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60章 美人齊聚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60章 美人齊聚

    真的有人鎖定楚風,深沉地凝視。

    如狗皇,這不是第一次了,事實上早在當年初見時,這只狗就受驚過,現在仔細看了又看,嘴里念叨好半天。

    今日,楚風自己提及,自然再次讓這只狗炸毛,身體都繃緊了。

    “確實……像啊!”狗皇咕噥,而后它……罵罵咧咧,只是其聲音微不可聞。

    它有點不滿楚風,很想一巴掌糊過去,拍死算了,但是,又怕真惹出什么事端,心中犯嘀咕。

    除它之外,腐尸也有點發呆。

    九道一亦有些沒底,眼神復雜。

    至于其他人自然不信,都覺得這少年……沒羞沒臊,自夸的過分了,太不要臉了!

    楚風一點也不虛,相當的鎮定。

    說完后,他還斜睨龍大宇,道:“你覺得如何?”

    龍大宇翻白眼,他想說,你這人販子要是能成天帝,我也差不多,算我一個,也爭上一爭!

    然后,他就口水四濺的張嘴了,道:“替你背黑鍋,為你負罵名,我覺得,這天帝果位理應送我。”

    自己人都拆臺,也是讓其他人都無語了。

    楚風想踹飛他,這可恥的蛤蟆,不要臉的怪龍,真是欠收拾啊。

    “老古,你覺得呢,我為天帝,是否可屹立紀元絕巔?”楚風又問老古。

    老古雖然年紀很大了,但是現在依舊唇紅齒白,小模樣相當的出眾,只是有些老氣橫秋,道:“我覺得,你不合適!”

    又來一個拆臺的!

    周圍的人臉上的表情很精彩,這少年魔頭自己一方的人都不贊同他成帝。

    “我覺得,你可以成為二世,沒有必要現在爭,打生打死的,何苦呢!”老古說道。

    去你姥爺的二世,楚風想和他絕交了,這都是什么人,全都反對他。

    老古道:“我覺得,有羽皇,有沅族那腐爛的老怪物登場爭奪,你機會不大,還不如讓我大哥成為黎天帝呢。”

    暗中,黎龘點頭,很想伸出一只大黑手來,摸摸老古的后腦勺。

    然而,下一刻,他又想一巴掌將老古的人腦袋打成狗腦袋了。

    “等我大哥百年后,你繼位,傳承有序,還不用那么辛苦,同時,兩代天帝都是我兄弟,都是自家人,我也活的能夠瀟灑一些。”

    見鬼的傳承有序,會說人話嗎?

    還有百年后?黎龘眼神不善,老子千秋萬代,一世便已不朽!

    楚風嚴肅的駁斥老古,道:“難道誰暫時實力強,誰就為天帝嗎,照如此說的話,自然當屬九道一前輩。可是,他明顯推拒了,發話了,將機會留給這一紀元的年輕人,年歲太大的老前輩就不要登場了。”

    他又補充,道:“所以,在這大廈將傾,諸天將覆的生死關頭,楚某逆流而上,不惜己身性命,亦要坐上最危險的帝位。我不為帝,誰為帝?!”

    什么意思,這是在說別人都老了嗎?

    所以,你當仁不讓?

    老究極還有腐爛的大宇生物,都沒什么好臉色。

    沅族的腐爛大宇級強者,冷淡地瞥了他一眼,道:“身在這一紀元,我等正當年,風華正璨,當主沉浮!”

    對于這個人,楚風一點也不客氣,因為這注定是死敵。

    “你年齡確實太大了,仔細看一看,身體都腐爛了,還是回去靜養吧!”楚風道。

    腐尸、狗皇都覺得牙疼,他們身體上也有些腐爛呢,那是歲月還有敵人給他們留下的傷,一人一狗都覺得這死孩子太不會說話了,打擊面太廣。

    偏偏九道一點頭,對楚風的話語有些認同,道:“有道理,年輕更有朝氣,更有潛力!”

    其他人自然不會放棄,開什么玩笑,天帝果位,怎么可能會讓給一個毛頭小子!

    同時,他們知道,九道一不會偏袒的太過分。

    畢竟,這件事關乎太大了!

    “呵,你何德何能,一個修行歲月才沒幾載的小輩,也敢覬覦天帝位,你……想多了!”有人冷冷地斥道。

    與沅族交好的一位老究極,直接不給楚風留面子。

    我何德何能?楚風想說,我在魂河大戰時,你們都在吃土嗎?都躲哪里去了!

    不過,他還不想暴露,不然的話,說不定詭異與不祥生物就會暗中先找機會弄死他。

    “就憑我,打遍同階無對手!”楚風揚眉。

    然后,他掃視四方,道:“其實,我對這帝位也不是非要不可,但是,卻也絕對不會允許沅族這種有可能投靠了詭異生物的家族上位!”

    “說到底,天帝位其實是打出來的,老的不服去找九道一前輩,大的不服去找黎黑手,真仙以下不服的來找妖妖與我!”

    他這樣喊話,相當的強勢。

    這還真讓一群人牙疼,仔細算一算的話,他列舉的這幾人確實都非常棘手,不好對付。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么瘋狂嗎?”沅族的腐爛級強者冷冷看著楚風。

    “是啊,再不瘋狂一把,我們就老了。”楚風大言不慚,在說這話時,他是一副清秀少年的樣子。

    許多人都想打死他,瞧你那小模樣,也敢提老這個字?成心氣人吧!

