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61章 帝選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61章 帝選

    四大美人?瞧你們這幾人的小模樣,得瑟成什么樣子了!

    人們腹誹。

    就連九道一都看他們不順眼,想一巴掌拍過去,起什么名字不好,竟來個……四大美人?怎么看都不著調!

    狗皇咬牙切齒,盯著楚風的面孔,它很想清理門戶,直接弄死小子算了,總覺得他丟不起那個人!

    黎龘看著老古,暗中嘬牙花子,很是點不爽,這么一大年紀了,自己的兄弟,居然號稱大美人?!

    黎龘心里膩歪,老古要是大美人之一,他這個當兄長的該怎么稱呼?

    “沒辦法,我等風華絕代!”老古裝嫩,笑的可恨,如同花骨朵般嬌嫩。

    這導致同時代的老怪呲牙,很不舒坦。

    因為,他們的壽元幾近干涸。

    “我……美人?”怪龍的眼瞪的溜圓,覺得不靠譜,有點丟人,在此之前,他壓根就沒想過成為楚風口中的“天團”成員。

    至于猴子,更是瞠目結舌,渾身不自在,滿身的金色猴毛都炸立了起來,什么鬼?

    四大美人之一?他有點懵!

    楚風道:“猴子,別瞪眼,知道我是誰嗎,楚終極,終將是古今第一人,錯過今日別找我!”

    他又瞪向怪龍,道:“歐陽風,想當初你與我在小陰間時何等的暢快,縱橫天上地下,我們幾個人而已,就敢叫板全星空的人,意氣風發,現在你要與我分路揚鑣嗎?”

    “與人販子同行的那段日子……流竄于星空中,確實暢快。只是結局很慘,讓我慘死,轉生回歸陽間!”怪龍咕噥。

    許多人都聽到了,相當的無言。

    但是,怪龍卻果斷答應了,沒再猶豫。

    事實上,怪龍這種吃過三十三重天草,活過不止一世的龍,有點趨于宿命論,雖然心中打鼓,但本能地選擇了楚風。

    并且,他一咬牙,道:“在小陰間時我叫歐陽風,在陽間我曾名為龍大宇,此后,我則直接叫歐陽大龍!”

    他連名字都改了,讓許多老怪物都聽的直咧嘴。

    至于發懵的猴子,完全被裹挾了,啟明奇妙就成為組織的一員。

    “走開,都給我消失!”九道一看不下去了,真不想看到所謂的四大美人,成何體統,絕對不想他們去競逐所謂的天帝。

    楚風齜牙咧嘴,不過是故人重逢而已,因為號稱四大美人,就要失去天帝果位了?

    當然,他也不是非要坐上那個位置,憑他現階段的實力,非常有自知之明,目前登臨此位無意義。

    他只是為了阻擋沅族,不允許他們上位。

    “雖然我道德高尚,與天帝位有緣,但是,我愿放棄,我更希冀革新,將天帝位歸于最合適的人。”楚風義正言辭。

    他推舉另外一人,竟然是妖妖!

    妖妖淺笑,明眸皓齒,空靈出塵,很燦爛,她直接婉拒了。

    她并不需要這個帝位,有自己堅定的進化路要走,妖妖看起來靈動出塵,但卻有一顆堅毅果敢的心。

    在這大時代,她要自己打出一條路來!

    “天帝果位豈是你等小兒所能覬覦的,也敢妄談,配嗎?有什么資格!”沅族的腐爛大宇級強者一揮袍袖,臉色淡漠地趕人!

    既然看到九道一都不滿楚風了,他自然也就順勢開口,毫不留情民地驅逐楚風等。

    來這里爭帝位的都是強族,甚至是雄霸其他世界的最強霸主家族。

    如,四劫雀族的始祖若是活著,絕對恐怖逆天,甚至已經撼動了九道一的現在的威勢。

    而沅族有底氣也是因為,他們的古祖活著!

    所以,現在沅族的腐爛大宇級生物底氣十足。

    當然,沅族那位見證過天帝橫空的鼻祖,而今并不在陽間,而是在其他大界坐死關。

    楚風嗤笑,不怕沅族。

    他原本就是攪局的,現在卻有了幾分心思,因為,他真的想到了一個人,不考慮戰力,而只是推舉的話,很是合適!

    楚風道:“沅族,你們投靠異族,更沒什么資格,德不配位。說起來,我真有個好人選,不過現在不急,等各位都推出人選,再看看我提及的這位前輩如何。”

    眾人眼神異樣,這果然很楚風,很姬大德,很曹德!

    自從知道他的根腳,洞徹德字輩都是他后,所有人明白了他是怎樣一個人!

    現場,有些人一直在眼中冒火呢,比如人王莫家,當年被姬大德坑慘了,不僅在通天仙瀑那里損失兩位核心子弟,最后更是因為發布通緝令,引發楚風與怪龍猛烈反擊。

    人王莫家連山門都被楚風與怪龍找人削平了。

    在這片刻間,又有幾波強者趕到,以陽間的道統為主。

    恒族,號稱陽間第一強族,這次趕到后竟聲援不敗羽皇,支持他奪帝位。

    佛族亦來了,這次一點也不低調,居然是自己爭位,要推出一位僧帝!

