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55章 輪回被否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55章 輪回被否

    “地獄空蕩蕩,惡鬼在人間,死去的終要回來,諸天都在轉生中?!”九道一喃喃,其話語有些讓人覺得驚悚。

    此時,輪回路深處金色波光蔓延,灑滿兩界戰場,許多人都被覆蓋了。

    早先被認為活著的人……才是厲鬼,行走在人間?!

    一些進化者頓時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從頭涼到腳,看向身邊的人,皆滿臉的血,頓時心底都在冒寒氣。

    人們不斷倒退,如墜冰窖中。

    宇宙傾覆,天地倒懸!

    這是怎樣的一個世界,沒有真正的人,活著的都是厲鬼,更為可怕的是,平日間常態化,維系著這種詭異的天地秩序,眾人皆不知。

    “這世道怎么了,厲鬼行走人間,而真正的人都死去了?!”一些人顫聲道,有種源自靈魂最深處的大恐懼。

    某一條特殊的輪回路地帶,泥胎盤坐,身上厚厚的塵埃揚起,身體像是要復蘇了,尤其是雙目那里,眼皮似乎在簌簌而動,宛若要睜開。

    但是,處于某種大道規則下,亦或是古怪的符文所致,這種蘇醒像是極其緩慢,隨時會終止!

    泥胎身上不斷有紋絡閃耀,而后又迅速幻滅,漫天的沙從它那寂滅萬古的身上蕩起,落在輪回斷路上的深淵下,留下漣漪,而后震出無邊的金色光波!

    兩界戰場前,輪回路間,腐尸又一次低吼:“我忘記了所有?那位……曾是我的兄弟!可是,你在你哪里,舉世茫茫,那一時代的人幾乎都死去了,還有誰剩下?”

    怪龍,也就是歐陽風,看到楚風臉上的血,頓時脊背生寒,向后倒退,失聲道:“你是……死去的人?”

    他又看向老古,也是一臉的污血,像是沒有人氣,顫聲道:“地獄空蕩蕩,惡鬼在人間,早先被認為的活著人,都是厲鬼?”

    接著,龍大宇看向周曦,迅速倒退,他覺得自己被惡靈包圍了,見不到活著的生靈。

    怪龍頭皮發麻,早先看似死去的人才是真正的生靈,而活著的才是厲鬼?這簡直是顛覆性的!

    楚風回頭,對他微微一笑,結果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讓怪龍一個踉蹌,嚇得魂兒都要飄起來了。

    怪龍一個激靈,道:“昔日的老鬼回來了,你這是何等強大的老粽子?!可是,我跟你沒仇,別對我呲牙,再怎么說咱倆也曾一起行走天下,曾為鬼兄人弟。”

    楚風沒說什么呢,老古直接給怪龍的后腦勺來了一巴掌,道:“馬不知臉長,看你自己,也是血淋淋,還敢嫌棄別人?”

    一面銅鏡映照身前,龍大宇幾乎跳起來,而后呆呆發愣,他這小模樣,實在有些慘,臉色蒼白,血跡斑駁,像是活尸在人間。

    這時,九道一的聲音終于再次響起,像是明悟了,又像是在夢囈,帶著顫音:“整片世界,諸天,大千宇宙,所有的一切,都在轉生中嗎?!”

    “虛非虛,死非死,這人間萬象,古代與今朝,初始未定,終結未完,都是不定的嗎?世界就像是那陰與陽的兩面,在轉化,整片世界輪轉時,那光照耀到哪一面,哪一面就有可能復蘇歸來?”

    “以那位的手段,如果想讓某個人再現,凝聚其形,并不是太難,但是,那或許只輪轉中記憶的再現,并不是當年的人。”

    九道一不斷低語,像是在回憶許多往事。

    那位曾說過,死去就是死去了,哪怕凝聚出故去的人,或許也只是肉身的重組,記憶的再現,其實就像是一個復制體,不見得是曾經的人了。

    當年,那位哪怕獨斷萬古,無敵世間,也曾悵然也曾嘆。

    九道一想到了這些,想到了許多事。

    那位,想要身邊的人真正重現,可是,所謂的輪回轉生,真的是讓曾經的人復活了嗎?不見得!

    以那位蓋世無匹、橫推古今的實力,什么不懂,又有什么不可知?他都能親自開辟輪回路,留下祖祭符紙了,他怎會無法凝聚出當年的英靈?