    這時,龍大宇點頭,不再拆臺了。

    老古亦昂首,道:“是啊,這屬于我們年輕一代,再不瘋狂我們真老了。”

    不少人都洞悉他的根腳,知道他是黎龘的結拜兄弟,一個老古董,居然也敢如此裝嫩?

    可是,偏偏老古唇紅齒白,而今真的是個美少年。

    周家名宿周博,是和老古同時代的人,此時,他望天而嘆,道:“姓古的,你個臭不要臉的再不老,我們真要瘋了!”

    一些人嘴角抽搐,深有同感,這個當年的啃哥族,居然越活越年輕,回歸少年身,實在讓人眼紅,而他這么高調自然更招嫉恨了。

    轟!

    突然,驚天的能量波動傳來,有一只鳥雀飛來,個頭不大,但是卻撼動了兩界戰場,突兀降臨。

    “我四劫雀族要爭天帝位!”這只鳥雀開口了。

    它散發恐怖的光,氣息駭人。

    許多人都驚悚,這絕對是個真仙層次的仙禽,而它只是一族的代表,絕非該族的最強者呢。

    “來自陽間第十一禁區的四劫雀族?”有人失聲驚呼。

    四劫雀,名氣太大了,相傳,它們有族人活過四個紀元,傳承久遠,故此號稱四劫雀!

    不過,那傳說中的老祖不在陽間這一界,而是另有棲身之地。

    事實上,它們在陽間的據點,那個所謂的第十一禁區也不在了,被一道劍光打穿,甚至連累其他界的老巢,族人差點全滅!

    九道一眼中寒光閃過,老人皮第一次動了殺機,誰將四劫雀差點全滅的?自然是第一山。

    不過,當初是幾個禁區聯手試探第一山,主動先攻擊的,要摧毀那里。

    結果不曾想,至高無敵的那位留下的痕跡果然還在!

    關鍵時刻,一道劍光橫空,橫掃一切敵,都從那些禁區打穿到了其他大世界,滅敵無數!

    若非狡兔三窟,四劫雀等族都死光了,面對那一劍,別說真仙等,就是他們活了四個紀元的老祖的祖宗從墳中爬出來,也要被梟首!

    “我混沌深淵的人也要爭上一爭!”

    “我寂滅嶺也要爭天帝位!”

    “我星羽天豈能不爭帝位!”

    ……

    果然相關禁區的人先后都來了。

    當初,進攻九道一所在第一山的幾個禁區,都被那道劍光斬滅,舉族幾乎皆成飛灰。

    現在,這些強者,有些是僥幸流落在外活下來的,還有些根本就是從其他大世界趕過來的強人。

    因為,這些禁區背后都連著真正的大世界,有不少巢穴建在陽間外。

    九道一臉色不是多好看,活過四個紀元的族群,以及其他幾族,都不是簡單之輩,不然的話也不敢去試探第一山。

    但是他也無懼,只是不爽這幾族而已。

    憑這幾族,毫無貢獻,疑似勾結不祥生物,也敢來奪帝位?九道一殺機畢露。

    咚!

    一根巨大的鐵棒出現,險些將四劫雀砸飛,有一頭通天暴猿降臨,頂天立地。

    “小鳥滾一邊去,我懷疑你們與詭異生物有牽連,快滾!”這只渾身金色皮毛的大猴子吼道,相當的霸道。

    眾人臉色一滯,這可是一個強力種族,六耳獼猴族!

    就是狗皇都身體一震,它確定,這是它的好兄弟圣皇的后裔,當年的那只猴子有血脈留下來。

    事實上,不久前魂河大戰時,圣皇的兵器就是從六耳獼猴族的祖地中飛出來的,去魂河參戰。

    結果,圣皇殘靈徹底寂滅,在此過程中耗盡一切,庇護自己的兄弟,亦嘗試救自己淪為尸骸的親子小圣猿。

    “好,好,好!”狗皇連說了三個好字,最近它與腐尸一直在想辦法呢,希望救活小圣猿,現在又見到這一脈后裔,自然激動與高興。

    楚風咧嘴,也露出笑容,因為,他看到了六耳獼猴族還有其他人到來,見到一位故友熟人。

    正是彌天,少年六耳獼猴,當初在三方戰場時,楚風結識了彌天和他妹妹。

    “大罪,過來!”楚風喊少年六耳獼猴。

    見鬼的大罪!彌天盯著他,能喊這個綽號的,只有昔日的曹德,是因彌天大罪這個詞而被曹德喊出來的。

    “你是……曹德?!”彌天火眼金睛,盯著這個陌生而又熟悉的家伙。

    楚風笑的像是花骨朵般,沖他招手,道:“這次,我們四大美人終于是聚首了,第一次這么齊全。”

    彌天不見外,大步走了過去,但是,四大美人是什么鬼?他一臉發懵,以前似乎聽曹德說過一嘴?

    “來,我給你介紹,這是老古,古塵海,也曾叫古大海。這是龍大宇,怪龍。我,楚風,曹德,姬大德!”楚風為彌天介紹。

    四野,許多人目瞪口呆。

    姬大德,曹德,都是他?!都曾惹出過潑天大禍,做出過驚世大案,都是一個人!?

    “這是彌天,也可以叫大罪!”楚風又介紹,似乎沒將別人的震驚當一回事兒。

    “所以說,大德,大海,大龍,大罪,今天算是我們四大美人初聚首!”楚風笑的燦爛。

    見鬼了,四大美人?許多人都想噴他一臉口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