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正文 第1562章 六皇抬棺_圣墟 - 小說涯

《圣墟》正文 第1562章 六皇抬棺

    “這一族,曾燦爛而強大,光輝照耀古今,其祖上的大功績難以盡數,可謂功大于天,殺不祥,斬詭異,鎮世間,血染了諸天,身為天帝,但至今自身卻下落不明,一生都在征戰,生死不知……”

    楚風聲音平緩,并不高,在慢慢講著一些舊事。

    或許,世間九成以上的人都不知道,曾經有那樣的天帝,甚至連所謂的超級進化門庭都不見得全部知曉。

    也唯有真仙,唯有究極生靈,唯有恒族、道族這樣強橫的族群,才能在第一時間明白了他在說誰,那是屬于逝去的紀元的曾經的璀璨。

    “他在說誰?”陽間各地,有許多大族以及不少道統都在通過特殊的神燈、骨鏡、符紋神墻等,顯照兩界戰場的真實情況。

    各地的人們可以看到正在發生什么。

    可是,許多年輕人都不明白,楚風到底在說誰。

    “他在說天帝,其輝煌無敵的年代,在時光中遠去,已經不止一個紀元了,后世再也沒有那樣功參造化、強大無敵的真正天帝!”一位腐爛的大宇級生物開口。

    后世,不是沒有人稱帝,但都只是曇花一現,不過是徒具微弱名氣罷了,并不是真正的天帝,沒有人承認。

    真正的天帝,都遠去了,或者說消逝了,諸天中再也不見。

    “那位天帝,功績壓蓋古今,縱然是他的親子,據傳也都戰死的戰死,消失的消失。”

    “帝子中,僅留有一脈,因傷而衰,無力征戰,最后流落陽間,勉強延續著天帝的血,不至于斷掉祖先的血脈。”

    那是何等的遺憾,以及隱含著多么慘烈的戰況,帝子大戰到最后只剩下一人,傷而衰,隱居在陽間。

    天帝血脈幾乎徹底斷絕!?

    “那位活下來的帝子最終還是死去了,那么天縱無匹的血統,那么高深莫測的實力,終是因傷而亡。”

    當聽到這里,狗皇身體都在抖動,它不信,一定還有帝子活著,還有帝女在世間,只是不知道而今在何方!

    或許,去了上蒼?狗皇猜測,因為,它難以接受楚風所說的慘烈現實。

    “帝子死去,其后人從未借助祖先威名,不曾顯赫于人間,而是隱姓埋名,做了個普通的族群,常駐人間。”

    “不止一個紀元了,他們參與過各種大戰,每當有大劫時,他們都會站出,全力出手迎敵。”

    “所以,他們漸漸人丁稀薄,徹底沒落了,甚至連帝法都幾乎全部丟失了,傳承斷的厲害。”

    “這樣低調,如此默默無聞,可他們還是被人盯上了,竟有人暗中覬覦,想狩獵他們!”

    “最終,有人對他們下手了,要奪帝器殘片,要追尋天帝的法與奧秘,血腥針對該族!”

    楚風講述,這都是那個族群真實發生的事,都是從那位老人口中得知的。

    有些人知道了,因為,隱約間都聽說過,甚至有些究極生靈等更是知曉該族的過去。

    “有段時間,該族只剩下最后一人了,怎一個慘烈與凄涼,還活著的人,心卻早已死去,他的名字叫羽尚!”

    終于,楚風說出了這個名字。

    這時,狗皇眼睛都通紅了,咬牙切齒,渾身狗毛炸立。

    腐尸的身體也散發著莫名的氣息,通體都是煞氣,這簡直是要撕裂諸天,轟殺一切!

    “羽尚前輩,曾有兩子一女,都曾驚艷陽間,有的在神王總排位前三甲內,有的同輩爭雄無敵,可是,最終呢?都死了,全被沅族害死了!”

    楚風直接點出沅族這個元兇!

    即便這一族水深莫測,強的離譜,疑似在陽間外的大世界中還有始祖,有見證過天帝的不可思議的存在,但楚風覺得,現在有九道一、狗皇、腐尸在場,應該能夠震懾住,可以保住羽尚一脈!

    畢竟,這可能是天帝僅存的后人了,狗皇……它能不瘋狂發威嗎?!

    “你們哪個動手的,想死絕嗎?!”狗皇感覺自己要爆炸了。

    腐尸也是目露殺機,黑色云煙從他的身體上澎湃而出,只是他有點想不明白,他與狗皇也曾感應過,為什么不見天帝血脈顯世?

    妖妖呼吸急促,她預感到了什么。

    “羽尚在哪里?”狗皇急切地問道。

    楚風神色復雜,說起來,第一次與狗皇相遇,就是在三方戰場上,當時羽尚也在不遠處,可是卻與狗皇彼此不知,錯過了。

    而楚風也是后來通過種種事件才明曉,漸漸了解到天帝的傳說,了解到狗皇是其死忠,是其追隨者,也通過羽尚了解到一些事情,才知道不少關系脈絡。

    “沅族,你們想被滅全族嗎?!”

    狗皇暴怒了,真身從天外降落,直接殺到了現場,龐大的身體矗立在天地間,非常的懾人。

    即便它的狗毛都要落光了,有些地方光禿禿,散發著腐朽與腐爛的氣息,可也依舊的震撼人心。

    這是一只追隨過天帝的狗!

