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6、人間蒸發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6、人間蒸發

    白子末來的很快,從老家到江城,我平時坐車得三個小時,他一個半小時就到了。

    我提著行李箱去校門口的時候,身上已經燙的嚇人了,每走一步,腳踝都痛的像針扎似的。

    遠遠的,我就看到校門口路燈下站著的那抹白色身影,我大聲叫了一句:“子末哥哥。”

    之后站在原地,看著他大步朝著我走過來。

    白子末鐘愛淺色,身上永遠纖塵不染,講話溫和有禮,翩翩有風度,我小時候特別愛跟在他身后,子末哥哥子末哥哥的叫。

    那時候,他總是蹲下身來,伸手揉揉我的頭,然后悄悄地從口袋里掏出一兩顆糖塞在我手里,寵溺的看著我笑。

    他比我大五歲,我父母很喜歡他,如果不是那場變故的話,我們的關系可能會越來越好。

    我想的正出神,白子末已經走到了我跟前,很自然的抬手來揉我的頭發,冰涼的指尖剛觸碰到我的皮膚,臉色頓時變了:“菲菲你發高燒了,電話里怎么不跟我說?我現在送你去醫院。”

    我搖頭:“不用了,載我回老家吧,我這病,醫院瞧不好。”

    白子末張嘴想問,但終究是沒問的出來,轉而接過我手里的行李箱,放進車后備箱里,然后打開副駕駛的門,護著我的頭讓我坐進去。

    他開車,我就靠在車窗上,滾燙的臉頰靠著冰涼的玻璃,激得我身子猛地一抖,腦子里一閃而過柳伏城的蛇尾纏著我腳踝的樣子,用力的甩甩頭,坐直了身子。

    “很難受嗎?要不要先睡一會兒?”白子末問道。

    我便閉上眼睛,卻怎么也睡不著,不想說話,因為我知道,從我上了白子末的車的那一刻開始,我堅守了十七年的立場,徹底崩塌了。

    心里說不出的難過,父母的音容笑貌從未從我腦海里褪去,那么鮮活的人啊,怎么會說沒就沒了呢?

    明明說只是出一個小活,還答應我回來的時候,給我帶最新版的連環畫,可他們食言了。

    十七年前,奶奶含著淚告訴我從此沒有父母了的時候,我是拒絕接受這個事實的,更何況,生要見人,死,也要見尸吧?

    可,十七年過去了,人我沒見著,尸體,也杳無音信,我的父母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

    越想,我情緒越激動,身上像是燒著一團火,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離開江城市中心越遠,我的情況越糟糕。

    白子末也覺察到了,立刻停下了車,問我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

    “腳踝,痛。”我咬著嘴唇說道,滿頭的冷汗。

    白子末撩起我的褲腳,當看到我腳踝的時候,倒抽一口冷氣。

    我努力睜著眼睛看過去,就看到我兩只腳踝上,也已經生出了一圈白燦燦的鱗片。

    那些鱗片像是一塊塊鋼刀一般,嵌入我的皮膚,就連呼吸都會牽扯到它們,烈烈的痛。

    “銀環蛇蠱,菲菲,你怎么會惹上這種東西?”白子末一邊說著,一邊咬破手指,用帶血的手指迅速的在我腳踝周圍畫著符文。

    那符文細細碎碎,轉了一圈,首尾相連,活像是一條血色赤鏈蛇,將那圈白色蛇鱗困在了中央。

    下一刻,我痛呼出聲,腳踝一陣一陣縮緊,渾身像是被一條蛇箍著,那蛇不停的擰緊身體,勒得我喉嚨口一股腥甜涌上來,當時便吐了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