,要辨真相,自己是否真的死去了?

    “別!”狗皇一把拉住了他,有些不忍心了,怕這個老伙計最終激蕩起某些情緒,心底深處的殤露出來。

    它堅決而堅定,死死地阻住了腐尸,不讓他去。

    腐尸也很堅決,道:“無妨,如今我人不人鬼不鬼,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有什么不可接受的,有什么不能放下的,讓我真身去看一看!”

    狗皇沉聲道:“既然你執意要去,那我們就見證個徹底,背負帝尸,我相信,真相自可揭示,沒有人可以愚弄天帝,哪怕成為了尸體!”

    它竟要鬧大,因為,它有些懷疑,或許輪回深處某些力量可能蒙蔽了世人。

    它要腐尸帶著帝尸,去驗證真相。

    在狗皇后方,殘鐘伴著帝尸,血跡斑斑,這是三天帝中的其中一位!

    狗皇曾背負他,走遍諸天,想要找到復活他的大藥,不久前更是負帝尸去魂河大戰!

    腐尸跨越時光,跨越虛空,沿著一條模糊的道路,超越世人的想象,直墜陽間,沒入輪回路深處。

    他果然背負帝尸而來!

    他與黑狗的身上都早已沾染上這位天帝的氣息,不然的話,換個人怎么能背負,自身注定要炸開!

    他直入輪回,要以天帝試法,驗證這里的一切。

    兩種可能,將見分曉。

    其一,諸天寂滅,各族進化者都死去了,萬古時空不過一畫卷,所有人皆是潑墨出來的,也可以說是那位觀想出來的。

    第二種可能就是,那位從來就不存在,是虛無的,從來就沒有過這個人!

    腐尸很果決,背負帝尸而行,徑直闖入波光粼粼的金色能量間。

    一剎那,他身體深處,某種情緒再次浮現,他又一次在模糊間看到,自己拼命的挖掘舊地,鑿穿古史,在尋找著什么,真有那樣一個女子嗎?可是,他遺忘了。

    “那個時代,那些人呢!?”腐尸大叫,不知道為何,他心底再次有莫名的悲傷,忍不住想大吼。

    不知道是因為他的吼聲,還是天帝試法所致,竟引動此地發生驚人的劇變。

    整片世界都像是在轉動,轟鳴,不斷作響,輪回路深處金色波光流淌而出,讓外面的許多人都忍不住驚叫,大呼。

    “怎么可能?!”

    這時,不少人驚慌大叫,波光所過之處,世界像是要在輪轉,而天地又一次倒懸,發生不可預測的轉變,將傾覆了。

    楚風、妖妖、周曦這些被認為活人的臉上,居然出現斑斑血痕,而一些被認為早已死去的人的臉上的血污居然在消散。

    “世界在輪回,轉生?!”九道一顫栗。

    同一時間,與此地隔絕很遠,某一片特殊地帶的輪回路上,一個亙古寂靜盤坐不動的泥胎竟在此時開始顫動!

    若是楚風看到,一定會震撼,那是需要以轉生符紙祭拜的那個泥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