    而且,它不止追隨過一位天帝!

    “沅族,我捏死你們!”

    它盯上了兩界戰場前沅族的人。

    沅族,赫赫有名的陽間大族,足以位列前十大傳承內。

    這還未算他們在其他大世界的根基,應該更強,更恐怖,畢竟傳聞他們真正的祖先在天外坐死關,不在陽間。

    眼前,沅族來的都是精英。

    甚至可以說是沅族在陽間山門的最高戰力了。

    其中,一位腐爛的大宇級生靈,這個沅族強者成道于近古,號稱近古最強之人!

    當年,正是他主導了針對沅族的計劃,滅殺的滅殺,放逐小陰間的放逐。

    沅族中還有一人,在史前時代就成為了究極生靈,是陽間沅族最古老與強大的生物。

    除了這兩人外,還有沅族的大能與天尊在場,相對來說,這些人與近古最強大宇生物以及那位老究極相比,就顯得不夠看了。

    而狗皇一雙銅鈴大眼則鎖定了他們所有人!

    腐尸也降臨了,殺氣覆蓋不知道多少萬里,平日笑瞇瞇的他,現在主掌殺伐!

    狗皇探出大爪子,沖著沅族的兩大強者就戳過去了,無區別對待,龐大而鋒利的爪子覆蓋那里。

    它的動作很慢,若非還有事要問,它想直接戳死這些人!

    “羽尚在哪里?”在此過程中,狗皇再一次問楚風。

    “道友手下留情!”

    這時,天外傳來的喊聲,一只紫金大手探來,洞穿蒼穹,阻擋狗皇的大爪子。

    事實上,沅族的大宇級強者,號稱近古無匹的沅晟,以及那位史前時代的老究極沅倫,自身也在躲避。

    他們很強,怎么可能束手就擒。

    但是,面對暴怒的狗皇,他們發現,自身的軀體居然在發抖,被禁錮在了場中,掙脫不了!

    若非域外傳來喊聲,阻擋狗皇,這兩人就絕望了,覺得必死無疑。

    “誰敢阻擋?!”腐尸喝道,大步上前,他的右手拍擊而出,轟向天外的紫金大手。

    “道友,還請留情!”

    除卻剛才的聲音外,又有人開口了,亦來自域外,破開了天穹。

    隱約間,能夠看到那是一只神雀,散發著最起碼也是仙王的道韻,朦朧而懾人,映照世間。

    四劫雀族的恐怖存在!

    有人認出,倒吸一口冷氣。

    “前輩,你問我羽尚在哪里,現在這種情況沒問題嗎?”楚風開口,他就怕這種情況,陽間外的巨頭發難。

    “沒問題!”九道一開口了,他準備出手。

    “都別動,讓我自己來!”狗皇惱怒了,它曾追隨過天帝,而今當真是落毛鳳凰不如雞嗎?它老了,血氣衰敗了,結果一些活下來的強族要與它針鋒相對?!

    它暫時收回大爪子,死死地盯住了域外,它感應到數道強大的氣息。

    ……

    陽間某一地,紫鸞一路激動與慌張的跑向一個寧靜的田園,高喊著:“羽尚前輩,你猜我聽到了什么消息,妖妖,疑似妖妖姐出現了,在陽間,在兩界戰場那里!”

    “什么,那個孩子,她不是墜入小陰間的……大淵了嗎?”羽尚從藤椅上直接坐起,沖出園子,顫抖著,情緒劇烈波動。

    他們還不知道,兩界戰場此刻發生的劇變。

    但是,羽尚忍不住想出山了,要去找妖妖,去見那個孩子!

    此時,陽間各地,諸多道統中,許多年輕人都疑惑,兩界戰場前所提及的天帝是誰?

    因為,漫長光陰過去,關于當年的天帝,關于他們的蓋世功績等,都早已不為人知了,許多人與事都被掩蓋在時光的塵埃下。

    一些老人,一族的掌舵者等,在今日第一次開始對后輩提及,講述了一些他們也隱約知道的模糊傳聞。

    天帝,在這片大地上時隔無盡歲月后,再次被人講述出一鱗半爪的往事。

    兩界戰場前,狗皇發怒,它覺得被挑釁了,這不光是阻攔它,也是對天帝的不敬,迫害天帝的子嗣后人,還敢這樣針對與阻攔?!

    “道友無需發怒,沒有什么揭不過去。”有人在天外平靜地開口。

    “滾你娘的,本皇今天兵鋒所向,我看誰敢阻!”

    它一抖身體,剎那墜落下六根與眾不同的狗毛,化成六道烏光,破空而去。

    并且,狗皇阻止了九道一與腐尸,它就是想自己動手試試看。

    片刻間,域外,風雷陣陣,大道神音震耳欲聾。

    六根毛化成六道黑色的閃電,消失不久后又回歸了。

    它們全部化成狗皇的模樣,從那世外的宇宙深處抬來一口棺,其青銅材質,亙古如一,長存世間!

    六個狗皇搖晃著身體,抬著帝棺而來。

    “本皇借帝器,今日欲殺人,哪個想死,滾過來!”狗皇真身吼道。、

    六皇抬棺現,令諸天都寂靜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