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5、白子末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5、白子末

    我看著柳伏城那樣子,心里沒來由的一股怒氣,剛才還口口聲聲把自己夸成救世主,一轉眼,卻拿人命跟我談條件,這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他不出手相救,事情就解決不了嗎?

    張良敏他們被人帶走了,必定是有救的,而我……

    我看著柳伏城,心里謀算著,這條半人半蛇的家伙一直纏著我,必定是對我有所圖謀,所以,他不會真的把我怎么樣的。

    就算是他對我不管不顧,大不了我就回老家去找我奶奶,大不了就向那邊人低了頭了,也總比屈服于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家伙好得多。

    想到這里,我便冷著臉說道:“愛救不救,關我屁事。”

    “呵!”柳伏城明顯沒想到我會如此反骨,挑眉道,“剛才的痛都忘了?這么有骨氣?”

    “不用你管。”我一把推開他伸過來的手,說道,“我看你就是賊喊抓賊,自己放了毒,又來我這兒裝老好人,引我上鉤,柳伏城我告訴你,我白菲菲今天就是痛死,也不會向你低頭的!”

    我的話,徹底激怒了柳伏城,他沖著我冷笑兩聲,一甩蛇尾離開了,臨走之前還撂下一句狠話:“小白,你會后悔的,我等著你來求我。”

    我挺直腰桿沒有挽留他,等確定他真的離開了,我才一下子癱軟在床上,身上的溫度開始迅速回升,腳踝上的疼痛感也慢慢卷土重來。

    我再次拿起手機,這回有信號了,之前沒信號,就是柳伏城搗的鬼。

    下意識的開始播名片上的號碼,可是號碼撥好了,我卻猶豫了,就算我跟張良敏一樣被帶走,治好了這蛇鱗病,接下來呢?

    柳伏城要纏我,絕不會善罷甘休的,只有徹底將他拿下,我才能過安穩日子。

    但我也沒打給奶奶,而是翻出了一個我極其不想聯系的人的號碼,盯著那行數字看了好久,直到腳踝上一陣刺痛將我的神智猛地拉回,我才閉了閉眼,按下了撥號鍵。

    那邊很快接起來了,溫和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睡腔:“是菲菲嗎?這么晚打過來,是出什么事了嗎?”

    “子末哥哥,我遇到了點事情,你能不能開車來江城大學接我回去?”我咬著嘴唇很不情愿的問著,還追加了一句,“先別告訴我奶奶,你自己來,好嗎?”

    那頭立刻答應:“好,等我。”

    放下手機,我安靜的坐在床沿上,掰著手指算著,我有多少年沒有主動跟那邊聯系了?

    十七年了吧?

    自從七歲那年,我父母跟著那邊出活兒丟了命,我便恨上了那邊,就連對我一向很好的白子末,我都不愿意多說一句話了。

    除了逢年過節,被奶奶逼著一起過去送禮外,我跟白子末幾乎再也沒有交集。

    可是如今出了事,我發現我能求的,也就只有白子末了。

    這也是之前,我幾次想給奶奶打電話,最后都放棄了的原因,因為我知道,告訴奶奶,奶奶也是會去找那邊,最終來接我的,大多還是白子末。

    我自嘲的笑了一聲,宿命啊,怎么逃,都是逃不過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