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57章 所謂至高不過是路盡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57章 所謂至高不過是路盡

    九道一雖然面上無比強勢,但是心中卻在發顫,深感震撼,異常吃驚,那些塵埃來自哪里?!

    是誰在顯圣,顯靈?!

    連他這種度過不知道多少個大世,遺留了不知幾個紀元的老人皮都在顫栗,內心震撼,可想而知,多么的驚人。

    他的確手持長矛,獨對兩大陣營,可是,他并未動手呢,那不是源自他的殺傷力。

    那些灰塵,來自波光粼粼的金光深處,是自己震蕩出來的,或者說是自行從輪回中吹拂出來的塵埃。

    就是這樣,些許塵埃揚起而已,飄落下去就將祭地的詭異與不祥擊潰,并讓三件帝器陣營的真仙級生靈炸開,形神俱滅。

    縱然是九道一,都未見過這樣恐怖的塵埃!

    那塵埃上分明沒有特殊的能量,也未曾蘊含著規則,很普通,甚至無波動,就能如此。

    事實上,兩界戰場上,所有人都在震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各族的頭領,一些究極生物,還有墮落真仙等,更是感覺恐懼。

    他們看的分明,那塵埃不染道韻,也無能量,就將人“砸死”了,打了個肉身瓦解,神魂粉碎,何其駭人聽聞。

    遍尋古今,這種事也極其嚇人!

    誰都看出來了,這不是九道一做的,源自輪回路深處的金色波光中,舒緩揚起的塵,簡單間鎮潰諸敵。

    人們震撼的同時,不可避免的想到,這樣顯照,該不會是……那位吧?!

    有人艱難地咽下一口口水,傳說中早已不在,甚至被認為虛無,從來都不存在的人,就這樣突兀出現了?!

    一切只因,這里是那位演繹輪回的地方,稱得上其后院,塵埃正是自其地盤中揚起,飄落而出,這是在警告嗎?

    事實上,場中最厲害的幾人更為緊張。

    比如,自名山中復蘇的矮小老者,哪怕他開創出所謂的時光經,震動當世,疑似是仙王級存在,地位超然,睥睨諸天。可是,他卻也在心驚膽顫,很是惶恐,越是了解,越的強大的生靈越是對那位敬畏。

    “每當世間認為那位死去了,他似乎都會顯照?跨越無盡時代彰顯偉力。”身材矮小的老者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自語。

    當兩界戰場上眾多進化者聽到后,皆心神劇震,這是真的嗎?

    而那個身在幽暗中的黑影,疑似一尊無法回頭、永墜黑暗中的墮落仙王,更是膽寒,心底冒涼氣。

    感受最深的其實是那域外的黑狗,因為,它忽然發現,自己不久前好像一直在說,從來沒有過那個人,他是眾生心中憧憬出來的,是某種希冀所映照而出的虛無存在。

    這比說那位死去了還嚴重?!狗皇發毛。

    而后,它果斷而直接的……嚴肅起來。

    它第一時間開口:“剛才誰在亂語?吾警告爾等,終有一天,他會回來,誰敢亂猜測,就是與吾為敵,與三天帝為敵,與大勢為敵!”

    你大爺,有人想讓它來個狗血噴頭,那不都是你自己說的嗎,要為敵也是你與自身去為敵。

    “同樣,三天帝也不可能死去,終有一天會歸來!”狗皇補充了一句,為自己裝膽氣。

    它還真有些緊張,怕有一粒塵埃落下,將它砸成一灘爛狗泥。

    下一刻,腐尸背負帝尸也回歸域外,他想到了很多,心神恍惚,安靜而沉默的思忖著什么。

    喀嚓!

    突然,天穹裂開了,被一道閃電強勢而恐怖的撕開,有一道光飛向大地而來!

