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7、深情藏不住_她在實驗室洗壞蛇形青銅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17、深情藏不住

    明明人已經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看起來虛弱不堪,可是扣著我的手卻異常的有力,手指甲陷進了我的皮肉,痛的我叫出了聲。

    梁川奔上前來,用力的扯開他同學的手,將他壓在病床上,一拉一扯間,吊針針頭戳進了肉里,皮包骨頭似的手面上,立刻鼓起一個包。

    我大叫著讓梁川松手,伸手去拔針頭,卻沒想到那同學反手又想來抱我,嘴里不停的說著:“云瑤,你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我當時急了,動作粗魯的拔下針頭,閃到一邊去,梁川眼疾手快,擋在了我前面,被他同學抱了個滿懷。

    幸虧這間病房是單間,要是有其他病友,可能也要被這架勢給嚇到了。

    “李勇,冷靜,你看清楚,這不是什么云瑤,這是我請來給你看事的白大仙,你別沖撞了人家!”梁川掰著李勇的頭,指著我沖他吼道。

    那個叫做李勇的同學,渾身顫抖著盯著我,上下牙緊緊的咬在一起,磨得咯吱咯吱響,好一會兒,整個人忽然軟了下去,倒在床上暈了過去。

    我們趕緊叫醫生過來,處理鼓起的手面,在另一只手上重新打吊針,醫生連連搖頭,對梁川說道:“梁少,我還是那句話,解鈴還須系鈴人,這小伙子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啊!”

    說完,醫生離開了。

    我這個時候已經冷靜了下來,聽了醫生的話,忍不住問梁川:“這個云瑤到底是誰?”

    梁川搖頭:“我和李勇從初中就一直是同學,這么些年相處下來,我從未聽他說過云瑤這個人,我們倆感情好到他前女友后腰上有顆紅痣他都跟我說,如果真的有云瑤這個人,按道理來說,他不會藏得這么深。”

    是啊,深情是藏不住的。

    “那你們共同的朋友之間呢,有沒有認識云瑤的?”我問道,“或許只有找到云瑤,才能救得了李勇。”

    梁川想了想,拿出手機,開始挨個撥電話,我就站在他旁邊,聽著他一個一個問,卻真的沒有人認識這個叫做云瑤的神秘女人。

    直到最后一個電話,沒撥通,梁川拿著手機看著我說道:“除了姜文濤,所有我們共同的好友我都問了,沒有人認識。”

    “姜文濤呢?”我問。

    “好像是家里出了點事,今早趕回老家去了。”梁川解釋道,“他家住在山里,信號不好,聯系不上也正常。”

    我心里直犯嘀咕,李勇現在完全一副神志不清的樣子,根本沒辦法為我們提供線索,可是他無緣無故染上這癔癥,難道真的跟那雙高跟鞋有關?

    柳伏城也不知道死哪去了,把這個爛攤子丟給我,自己倒是逍遙自在,簡直就一渣男!

    不由的,我就想到了白子末,這事兒如果讓他幫忙,手到擒來吧?

    可是,柳伏城不會希望我去找白子末的,香包那事,讓我對白子末也心存疑惑,暫時也不想去招惹他。

    想到這里,我心一橫,問梁川:“梁川,你膽子大嗎?”

    “大。”梁川肯定道,“我經常一個人待在學校實驗室到深更半夜,從來沒覺得怕過。”

    我點點頭,說道:“你之前也說了,李勇的事情跟那雙高跟鞋有關,現在高跟鞋又找上了你們宿舍,如果你真的想弄清楚一切,可能就得適當的丟點餌了。”

    梁川立刻明白了過來:“你的意思是讓我去釣那雙高跟鞋?”

    “你想想,一開始這雙高跟鞋是沖著誰去的?”我問。

    梁川的臉色立刻變得難看起來了,那雙高跟鞋,一開始就是放在梁川宿舍門口的,而這段時間還沒開學,只有梁川住在宿舍里,那么,歸根究底,那東西最初的目標,就是梁川。

    只是那天不湊巧,李勇沖撞了那雙高跟鞋,以致于被盯上。

    “李勇是被我連累的。”梁川說道,“好,我做這個餌!”

    梁川答應的痛快,可是我卻忽然猶豫了:“那個,要不算了,你今晚還是先別回宿舍了,我再想想別的辦法。”

    我承認,我慫了。

    從之前的豪車,再到梁川為李勇準備的這vip病房,再到剛才那醫生的一聲‘梁少’來看,梁川家非富即貴,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我估計得被挫骨揚灰。

    雖然我覺得,既然柳伏城讓我接下此事,就不會真的袖手旁觀,但我怕真的出事,我承擔不起,也不想良心被折磨。

    梁川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李勇,堅定道:“白大仙,就這么辦,邪不勝正,我梁川從未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閻王爺不會這么早就收我!”

    梁川堅持,我最終也沒有極力阻止他,因為我想看看,如果真出事,柳伏城到底會不會出現,再者,我也會做足營救準備。

    一回到宿舍,我便拿出彩紙,咔擦咔擦的剪了一堆紙人出來。

    我沒有馭過紙人,想要駕馭紙人讓它們為自己辦事,需要一定的法力,我沒有法力。

    但我會吹氣啊,一吹便活,大不了短幾年壽命罷了,我早已經看開了。

    再者,小時候我見過父母操控紙人,他們過世之后,我翻過他們留下來的筆記,偷摸著背了很多心法口訣,紙上談兵的本事,我做的很足。

    當時背那些的時候,我心里是憋著一口氣的,想著有朝一日,我可能要用這些本事替父母討回公道,卻沒想到,第一次準備用,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當天晚上吃過晚飯,我便沒有回宿舍,背著背包,在男生宿舍樓下溜達。

    大概是傍晚七點多,梁川給我打來電話,我趕緊接起來:“喂,梁川,你回宿舍了嗎?”

    “剛回來。”梁川說道,“白大仙,它們果然又出現了。”

    我握著手機的手猛然用力,心中一緊,但嘴上還是說道:“一切要小心,時刻保持聯系。”

    掛了電話之后,我默默的等著,大概是夜里十一點左右,梁川的電話又打了過來,我立刻接起,里面卻傳來梁川一聲尖叫,之后手機好像是跌落了,隨之被掛斷。

    我心中大叫不好,直接沖上樓去,跑到梁川宿舍門口,卻發現宿舍門緊閉,隱隱的紅光從邊緣透出來,帶著一股詭異。

    我用力踹門,大喊著梁川開門,喊了好幾聲沒人答應。

    就在我想找別的東西砸門的時候,門忽然自己被拉開,一道大紅色的身影迎面沖著我撲了過來,帶著股股陰風,煞氣凌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