    “他覺得,凝聚出的,還有轉世回來的,只是擁有一模一樣的記憶與肉身,是復制回來的載體,而那些人卻永遠死去,斷落在當初了。”

    九道一聲音很低,自言自語說了很多,讓許多人都茫然,都吃驚,都悚然,感受到了一種無奈與驚懼。

    輪回被否?

    有些人意識到了什么!

    這是那位的體悟嗎,曾被九道一聽到。

    有些人真的懂了,死去就是死去了,想要復活,想要讓他與她轉世,從輪回中再現,看起來是當年的人,當初的英靈,太難了,其本質可能早已改變!

    這一切甚至被認為,一次復制而已。

    雖有人不解,也有人恐懼,但楚風懂了,他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般感覺冷冽,寒氣直接侵入的骨子里。

    轉世被否了?意味著,那些所謂輪回中的人都不是曾經的人?!

    那么,他的父母呢,以及黃牛、大黑牛等人呢?

    再現東大虎、歐陽風,他們已然成功轉世在陽間,也要被否決掉了嗎,并不是當初的人?

    楚風身體發冷,心中的天地在顫,將要崩開般,有些事情若為真,那實在太沉重了,讓人難以接受。

    龍大宇,也就是當年的蛤蟆歐陽風,徹底呆住了,如泥塑木雕般,自身存在的意義都要被否決?

    “我已不是我?”怪龍喃喃。

    現場,并不只是他們,各族的頭領都來了一些,更有究極生物以及墮落真仙!

    這種處在進化領域金字塔頂尖的生靈,有些人背景嚇人,根腳復雜,部分曾手持符紙,踏入輪回路,帶著記憶轉生。

    這一刻,他們心中發緊,自身的轉世被認為有大問題?

    他們已經不是昔日的自己?!

    “這……沒有道理!”有一位老怪物聲音都發抖了,他已經是腐爛的大宇級生物,走到這一步何其艱難,他曾重活過一世,而今竟聽到這種話,己身不是己身,實在令他難以接受。

    一時間,真正的究極生靈都在沉默,都在思考,轉世為假,真身不存,便一切為虛了嗎?

    “那位,并沒有下終極結論吧?”

    從名山中復蘇、留下時光經文的身材矮小的老者開口,他也有點受不了,顯然,研究時間的強者,更為害怕這個問題。

    這時,連那一直處在幽暗中的黑影,疑似墮落仙王族走到極致盡頭的生物也開口了。

    其聲音沙啞而低沉,但卻有驚人的穿透力,簡直要撕裂虛空,洞穿眾多進化者的靈魂。

    “轉世回來的人,究竟是不是當年的人了,就連那位也沒有定論呢,只是有所猶豫,并不是真正徹底否決吧?!”

    九道一聽聞后搖頭,站在輪回路中,道:“那位,既有所徘徊,悵然萬古,那么也許便是定論了。”

    他也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是,現在他想到當初的一切,卻又不得不心頭沉重的如實說出來。

    “這世界到底怎么了?”便是被身材矮小的老者禁錮的武瘋子都忍不住開口了,心中無比的矛盾,想洞徹真相。

    九道一開口:“想要當年的人真正活過來,而不是要那在輪回中凝聚的復制體,那位,或許做到了,目前我們都看到了。”

    他又道:“整片世界都在轉生,所有的時光,都有的條件,都被追溯到當年,特定歷史時刻再現,復活那些人時,天地間的一株草,空中懸浮的一粒塵,都與那一世訣別時一樣,都再現出來,如此復蘇歸來的人,或許才是當年的人。”

    簡直如同驚雷般,其話語震的各族進化者雙耳嗡嗡作響,無比的駭然。

    “或許,遠比我說的復雜,種種因素都將細微到極致,真正意義上的復活條件,遠超你我的想象。”

    “你們看,這世界在輪轉,有些地域你我平日看不到,如今卻再現出來,有些滿臉血跡的人,還有些神秘的山河,你我尋常都發現不了,可現在卻親眼目睹了,這是要讓曾經的古史再現,時光交錯間,與現世偶爾融合了,看似紊亂了,但是,我覺得這是真正的復蘇與回歸。”

    九道一瘋言瘋語,有些人不懂,有些人卻明悟了一些。

    世界轉生,整片古史再現,所有許多不可想象的條件都滿足后,當年再現,真正意義的復蘇,讓一些英靈回歸?!

    古史與現世交融?

    振聾發聵,一些人覺得,世界真正意義上被顛覆了,震撼間又不寒而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