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6、云瑤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16、云瑤

    男生宿舍樓出現女式高跟鞋,這本來就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按照梁川的話來說,這高跟鞋出現之后,帶來了一些不正常的事情,比如他同學無緣無故生病。

    我問梁川:“那雙高跟鞋你動了嗎?現在還在宿舍門口嗎?”

    “我沒動,甚至都沒回宿舍,我總覺得不對勁。”梁川說道,“當時我便離開了宿舍樓,回家去找我爸,他平時比較信這方面的事情,當時便聯系他的朋友,最后輾轉到您這兒。”

    我不知道梁川的父親到底是怎么搭上柳伏城這條線的,但是現在事情找上門了,我不得不接,可接下了之后呢?

    柳伏城就不管了嗎?就全權讓我一個人應付嗎?

    認識柳伏城這么久,我還是第一次這么希望立刻見到他,這人不會真的想做甩手掌柜吧?

    梁川眼巴巴的看著我,說道:“我爸說他朋友極力推薦白大仙,說只要您出馬,不管是什么邪門歪道,都手到擒來,要不,咱們先去我宿舍那邊看看?”

    我當時冷汗都要下來了,很不想趟這樣的渾水,但是柳伏城那邊我暫時又不能得罪,只好硬著頭皮說道:“那……那就去看一眼吧。”

    梁川一聽,立刻高興起來,連忙為我引路。

    我們宿舍樓在東邊,化工學院本科生宿舍樓在西邊,幾乎橫跨整個校區。

    我還是第一次進男生宿舍樓,好在還沒開學,宿舍樓里的學生不多。

    梁川的宿舍在四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炎炎夏日,一路走過來,我身上出了一層汗,可剛轉過樓梯拐角,上了四樓,溫度一下子降了下來,跟開了中央空調似的。

    走到梁川宿舍門口,那里干干凈凈,什么都沒有。

    “不見了。”梁川找了一圈,說道,“或許是知道白大仙要來,嚇走了。”

    我頓時老臉一紅,這馬屁拍的,讓我感覺無地自容。

    梁川開了宿舍門,領著我進去,說道:“白大仙您等我一下,我收拾點學習資料,一會您再跟我去一趟醫院,說不定您過去了,我同學就不藥而愈了。”

    我點點頭,沒說話,實在是不好厚著臉皮居功,但我也的確想去看看梁川的同學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

    梁川手腳麻利的收拾東西的時候,我就站在宿舍門口到處打量。

    宿舍里一共有三張床,靠右邊并列排放,左邊是一排書桌,書桌上方有吊柜,跟我的宿舍局很像。

    雖是男生宿舍,卻意外的整潔,書本擺放整齊,衣服全都收進衣柜里面去了,只是書桌靠陽臺那邊的桌面上,放著一個黑色的摩托車頭盔,墻面上貼著很多炫酷的海報。

    梁川的床頭掛著一件黑色夾克,上面鑲著銀色的鉚釘,機車男孩都喜歡的款式。

    我看看那夾克,又看看斯斯文文的梁川,總覺得不搭。

    梁川一抬頭,正好看到我矛盾的眼神,笑著解釋道:“這件夾克不是我的,我同學住院了,在江城的朋友來看望他,前天晚上我做東,請他們吃飯,結果姜文濤喝多了,吐了我一身,就把這件夾克丟給我,讓我披著回宿舍,那個頭盔也是他的,機車是他的最愛。”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梁川看起來也不像那種會飆車尋求刺激的人。

    宿舍這邊沒發現任何異常,我們便準備出發去醫院,本以為頂多打車去,卻沒想到梁川自己開了車。

    黑色低調的寶馬5系,少說一百多萬,看梁川開車那熟練程度就知道,他的車齡不短了。

    這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啊。

    到了醫院,我終于看到了梁川嘴里的那個同學。

    他當時在打吊針,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眼窩很深,黑眼圈很重,嘴唇發烏,整個人臉色灰突突的,一點生氣都沒有。

    但我們靠近過去的時候,他聽到動靜,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我正好在打量他,四目相對,他忽然抬手,死死扣住了我的手腕,眼睛瞪得圓圓的,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叫:“云瑤……云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