    那光帶著恐怖的氣息,席卷了蒼茫陽間,甚至是,威懾諸天,震蕩大千宇宙。

    一時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顫抖,軟倒在地上,竟不受控制的,源自靈魂的臣服,要對其叩首。

    隨后,那道光越來越強盛,散發滔天威壓,并露出真容,那是一張法旨,急闖而來,進入陽間!

    這簡直要毀滅萬物,將諸世界打回原點!

    它宛若彗星橫擊,要撞毀大地,又像是一掛宏大的星河失控,要撕裂整片宇宙,毀滅氣息暴漲!

    人們駭然,這是三件帝器背后的至高存在降下法旨了?

    那種氣息在不久前曾顯照過,更降下警世之言,要各族各界大一統。

    所有人都惶恐了,這種存在,一言一行,都可讓諸天大世界興盛與衰敗,彈指就可擊斷一個在古史上最強大與繁盛的進化文明!

    這是要降下無量大劫了嗎?!

    陽間是否因此而不存,或許會被……徹底抹除!

    “三件帝器背后的存在,它在降罪,要毀滅諸天……”

    有究極生靈嘴唇都在哆嗦,這是影響世間的大事件,沒人可敵,無人可阻。

    “完了,一切都要結束了,得罪那種至高的存在,還有什么希望可言,我們都要死,各族都要亡。”有一位老族長都臉色發白,徹底絕望了。

    這不是一個人的態度,而是很多人,許多大族的領軍人物,其臉上都徹底失去了血色,帶著深深的懼意。

    無數人陷入惶恐,墜入絕望中的情緒中。

    連真仙都承受不住,身體背叛靈魂,癱軟在地上,瑟瑟發抖,根本不受控制。

    誰人可敵,誰人能擋?

    畢竟,縱然那位顯照過,卻也更進一步說明了,他不在陽間,還來得及回歸嗎?

    大世將崩,誰可擎天?!

    “罐罐,你可補天嗎?”楚風嘆氣,抬首望天,他已經做好準備了,大袖中的手攥著罐子,隨時準備當成石頭砸出去。

    “慌亂,絕望,有用嗎?”關鍵時刻,九道一開口了,竟很平靜,并未恐懼。

    “這里曾是一個璀璨進化文明的發源地,曾是古今無敵者的故土,我不信,天外那位會真的不顧一切擊滅所有!”

    “重要的是,有人不允許,既能顯照,就會關注,念念不忘,心中細語,必有感應!”

    九道一不斷低語。

    “所謂至高,不過是路盡了!”他霍的抬頭,看著天上降臨的法旨,并未慌亂,而是很堅毅,道:“當年,那位才踏足那個領域就殺過至高了,怕過誰,這么多年過去,我想,路盡后,定會再延展,他絕不會止步不前!”

    “真有人要動手,來了又如何,當年我們這一界的前賢又不是沒殺過!”

    他口中的話語不停!

    九道一瘋了嗎?這是無數人的認知,在法旨降臨時,他居然敢說出這種話,張口閉口就談要動手,要橫擊。

    整片世界都陷入無邊的恐懼中。

    諸天都要被顛覆了嗎?

    狗皇吼道:“怕什么,真要下手嗎,三天帝未死的人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活著的天帝必然早已達到無敵境地!”

    “來,我是那個人的兄弟,也是三天帝的友人,過來,鎮殺我!”腐尸背負帝尸,在域外邁步,頂著無邊的壓力,昂首而立。

    “呔,本皇在此!”狗皇瘋了,竟如山大王般攔路,嗷嗷的嘶吼。

    “至高又怎樣,不過是路盡,誰敢稱無敵?!”九道一大吼,揚起了手中的矛,心中在禱告,在呼喚那個人。

    瘋了!

    所有人皆恐懼,在絕望的同時,都一致覺得,他們完全瘋了,想召喚誰出現已然晚了。

    現場,縱然是仙王也差的太遠了,根本無法也無力改變什么。

    任何人上前,都不過是螳臂當車,會被碾壓成碎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