    該族一向不顯山露水,但是相傳佛族火種存續也不知道多少個紀元了,一旦他們復蘇,實力不可想象。

    所以,他們站出來爭位,不比明面上的第一族恒族出山氣場弱,讓各方皆側目,甚是心驚。

    隨后,道族、姬族、黎族等,陽間排位前十的數族,居然走到一起,有點出乎人的預料,要從幾族中推選出一人爭位。

    天帝果位動人心,各族都坐不住了。

    一時間,陽間熱議,各族都在關注兩界戰場,天下沸騰。

    然而,兩界戰場突然發生了一件事兒,引發不少人震驚。

    “武瘋子死了!”

    “武皇居然斃命了!”

    “這可是陽間這個紀元最霸道的人之一,極其強大,居然就這么死在這里?!”

    史前時代,號稱武皇的人,居然在今日滅亡,死在許多人的眼前,直接引發軒然大波。

    他竟橫尸地上,一動不動。

    時光經的開創者,自名山中復蘇,身材矮小,至今人們還不知道他的名號呢。

    只知他可能是一位仙王,要收武瘋子為道童!

    現在,武瘋子死在他的手中,腦袋都被捏爛了!

    “老夫滄古。”身材矮小的老者開口。

    其真名為滄古,連名字都給人以歲月流逝之感。

    “今日竟失手了。”滄古淡漠無情。

    “武瘋子死了,太不可思議了,只是……有些慘啊!”

    人們震驚過后,忍不住低呼。

    “即便發生在眼前,我也有些不敢相信!”連老古都深感驚悚,瞪圓了眼睛。

    那么強大的武皇,竟落得這么一個下場。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那個自名山中復蘇的矮小老者臉色冷冽,扔下武瘋子的尸體,睜開了眉心的可怕豎眼,一道可怕的光束射出,掃視天上地下。

    他幽幽嘆道:“有意思,能從我手中逃脫,確實不簡單。金蟬脫殼這種古法都被你練成了,看來,你另有仙體,這不過是一具蛻下的老軀!”

    他竟說出這種話,武瘋子不是被他捏裂頭顱、橫尸于地了嗎?

    他所說的失手,不是指弄死武瘋子,而是說武瘋子脫困了?

    “難道說,武皇成功逃走了?”

    畢竟,那是史前時代的大兇人,明面上的實力就已經是個究極生靈。

    顯然,時光經的開創者滄古,之所以出手,捏開武皇的頭顱,是因為當時察覺到他要脫困,想要阻止,可是晚了一步。

    滄古眉心的豎眼極其懾人,光束洞穿虛空,在整片乾坤中掃蕩。

    最后,他竟沿著一縷特殊的氣息,望向極北之地,其目光如黑暗中的星火,熠熠生輝,映照出真相。

    極北之地,武瘋子的閉關所在,被滄古豎眼的時光符文照耀后,全部浮現了出來,連兩界戰場的人都看到了。

    這種可怕的手段,非常懾人,可洞徹與顯照億萬里外的景象。

    人們看到,武瘋子的殘影在那里,漸漸模糊下去,并撕裂了天地,從容離開陽間。

    “吾為武皇,終將打穿一切!他日,無敵回歸!”那是他最后的聲音。

    轟!

    然后,人們看到,極北之地焚燒,其道場都化成了符文光焰,所有痕跡與氣息都消失了。

    事實上,在滄古的豎眼照耀到那里時,武瘋子早已離開了,所見不過是歷史的回溯。

    “有意思,斬斷了時光,留下幾具老邁與腐爛的軀體,真身擺脫了我的目光。”

    連滄古都尋不到武瘋子的蹤跡,時光都不可追溯了。

    在光焰中,有幾具腐爛的尸體燃燒,像是替武瘋子死去,斬斷一切因果!

    楚風倒吸冷氣,他卻過極北之地,曾去抄武瘋子的老巢,在某一黑牢間曾看到過與武瘋子形似的犯人,當時還有其他猜想呢。

    現在他終于徹底明白了,那是武瘋子蛻下的老邁之體,像是金蟬脫皮,為某種無上功法。

    甚至,剛才被滄古捉到的武皇,也只是一個被舍棄的老軀,并非其真身,所以被捏裂,也影響不到什么。

    其真靈逃脫后,回歸真身了!

    一時間,天地寂靜。

    所有人都相當地吃驚,武瘋子擺脫仙王離開,居然可以成功,這當真是了不得。

    因為,在人們看來,掌握時光經,再加上自身是仙王,在這諸天間,沒有多少人可以逃脫滄古的掌控。

    片刻后,隨著又有幾波人馬到來,武皇斬斷因果、離開陽間的風波才算揭過去。

    楚風打定主意,與沅族對著干。

    連九道一趕他都不走,他執意要說出一個名字。

    “他體內流淌著帝血!”

    簡單的話語,著實刺激到不少人,連狗皇的眼睛都睜到要裂開了,渾身黑毛炸立,很是敏感!

    “他是天帝的后代!”楚風再次開口。

    這時,連九道一都不趕他走了,心中微震。

    “是誰,在哪里,天帝的血脈……還有人在世?”狗皇發抖,渾濁的老眼居然有熱乎的潮氣,它不安與激動到顫栗。

    腐尸也情緒波動劇烈,道:“三天帝……有后人活著?為何我們感應不到,找過很多年了!”

    “許多人都負了他!”楚風沉重地說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