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9、七門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9、七門

    當時我真的像是一只炸了毛的貓,作勢就要撕掉那張信紙,我不嫁白子末,更不會嫁給白氏莊園里任何一個人!

    奶奶卻異常的平靜,她說道:“這門親事是你父母與白二爺夫婦定下的,咱們這一份撕了,白二爺那里,你撕不掉。”

    我手一頓,眼睛里已經含了淚:“奶奶,我不嫁。”

    “十七年過去了,菲菲,你還要執拗到什么時候?”奶奶勸道,“咱們做紙扎的,都是七門中人,為七門辦事,你父母是出任務沒了的,整個七門之中,殉職的人那么多,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樣懷恨在心,咱們七門還能延續至今?”

    “可為什么去了四個,死的偏偏是我的父母?”我低吼道,“為什么白子末的雙親能毫發無損的回來?”

    奶奶嘆氣道:“菲菲你為什么非得鉆這個牛角尖?當初領頭的的確是四個,但是出動的七門成員有數十個,死傷慘重,不僅僅是只有你的父母啊!”

    “你與子末的這門親事很早就定下了,子末也是知情的,所以他才會一直對你照顧有加,但這些年我們沒有告訴你這件事情,就是因為子末說,你還小,有自己的夢想去追尋,不希望這份婚約將你鎖住。”

    “菲菲,奶奶年紀大了,還能陪你幾年呢?先不說這次你惹上了那黑蛇精的事情,就單單說回你的親事,放眼整個七門,還有誰比子末更適合你?”

    “難道,你真的就想跟著那黑蛇精了?”

    奶奶的話如一根根鋼針一般刺入我的心,是啊,不嫁白子末,難道我真的要委身柳伏城嗎?

    “菲菲,你沒了父母,而奶奶同樣是沒了唯一的兒子兒媳啊。”奶奶哽咽道,“如果真的有冤情,奶奶會熟視無睹嗎?”

    我猛地抬頭看向奶奶,看到她那雙布滿皺紋的眼睛里,通紅通紅的。

    父親是遺腹子,奶奶生下他的時候,已經三十多歲了,一手將他拉扯大,其中艱辛自不必說,好不容易看著他成家立業,有了我,轉眼人卻沒了,這樣的打擊對于奶奶來說,算是滅頂之災。

    直到此刻,我忽然才意識到,我一直沉浸于失去父母的痛苦之中,卻忽略了身邊最悲痛的那個人。

    奶奶拉住我的手,苦口婆心道:“菲菲,這次你必須聽奶奶的話,趁著還沒開學,跟子末把婚事定下來,背靠整個七門,我就不信那黑蛇精還敢來纏你。”

    我咬著嘴唇想了很久,終于在奶奶殷切的眼神中,點了點頭:“好。”

    奶奶立刻高興了起來,將我摟進懷里,說道:“你能想通,奶奶也就放心了,我現在就去跟白老爺子和白二爺商量這件事情,盡早挑個良辰吉日,把你們的婚事辦了。”

    奶奶前腳離開,后腳,白子末就推門掩身進來,我一看到他,心里沒來由的慌:“子末哥哥,你怎么來了?”

    白子末走到我跟前,低著頭看我,眼神深邃的讓我看不到底,好一會兒他才問道:“白奶奶拿婚約的事情壓你了?”

    我搖頭:“都是為了救我。”

    “她是不是說,我爺爺只能想到這個法子來救你?”白子末問道。

    我沒說話,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頭,寵溺道:“傻姑娘,怎么可能只有這一種辦法呢?”

    我抬頭看他,他笑道:“也就騙騙你罷了,菲菲,如果不愿意,沒人可以勉強你的。”

    “子末哥哥,我……我只是學業還沒完成,不想……”

    我努力的為自己找借口,白子末打斷我的話,說道:“七門很大,水很深,一腳踏進來,想要再拔出去,很難很難,菲菲,你從七歲開始便不再接觸紙扎術了,嫁給我,你要承受的將會很多,所以,在我沒有絕對保護你的能力之前,我是不會把你娶過門來的。”

    那一刻,我心中是感動的,白子末懂我,甚至是驕縱我,這種被人在乎、被人時時刻刻護著的感覺很好。

    “但我們有婚約,你便是我白子末此生認定的女人,你的心只能歸屬于我,菲菲,你懂嗎?”

    白子末雙手捧著我的臉,低頭深情的看著我,看得我口干舌燥,局促不安,他又松開了我,從懷里掏出一個香包塞在我手中,說道:“一旦婚期定下來,你就走不掉了,趁著現在還來得及,你帶著這個香包回學校去,記住,香包不要離身,睡覺就把它掛在床頭,那黑蛇精要是敢亂來,沒他好果子吃。”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